icon-close

「什麼,當真如此,你有事如何只曉得,」胡長老等人聽到這話也是十分震撼,

「哈哈哈哈哈,你問他怎麼曉得,因為那是他的分身,」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響徹整個堂口,像是晴天霹靂一般,當空炸響,讓無數修士為之一震,為之一驚,

三道身影恍惚出現,這三道身影乃是虛影,是穿透了虛空而到達了這裡,因此才這般顯得飄渺,

「這是·····························」

「風之戰將,雷之戰將,天運道人前輩,,,,,,,,,,,,,,,」

「哈哈哈哈,好你個王毅,居然隱藏到四象宗之內,怎麼不在異界好好的待著,莫非還惦記著我們仙界的四神獸,」

天運道人看著王毅仰天大笑,緩緩而道,臉上沒有一絲殺機,儘是無奈與嘲笑,可是一旁的眾長老聽到這話,頓時運轉起了仙力,看著王毅,則是一臉的警惕之情,

「你們····················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啊,沒錯,我的確是惦記這四神獸,但是現在被你們點破,我也沒有能力去修鍊了,」

王毅也是為之一震,但緊隨其後,他也仰天大笑,一份王者霸氣頓時散開,看著身前的三位戰將,則是一臉的平淡之情,他早已看破了生死,更何況現在身份識破,此刻傷勢還未完全復原,自己又豈是他們的對手,

「未必,水之戰將與火之戰將已經去通知四象宗的堂主了,我知道你精通佛門神通與神界神通,但是你可知曉神界最近發生的大事情,」

天運道人看著王毅,神情突然變得嚴肅不已,王毅聽到這,也是有一臉的疑惑,

「不知曉,神界怎麼了,」

「神界上一紀元的神王復活了,現在神界擁有兩個神王,而我們仙界主力戰將便就是四大戰將,仙帝始終是一個空缺,我相信你已經明白,神界的下一步了吧,」

「什麼,兩個神王,」王毅與眾長老也是一震,特別是王毅,他現在是恍然大悟,知道自己那萬年壽命最終的去向,原來這神界的祭祀神通是源自上以上一紀元的神王之力,難怪可以營救自己,

然而這神王的復活與自己也是有著無法逃脫的干係,這一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麼,敢問天運子前輩,你與兩位戰將虛影前來,到底是想跟我說什麼,」王毅再次看著天運子,則是一臉的凝重之情,

「王毅,你我都是明白人,論修為我比不過你,就連戰將也不是你的對手,但是兩位戰將在一起那是完全可以制服你,因此你的戰鬥力在我仙界而言,則是必不可少的,」

「你是想讓我為仙界出力,」王毅微微一震,再次疑惑的問道,

「笑話,你本就是我仙界之人,我早年便於你說過你的父親乃是上一任仙帝,可是你始終不信,還封閉了自己對於這份情感的牽挂,才得以如此堅毅、果斷,

就算是交易好了,我們不會讓你白白出力的,」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天運子前輩,連我封鎖記憶你居然都能算得出來,那是什麼交易呢,」

「四神獸的融合之力,來換取你為仙界的效勞之力,你定會願意,呵呵呵呵··············」

「什麼,」聽到這了話,王毅與眾長老則是再次一震,此刻震驚的不僅僅是王毅,那眾長老也是無比的駭然,他們沒想到王毅居然還有這等身份,這等權利,這等修為···························· 站在原地的王毅仍是一臉的震驚之情,但是緊隨其後,他便穩定了情緒,再次看向天運子前輩,目光之中多了一份認同與敬佩之情,

自己潛伏在四象宗之中就是為了融合這四神獸而來,但是由於自己在魔界大鬧了一場,再加上此刻身份暴露,也就沒有這份機緣了,但是這天運子再次將這一事情給拋了出來,居然做為一場交易,

這是多麼讓人感到震驚與駭然的事情啊,王毅內心在聽到了這句話的時候便就掀起了驚濤駭浪,更是澎湃不已,久久不能平息,

只要自己將四神獸給融為一體,那麼實力將會再次暴漲,這個程度是他不敢相信的,那時候就完全可以與他分身一戰,就可以奪回自己的分身,到時候自己的修為會達到什麼地步自己也難以猜測,

想到了這,王毅也發現了一絲倪端,雖然這四神獸是仙界之物,但是追溯到千年之前這四神獸還是源自異界之地,換句話說這異界便是神獸的根,如此聖神之物為何他們自己不擁有反而讓給自己呢,

「呵呵呵呵呵,,,,,好一個天運子前輩,果真是知天地,算天地啊,這四神獸現在人人皆知是仙界之物,但是追溯源頭還是我異界的神獸,估計不是你們仙界不想擁有這四神獸,而是只能得到起皮毛之力,無法得到其內真正的獸魂之力吧,

而我卻成了你的引火線,一來可以完全利用我來幫助仙界,二來也少了一個潛伏的敵人,畢竟我是向著異界的,其次只要我一旦參戰,那麼神界、魔界都不會放過我,到時候我們便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果真厲害,晚輩王毅十分欽佩,,,,,,,,,,,,,,,,,,,」

王毅看著天運子前輩,思考了片刻,緩緩而道,他這一句話說出之後,頓時便引起了天運子前輩的大笑,反倒是其身後眾長老震驚的神情顯得更為從容些,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果真是一個聰明的人,不錯,這確實是我的用意,你可知我為何會笑,」

天運子仰天大笑之後,再次看著王毅,則是面帶笑容的緩緩問道,

「因為你知曉我定然會答應此事,」緊隨其後,王毅也連連大笑道,

「不錯,老夫笑真是因為如此,這才叫水之戰將與火之戰將命令各個堂主,那你到底願不願意呢,」

「這還用說嗎,求之不得,」王毅收斂起了笑容,他內心也知曉,一旦自己答應了,那麼自身的擔子則是再次加重,

「我可有一個條件啊,」天運子聽見這話,則是再次笑了笑,隨後則是再次開口道,

「條件,什麼條件,」聽到了這話,王毅微微皺起了雙眉,

「帶你打敗你的分身之刻,必須將仙界之匙交給我,」

「仙界之匙,就是呆在我分身脖子上的那吊墜,」王毅也是疑惑的問道,

「不錯,那可不是一般的吊墜,那可是掌管了我整個仙界氣運之門的鑰匙,當年你的父親,封鎖了仙界之門,那扇門的後面是無窮的仙氣與寶藏,無數金錢、無數寶器、無數丹藥在其內應有盡有,但是由於大戰的關係,我們高層一致商量決定講這大門給封閉起來,因此我仙界才斷了氣運,再加上你仙帝的去世,你的漂泊,造就了我仙界巨大的損耗,

我相信,只要我仙界大門再次打開,那麼我仙界依舊可以再次繁榮,再次強盛,因此你必須要將仙界之匙交給我,你也會從中得到好處,」

「哦,原來是這樣,沒想到這吊墜還有這樣一段的隱文,好,我答應了,但是我要是與我那分身大戰之際,那魔界定會騷動,你們可定要相助,」

「這是自然,我敢斷定,不僅僅是魔界會騷動,另一旁還有神界在窺探,哈哈哈哈哈哈,想想我也是興奮無比,這上一紀元的神王到底達到了什麼程度,我實在是想與知道··························」

「如此甚好,」王毅從這天運子的話中聽出了這天運子的心聲,由此可見這天運子也是好戰之輩,但是他更加精通於占卜一事,

「那好,既然如此,你便可以先回玄武堂的密室之內,你的身份我們將會交代各個長老,為你保守秘密,你放心吧,」天運子看著王毅點了點頭,緩緩而道,

緊隨其後,踏遍轉身看著各位眾長老,輕聲喝道「今日的對話,實屬機密,不僅僅是他的秘密,更是我仙界的機密,你們都是宗門內有威望的長老,此事情若是誰敢泄露半點,我定會滅其全族,

從此刻開始對待他則要特殊對待,特殊照顧,若是你們底下的弟子不知死活被他殺了,我可不管,你們可聽清楚了,」

天運子的話雖然說的極為輕聲,但是字字珠璣,深入心神,讓每一個長老無不心靈震撼,不敢有半點歪念之心,

「知曉了,知曉了·······················」

「行了,王毅,我想你已經猜到了這每一座山峰之中都有一處密室吧,你直去無妨,沒有人可以阻攔你,但是我可要給你提個醒,這四神獸的融合可不是一朝一夕的,說不定你要在其中戴上數個年頭之久,」

「恩,這我自然知曉,要是沒有其他的事情,那我就先回玄武堂口了,」王毅看著天運子前輩,再次行了一禮,便轉身向著屋外走去,

瞬時間,這天運子與兩位戰將的虛影頓時消失,空留下來的眾長老則是一臉的震驚與駭然,他們還未有反應過來,但是內心卻是止不住的顫抖與驚愕,

回到半路上的王毅,猛然停下了腳步,雙眼瞬間猛地突兀而起,他再次發現了倪端,

「這天運子前輩的身份不及四大戰將,但是為何卻一直是他在與我交流,這兩位戰將到是顯得極為木訥,好似人偶一般,只是散發著戰將之氣,卻無一句話跟我交流,那雷之戰將我之前見過,他並不是這般溫文爾雅的人,

難道,,,,,,,,,,,,,,,,,,,,,,,,,,,,,,」

想到了這,王毅猛然轉身,再次看向了任武堂的方向,下一息則是運轉起了靈力,感應起了另外的三個堂口,頓時發現都有一股極為強橫的氣息在瀰漫,這股氣息和這天運子前輩的氣息一模一樣,王毅頓時恍然大悟,

雙目居然閃現出了一絲銀光,緊隨其後便是連連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意,天意啊,,,,,,,,,,天運子前輩,此恩我王毅定會報答,帶我強大之時,定會為和平而戰,」

王毅再次轉身,迅速走向了玄武堂的密室之中,他立馬運轉起了土行之術,順著隱蔽的山路進入了玄武密室,

剛剛一走進,沒想到這幽暗的道路突然亮起了蠟燭,牆上的蠟燭一直蔓延而去,清晰可見,盡頭便是一處巨大的鐵門,其外有無數禁止與陣法將其封閉,

「哼,這般保護這獸魂,這層層陣法,道道封印對於一般的修士到時沒轍,但是對於我而言則是無比輕鬆,」

王毅看著面前的封印與陣法緩緩而道,隨後他抬起了雙手,運轉起了五行之術,頓時全身爆發出了一道五彩霞光,一股穿透虛空之勢散發而出,指尖輕輕觸碰了這陣法與封印之上,

瞬時間,這無數陣法與封印好像平靜的湖面上吹起了微微陣風一般,居然颳起了陣陣漣漪,這漣漪一層又一層,好似永無止境一般,

清晰可見,王毅整個手臂居然全部融入了這無數陣法與封印之中,居然穿脫而過,緊隨其後,王毅整個身體便一同穿透而過,

這層層圍繞,層層相扣的陣法與封印居然完全無法阻止王毅的進入,這要是讓堂口的修士看見豈不得震驚道啞口無言的地步,

這剛剛一進去,王毅便發現了這密室之中則是充滿一股無比恐怖的暴戾之氣,這兇惡的獸氣、這殺伐濃烈的煞氣,包括無數如同孤魂野鬼般的吶喊之聲,瞬間淹沒了雙耳之中,

體內頓時有了一種氣血翻滾,好似不受控制的一般,欲要噴薄而出一樣,但是王毅立馬固守心神,穩住了體內的震動,再次向其內部走去,

才數十米之遠的距離,王毅便感到地上有一具屍骸,這可是森森白骨,其上的衣衫儘管無比陳舊與殘破,但是卻不難看出他就死原本玄武堂的堂主,但是為何會離奇死在這兒,這答案肯定只有一個,

「哈哈哈哈哈哈哈··············數十年了,終於再次有人進來了嗎,

恩,你這修士的氣息為何讓我感到如此熟悉,等等等等,我想起來了,你就是在山上闖關之人,你身上散發的氣息與我同屬一系,皆是神獸之氣,這是·····························玄龜之氣,

你到底是何人,」

就在這時,整個密室之中傳出了一聲爆喝,瞬時間一隻龐然大物突然出現在王毅的面前,王毅看見這龐然大物的第一眼,頓時震驚住了········ 這巨大的玄武神獸猶如大山一般,豎立在王毅的身前,一身殺伐之氣更是攜帶著睥睨天地的暴戾之氣向著王毅橫掃而來,

王毅的震驚不僅僅是源自這玄武神獸的巨大與氣息,更是他的相貌,他的外表,他的形態,,,,,,,,,,,,,,,,,,,,,,,,

這巨大的玄武形似如龜,但是全身上下卻是生長著密密麻麻的鱗片,這無數鱗片散發著黝黑的亮光,每一片大小都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刃,它能隨著肌肉的緊縮而改變形態,

這還只是一部分,最為關鍵的是這玄武居然是龜蛇合體之物,在巨大的龜背身上居然巨蛇纏繞其身,這一幕讓王毅看的是目瞪口呆,震撼不已,

「哦,哈哈哈哈哈哈,原來你小子也是異界的修士,剛好修的是蛇靈,既然如此,你我還算有些淵源,本尊就不殺你了,不像這修士,滿心中有的只是貪婪之念,」

玄武看了王毅一眼,雙眼之中浮現出了一絲詫異,緊隨其後便又歸於平靜,

王毅看了看地上的骨骸,心中則是再次一震,連忙話語恭敬道「多謝玄武神獸,我在異界機緣巧合與玄冥之龜相見,得到了它的傳承,此番前來便是為了請四位神獸出山,助我一臂之力而來,」

「哈哈哈哈哈哈························就憑你,你有什麼資格能請得動我們出山,」玄武看著王毅,連連大笑,

「晚輩卻是無能,論修為不敵玄武神獸前輩,論歲數更是相差甚遠,可是論心境,我倒是比前輩略勝一籌,」王毅看著玄武緩緩而道,神情突然改變,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他心中知曉,自己如龜強行與這玄武融合,那麼只會道消人亡,慘死在這密室之中,因此他放棄了用武力逼迫之法,改用話語上的攻擊,

「恩,心境略勝我一籌,」果真如此,這玄武聽到這話,頓時冷聲一喝,雙眉微微皺起,神情之中顯得有一絲不悅,

「人人都知曉四大神獸的傳聞,當年你們四大神獸前輩復甦之際,沒有在異界得到萬人膜拜之刻,便已然臉面掃地,喪失王者之嚴,再加上你們四大神獸肢體破割,逐流與仙界和魔界之中,這一幕彷彿喪家之狗,

可是你們已然無力回天,更是被仙界之修囚困在這四象宗之內,天天面對這大山與無數封印和陣法,你們莫非還能安然自得,

你們不自由,,,,,,,,,,,,,,不僅僅是不自由,就連作為神獸的威嚴也喪失了,因此在心境之上我略勝一籌,」

「大膽,吼,,,,,,,,,,,,,,,,,,,,,,,,,,,」

這玄武聽到王毅的話頓時暴走,那巨大的蟒蛇向著王毅橫衝而來,緊隨其後便是這巨大的龜抬起了雙腳,猛地向王毅踩去,

這一刻,王毅感受到了無窮的危險與憤怒之情,連連爆退,瞬時運轉起了全身的靈力,五行之術瞬間發動,頓時消失在了原地,這剛剛消失便再次施展起了佛門神通,

只見一尊巨大的佛陀橫空出現,對這巨大的玄武神獸便是強猛一擊,

「摩耶一指,,,,,,,,,,,,,,,,,,」王毅本不想與這玄武對戰,畢竟自己傷勢沒有復原,但是這玄武極為強橫,自己想讓他順從自己那簡直是異想天開,因此要戰,

「嘣嘣嘣嘣嘣,,,,,,,,,,,,,,,,」一道金光爆射而出,整個密室之內全部飄散起了無數經文與卍字元籙,

摩耶一指轟擊在了這玄武神獸的身上,當場爆發出了一聲巨響,下一刻王毅便看見這巨大的玄武,居然毫髮未傷,四肢腳與頭全部縮進了巨大的龜殼之內,就連那巨蛇也攀縮成團,自我保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錯,還算有兩下子,這一擊力道還是差了一些,不過能讓本尊後退數米之遠,你也算一方嬌子了,」

「什麼,」王毅看見這玄武沒有一絲生氣,而是仰天大笑,剛剛還是一臉的憤怒之情,此刻蕩然全無,還不僅僅是這一點,更為關鍵的是自己的全力一擊居然只能使這玄武神獸後退數米之遠,僅僅是如此而已,

「行了,本神也言歸正傳,你剛剛所言確實不假,我們四大神獸全部心中有恨,我們既然願意把一些神通傳給這仙界的修士也是出於無奈,但是他們始終只能得到一些皮毛的神通,難以激發真正的力量,

但是你不一樣,你僅僅是異界的修士,還得到了玄龜的傳承,就連你自身更是蛇靈,那麼我們也算得上是同出一撤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今日本神是真的開心啊,本神乃是北方黑帝,便是水神,天下無論什麼神通只要關於水,那麼本神就能控制,

你也看到了,本神乃是龜蛇合體,這龜便是導引咽氣,是不死與長壽的象徵,而這蛇可接引陰陽交感演化萬物,更是生殖與繁衍的象徵,

再加上本神擁有生於天地之殼,當能阻擋一切攻擊,你說誰能奈何得了我,就算是另外的三位神獸,也只是勢均力敵,並非能傷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