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交給你了!」洛天搖了搖頭,將杜玉瑩推到了陸天宇的手中,臉上帶著玩味。

「別太在意宗門的約束,修行之人,一切隨心!什麼不能娶妻,都特么去見鬼去吧!」洛天輕輕的拍了拍陸天宇的肩膀,搖搖晃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謝謝了!」陸天宇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洛天,將杜玉瑩小巧的身軀抱了起來,朝著遠處走去。

洛天和陸天宇兩人誰都沒發現,黑夜之中,有著幾滴晶瑩的眼淚,滴落在了地面之上。 第九百二十九章神女孫夢如

洛天搖搖晃晃的回到了房間之中,盤坐在了床上,臉上帶著一絲思索之色,開始盤算著接下來在妖域之中要怎麼做。

「妖域,不比火域,強者如林,還有其他幾域的強者,只要沒進入到遠古天宮,神族就不會善罷甘休,不過有著犀牛一族的庇護,應該問題不大!」

「還有就是雲婷的問題,冥冥中我有種預感,我們見面的日子不遠了,不過還是要繼續尋找,只要能夠從遠古天宮之中出來,便繼續尋找,有龍傑在,遠古天宮出來的問題不大。」

「妖族這些人倒也是可以結交,鳳族值得注意,總感覺那個鳳族的老者讓我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這是妖域,身為八大聖族的鳳族,若是真的對付我,即使是犀牛一族也保不住我!」洛天不斷的盤算著,足足思考了一夜,甚至都沒有修鍊,洛天知道,在這裡,自己要如履薄冰,稍微有一點差池,便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火域自己可以有著古天輸撐腰,在妖域,面對各域的強者大能,只能靠自己。

思索了一夜,洛天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酒氣已經全部散去,神清氣爽的從房間之中走了出來,祭出了鎮魂鼎,臉上帶著一歉意,自己進入到了聖人境之後,已經完全能夠將趙豐山夫婦從鎮魂鼎中剝離出來,不過事趕事讓洛天忘了。

「趙大哥,放心,進入到了遠古天宮,我為你們找到合適的肉身,我便讓你恢復自由之身,並且一步登天!」洛天眼中殺意涌動,將目標放在了神族還有魔族的身上。

「嗡……」鎮魂鼎中傳出陣陣的波動,趙豐山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中響起,表示沒有大礙。

「哈哈,洛小兄弟,我們來叨擾了啊!」粗獷的聲音響起,一個個健碩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院落當中,眼中帶著一絲笑意。

「不好意思讓大家等的著急了,我這就開始為大家煉丹,大家將要煉製的丹藥,直接送給我的朋友們就可以,拍賣會前夕,來我們這裡取便好!」洛天眼中帶著笑意,對著眾人多彪形大漢抱了抱拳,和這些人打好關係還是有必要的。

苦逼的古雷,鄭欣等人,剛剛起來,便被洛天挪移了過來,當上了苦力。

想比古雷幾人,杜洪濤,陸寒天,陸天宇,還有杜玉瑩三人,更是直接被分配了煉丹的任務。

「洛天,我也會煉丹啊,要不我也煉丹吧!」古雷賊眉鼠眼的來到了洛天的身前,臉上帶一絲壞笑,沖著洛天開口。

「給老子滾!」洛天一腳將古雷踢的老遠,古雷是會煉丹,但是洛天知道,這些年古雷的毒丹一點都沒落下,一看這小子就沒憋什麼好屁。

一晃七天的時間眨眼之間便是過去了,犀牛一族的領地,不斷的有驚雷閃動,聖品丹劫也時刻降臨,讓犀牛一族的強者們臉上露出感激之色。

當然一族一族的強者們也是不斷的來到犀牛一族,全都是帶著希望而來,高高興興的回去,滿臉的激動之色。

洛天也會做人,無論哪一族的強者,就連之前沒有幫忙的其他幾族,也是一視同仁,全部都有丹藥送上,只不過沒有幫忙的那幾族多而已。

要說最高興的莫過於犀牛一族了,作為洛天的落腳之地,洛天自然不會小氣,丹藥不斷的送上。

一時間犀牛一族有五名聖品煉丹師的消息,在妖域不脛而走,在妖域之中流傳出來,不斷的有凶獸強者,前來犀牛一族拜會。

足足七天,洛天五人一刻也沒有停歇,不斷的在煉丹之中渡過,效果也是很顯著,凶獸一族比較耿直,性格知道知恩圖報,妖域之中大部分凶獸一脈,都是放下話,只要洛天開口,便會鼎力相助。

隨著流傳,洛天的名字,也是漸漸聲名遠洋,傳到了神族之中,讓神族的人們更加記恨洛天。

「沒想到,那小子就是洛天,該死的傢伙,竟然敢幾次挑釁我神族!」神族的落腳之處,神族一干長老聖子們臉上露出冰冷之色,咬牙切齒。

「怎麼辦,在妖域之中,明顯不能對這小子出手,沒想到這小子在丹術方面竟然如此強大!把那些白痴凶獸伺候的全部都是感恩帶德!」孫飛文臉上帶著殺意,目光看向犀牛一族的方向。

由於與洛天為敵的關係,在聖城之中,沒有哪只凶獸收留這些神族之人,甚至連客棧都沒有收留這些神族,堂堂高傲的神族只能露宿街頭,想吃頓飯,都要找個偏僻的小酒樓去吃,讓神族眾人,憋屈到了極致,對洛天的恨意也是愈演愈烈,恨不的馬上就殺死洛天。

「呵呵,你們這是怎麼搞的?如此狼狽?」一道溫和的聲音響起,一名老者身邊跟著一名少年,臉上帶著笑意,出現在了神族眾人的視線當中。

「大長老……老大……」看到來人,神族眾人臉上露出大喜之色,紛紛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激動之意,對著來人躬身行禮。

「怎麼了,一個個愁眉苦臉的樣子!」來人正是神族的大長老孫和風,聖人後期的強者大能,除非神族有什麼大事,否則基本上不出世。

人們臉上帶著恭敬之色,看向大長老,幾人都知道,大長來到妖域,不是為了他們這些人,而是為了他身邊年輕女子來的。

神族的神女,整個神族比較特殊的存在,雖然神女的修為不高,但是在整個神族之中,地位甚至堪比眼前的大長老孫和風。

此次神族讓這個剛剛成為神女的孫如夢剛剛晉級九源至尊,但是眾人卻是不敢對其不敬,人們知道,不但要恭敬,即使進入到遠古天宮之中,神女的話也是要一言九鼎,即使是他們死,也要保護神女的安慰。

「好了,說吧,什麼事!」大長老孫和風臉上帶著笑意,沖著身旁眼中帶著恨意的神族眾人開口。

「老大,是這麼回事!」那名神族的聖人中期的長老臉上帶著一絲恭敬,將整件事情講述完,當說到那小子就是洛天的時候,孫和風的眉頭也是緊緊的皺了起來。

「洛天?」不等孫和風開口,孫如夢秀眉輕皺,如同銀月一般的雙眼之中露出思索之色,朱唇輕起想要開口,但是終究還是合了起來,站在那裡不再說話。

只不過,孫夢茹的腦海之中,卻是有著一個模糊的身影,不斷的出現,讓孫夢茹有些煩躁起來。

「屢次挑釁我神族,的確該死,不過此次的目的是遠古天宮,進入到天宮之中,若是能夠殺了,就不要留下,在這妖域想動他是有些難了!」孫和風聲音如同萬年寒冰,帶著孫夢如離開了孫飛文幾人,畢竟孫飛文等人現在在聖城之中有些寸步難行,他還是帶著聖女不可能露宿街頭。

「這就走了……」人們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孫和飛和孫夢如離開,失聲開口。

孫飛文等人知道,他們的大長老,別看看著像一個和藹的老頭一般,但是一但發起彪來,即使是族長也會忌憚三分。

「妖域竟然如此強大,連一向暴躁無比的大長老,都不敢放肆!」神族眾人臉上帶著一絲感嘆,看向聖城最中央,那八隻玉質如同八坐小山一般,活靈活現的凶獸雕像。

……

時間緩緩的流逝,眨眼之間,又是過了三天的時間,距離拍賣會也僅僅只剩下兩天的時間。

這天犀牛一族在聖城勢力的所有人,卻是舉族震動起來,全部都是恭敬的站在犀牛一族領地的那龐大的門口,臉上帶著恭敬之色,迎接著門口站著的一老一少,身穿紫衣的兩名客人。

洛天幾人一大早便感覺到了犀牛一族的不正常,幾人臉上帶著好奇,跟再了人犀牛一族的身後,看向門口的兩人。

「嗯?」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總感覺那名紫衣青年,給自己一種熟悉的感覺,感覺自己好像在哪裡見過一般。

「參見貂大人!」 西游之獅陀崛起 犀鴻達帶著犀牛一族的人們臉上帶著恭敬的神色,拜倒在地,朗聲開口。

「這倆人是八大聖族的么?」洛天臉上帶在疑惑,感受著兩人的修為,隨後臉色便是猛然變化起來。

「可怕!」老者給人的感覺看似平淡,但是隨著洛天的探查,竟然發現自己探查不出老者的修為,彷彿自己的神識,被黑洞吞噬了一般,讓洛天忌憚無比,要知道,自從進入到聖人境以來,洛天看不出修為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古天輸,就連當初冥域九聖的那個將自己打傷的老九,洛天都能感受到對方是聖人巔峰的修為。

想比於老者,年輕人的修為,洛天則是看出了深淺,半步聖人而已,不過青年身上卻是給人一種輕佻的氣息。

「好了,今天沒你們什麼事!」老者臉上帶著一絲笑意,伸手一揮,犀鴻達等人便是站起了身體。

「洛天,給老子滾出來,大爺的,今天我不跑了,來來來,我就站在這,你倒是來抓老子!今天我要在跑,我就不叫貂得助!」老者身旁的青年,大聲開口,目光一眼便是掃到了人群最後的洛天的身上,沖著洛天勾了勾手。

「我們認識?」洛天臉上帶著一絲不解,想不出自己什麼時候得罪過青年,不明白青年為什麼看起來和自己有著什麼深仇大恨一般,貂得助這個名字,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啊。 第九百三十章坐騎

聖城之中,犀牛一族的領地的大門外,兩名紫衣的一老一少,站在大門外,所有的犀牛一族的人們臉上帶著恭敬之色,看著前面的一老一少,即使是聖人初期的強者。

「洛天給老子出來!來來來,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抓小爺!上次是我沒恢復過來,讓你撿了個便宜,這次我倒要看看你怎抓我!讓你抓住老子就不叫貂得助!」紫衣青年跳起腳來,伸手指著洛天大罵起來。

整個犀牛一族的人有些發矇了,不知道洛天在哪裡得罪了這位小祖宗,這小祖宗可是前幾年才回到的聖城啊。

不只是犀牛一族發矇,洛天也是有些發矇了,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得罪過這個叫貂得助的青年。

洛天雖然有些發矇,但是對方指著鼻子罵自己,還是讓洛天憤怒無比,卻是礙於那個深不可測的老者,洛天一直站在原地。

「你算什麼東西,誰褲襠沒拉好,把你給放出來了,跑到這來罵人來了……不是我說你,回去在長長在出來行嗎!」不等洛天開口,身後徐離子益這個罵人的祖宗卻是張口就破罵起來,直接站到了洛天的身前,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

「就是,真是不知道羞恥,看著樣毛都沒長齊吧……」徐離子益一開口,就彷彿點燃了爆竹一般,鄭欣,古雷,天羅等幾個話嘮也是張口破罵起來,一個個彷彿鞭炮一般,轟向了那名叫貂得助的青年。

洛天有心阻止,但是卻根本阻止不了幾人,顯然這些天來的忙碌讓幾人憋壞了。

貂得助顯然也不是省油的燈,看到竟然有人敢罵他,聲音更加洪亮,同四人破罵起來,難聽至極。

洛天臉上冷汗刷的一下就淌了下來,眼神看向貂得助身旁的老者,感覺到老者的老臉逐漸難看起來,一跳一跳的,洛天心中直敲鼓。

洛天可是清晰的聽見了鄭欣,徐離子益幾人剛才片刻的時間,可是連人家的祖宗都罵了出來。

「住嘴!」洛天臉色難看,沖著徐離子益幾個惹事包呵斥了一聲,他知道幾人也許是感覺到老者沒有修為,所以無所忌憚。

「呃……」洛天的話音落下,徐離子益等人愣了一下,隨後猛然想到了犀牛一族的人們對這兩人如此恭敬,便知道這兩個傢伙不好惹,臉色一陣尷尬,剛才只顧著過癮了,臉色難看的退回到了洛天的身後。

犀牛一族的人們徹底驚呆了,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看向洛天身後的徐離子益,鄭欣幾人。

「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罵幽冥鬼貂一族吧,即使是鳳族和龍族都沒有如此過啊!」犀牛一族的人們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讓你的朋友給貂祖道歉!」犀鴻達連忙開口,目光看向洛天,有些變化起來。

八大聖族,幽冥鬼貂一族,是八大聖族中有些特殊的存在,人員稀少,甚至比起龍族來更加稀少,之前只有貂祖一人,前些年這個貂得助的回歸,讓貂祖高興了許久。

這就是洛天這些人,若不是洛天這些人,是其他人的話,他們犀牛一族絕對會一哄而上,和洛天這些人拚命,一個普通的凶獸受到人類的侮辱,凶獸們都會拚命,更何況是地位崇高無比的八大聖族。

「前輩,抱歉,我的朋友,他們……呃……有著不好的習慣,粗野了許多,請前輩不要建議!」洛天苦笑著,硬著頭皮走到了人群的前面,躬身施禮。

此時洛天也是想起來之前在聖城之外,八大聖族出來的人,有這麼一個老者,只不過老者當時很是低調,洛天也就沒有太過注意。

那個被稱作貂祖的老者臉上無悲無喜,臉色卻是不太好看,在洛天和古雷,徐離子益等人的身上掃了掃,隨後便是沉默不語起來。

不過當老者看到龍傑之時,眉頭卻是緊皺了起來,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被老者一眼掃中,古雷幾人心神巨震,之前感覺對方只是個老糟頭子,此時幾人才知道,之前到底惹下了什麼大禍。

古雷等人恨不得抽死自己,臉上帶著無盡的尷尬,看著洛天對著老者躬身施禮。

「哼,道歉有什麼用,來來來,你看看認不認識我,今天我就是來教訓你的,當我的坐騎,此事算了!」貂得助臉上帶著高傲,喘息著開口,顯然剛才和徐離子益等人對罵,讓貂得助累的不輕。

聽到貂得助的話,古雷等人都是嘴角抽搐起來,心中暗嘆,這個傢伙若不是敵人的話,倒也有些共同語言,單是收人類為坐騎的想法,便是奇葩無比。

「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什麼時候得罪過你!」看到老者沒有搭理自己,洛天懸著的心終於有些放了下來,轉過身臉上帶著笑意沖著貂得助開口。

「什麼,你竟然不認識我,竟然忘了高貴的我,你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我要弄死你!」貂得助彷彿被洛天刺激到了一般,受到了無盡的侮辱。

「我的確不認識你……」洛天臉上帶著尷尬,雖然眼前的青年給他的感覺很熟悉,但是洛天卻是說什麼也想不起來,在哪裡碰見過這個青年。

「好,好,好!」貂得助臉色漲紅,氣的手都哆嗦了起來,臉上帶著無盡的憤怒,彷彿受到了致命一擊,大聲開口:「你特么將那個將眼睛變成紫色的武技用出來,看看小爺我是誰!」

「嗯?」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對方這樣的態度,讓洛天心中也是激起了一絲火氣,目光也是變的有些不善起來,不過想到了那個老者是一巴掌就能將自己拍死的存在,洛天還是忍了下來,雙眼紫意涌動,看向了貂得助。

當洛天看到青年的本體之時,洛天的臉色卻是狂變了起來,眼中帶著強烈的不可思議之色。

「想起來了么?竟然忘了高貴無比的幽冥鬼貂!」貂得助看到洛天的臉色,便知道洛天想起自己來了,咬牙切齒的沖著洛天開口。

洛天此時也是終於想了起來,眼前這個青年,正是當初在封神台下,鎮壓的那個神族的冒牌神獸幽冥鬼貂,自己沒有抓住,還被其抓傷了一下,讓其逃走了。

「那個……」洛天一時間有些無語起來,怎麼也想不出,眼前這個給人感覺猥瑣無比的貂得助和當時的那幽冥鬼貂聯繫在一起。

「哼,來來來,當初貂爺我剛剛出世,現在恢復了我本來的實力,你要是在能傷到我,我就管你叫爺爺!」幽冥鬼貂臉上帶著得意之色,看著外表的實力是超凡境的洛天,大聲開口。

「啪……」一直沒有開口的老者聽到貂得助的話,終於憤怒起來,大手一伸,直接一巴掌扇在了貂得助的腦袋之上,差點一巴掌將貂得助,拍到地底下去。

「混賬王八羔子,竟然將賭注賭到我的頭上來了,誰給你的膽子!」老者沉聲開口,一出聲卻是讓眾人的嘴角抽搐起來。

「有什麼樣的祖宗必然有什麼樣的孫子,看著老爺子在罵人上也是不什麼善茬啊!」古雷等人心中暗自驚嘆,但是卻沒人敢開口笑出聲來。

「爺爺,難道你認為這小子能贏我不成?」貂得助臉上帶著憤怒,看向老者。

天道圖書館 「那你特么也不能拿老子當賭注,尼瑪的,在隨便說輸了管人家叫爺爺,我幽冥鬼貂就是斷了后,我也要拍死你,你爹你娘怎麼生了你這麼個東西,要不是幽冥鬼貂一族世代單傳,一代只有一個,我就真拍死你了!」老者臉上帶著憤怒,沖著貂得助開口。

「噗……」聽到老者的話,古雷等人終於忍不住,一口氣噴了出來,眼中帶著敬佩的神色,看向老者。

「洛天,你還笑,敢不敢跟我戰一場,輸了的話,當我的坐騎!」貂得助自然不敢跟他爺爺對著干,臉上帶著憤怒看向洛天,朗聲開口。

「你確定?那我要是僥倖贏了呢?」洛天眼中帶著一絲笑意,沖著貂得助開口。

「贏了,怎麼可能?就憑你,當初我是修為沒有恢復,你現在看看,我可是半步聖人,你那?什麼修為?還是超凡境!你要是贏了,我也一樣當你的坐騎!」貂得助臉上帶著一絲不屑,沖著洛天開口。

「白痴,你真的是我幽冥一族的後代么!」老者拍了拍腦袋頗有些頭疼的看向貂得助,但是自己的孫子卻是已經將話說死了,礙於身份,老者只能不斷的使著眼色,但是貂得助顯然沒有看見,一副老子天下無敵的表情。

「好!」洛天臉上帶著笑意,將懷中一枚縮小的陣旗拿了出來,扔到了萬凌空的手中。

「嗡……」氣息滔天,失去了陣旗的掩飾,洛天的修為和氣勢也是瞬間爆發出來,聖人初期的氣息,出現在了貂得助的感知之中。

貂得助臉上還保持著一副無敵的神色,隨後感覺到洛天氣勢的攀升,抬眼一看,嘴巴不自覺的張大起來,眼之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洛天卻是不管不顧,雙手飛速的變化,震天印帶著恐怖的壓力,夾雜著梵天攻殺術,瞬間出現在了人們的頭頂,恐怖的威力足以滅殺掉半步聖人,臉上帶著笑意:「你好像要輸了!」

「梵天攻殺術!」在洛天施展出震天印的同時,紫衣老者雙眼卻是爆發出陣陣的精光,目光看向洛天。 第九百三十一章壓迫

妖域聖城,犀牛一族的領地之中,天空之上,驚天的威壓衝擊在人們的身上,一枚如同烈日一般的震天印,懸浮在那裡,讓洛天身前的貂得助不自然的顫抖了一下。

「聖……聖人……初期!」貂得住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目光看向洛天,沒想到洛天這麼快就進入到了聖人初期的境界,當初在封神大陸看到洛天的時,洛天不過剛剛晉級到超凡境而已。

這才幾年,洛天就進入到了聖人初期,這修鍊速度也是太恐怖了吧。

「你耍賴,你竟然隱藏了修為,不行,這不算!」貂得住沒有去看天空上的震天印,他知道,自己跟洛天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算了,不比了,實在是沒意思,又不是同級一戰!」貂得住臉上帶著一絲無賴之色,輕聲開口。

「呸……真不要臉,你剛才的無敵氣勢哪裡去了!」鄭欣等人看見老者並沒有什麼要管的架勢,再次活躍起來,嘲諷起貂得住來。

「你們懂個屁,貂爺我要的是同階無敵,面對這種比我高上一級的聖人初期,我也僅僅只能打平而已,很沒意思!」貂得助臉上帶著一絲寂寞之意,背起了雙手,沖著鄭欣幾人開口。

「無敵是多麼寂寞,本來我以為這小子,會跟我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戰鬥,沒想到,他竟然進入到了聖人初期,唉,寂寞啊,等我聖人初期之時,在來與你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戰鬥吧!」貂得助彷彿越來越起勁,再次出聲感嘆。

洛天有些無語的看著貂得助的樣子,想到了當初兩人碰面之時,對方化成雪鳳裝成無敵大能的時候。

「我草,裝逼我只服你,這個逼裝的,能到如此境界,您絕對天下無敵!」 “雲熙,你確定要留他吃飯嗎?這裏可是我的地盤,你眼裏還有我嗎?” 古雷等人臉上帶著敬佩之色,看向貂得助的眼神終於發生了變化。

「你跟古天輸是什麼關係,為什麼會梵天攻殺術!」貂得助的爺爺,伸手一揮,將洛天的震天印驅散,畢竟那震天印太過顯眼了,已經有其他的凶獸們臉上帶著好奇,朝著這邊看過來了。

洛天略加思索了一下,便是輕聲開口:「晚輩只不過是獲得了古前輩的一些傳承而已!」

「嗯!你們繼續吧!」老者不輕嘆了口氣,不再理會眾人,再次回到了原地。

洛天有些摸不清這老者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畢竟是形勢沒人家強,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個不靠譜的貂得助在這裡胡鬧。

「這樣吧,賭約依然有效,但是這小子可以下去了,你們這邊找個和我一樣是半步聖人的來比試,這樣比較公平一點!讓你們看一看什麼叫同階無敵的風采!」貂得助臉上帶著一絲傲氣,在眾人的身上掃了又掃,最終看到了年紀看起來更最年輕的龍傑的身上。

「就你了,你小子,出來!」貂的助沖著龍傑勾了勾手,臉上帶著一絲得意之色。

其實杜玉瑩的年紀更小,但是畢竟杜玉瑩是個女孩子,貂得助這點尊嚴還是要的。

洛天一行人中,南宮御清,古雷,龍傑,天羅四人是半步聖人境的修為,四人中南宮御清渾身血氣,一看就不好惹,天羅對別人一向冰冷無比,同樣不好惹,古雷看起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有龍傑一臉的稚嫩,像是一個好捏的軟柿子。

貂得助要的是立威,要的是面子,自然挑選看起來好欺負一些的龍傑了。

「不行!」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直言拒絕,若是龍傑同貂得助動手,那麼勢必龍傑是龍族的身份會暴露出來,洛天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