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五王黑山。」

「拜山。」 第386章盼著顧雲念傳承衣缽(二十八更)

頓了頓,顧雲念接著說道:

「那時,我就能用一般的止血藥就夠了,就用不著浪費那些用稀少的藥材製成的止血藥,還擔心止不住。」

紀鴻遠四人的神色緩了下來,「你是想學外科手術方面,以中醫為主,西醫為輔?」

顧雲念點點頭,也看出幾個師兄的神色變化是因她說想學西醫而起。

想了想,解釋道:「說不上誰為主,誰為輔。看當時情況,用什麼方法更合適。其實,我們中醫也有外科手術,華佗不也要給曹操做開顱手術,只是曹操不相信而已。」

紀鴻遠私四人是看明白了,顧雲念並不在乎用什麼醫術,只要能救人。西醫也好,中醫也罷,在她眼中都是救人的方法。

四人鬆了口氣,只要顧雲念不是要放棄中醫就行了,否則他們擔心藥老衝到京城來打斷他們的腿。

他們五個師兄弟,沒有一人完全把葯老的醫術傳承下去,現在就只盼著小師妹一人繼承葯老的衣缽了。

現在四人不知道的是他們的想法永遠不會實現了,顧雲念雖然會承襲葯老的醫術,卻並沒打算做個專職醫生。

氣氛緩下來,紀鴻遠有了心思開玩笑說道:「你想學西醫,問我,不如問你大師侄!你大師侄不僅是你二師兄醫院的主任醫師,還是醫科大學的教授,手中帶了好幾個博士生。」

顧雲念看向紀飛塵,紀飛塵也乾脆地說道:「我回去給你列一個書單,你按照我寫的順序看。不懂的給我打電話,或者發郵件都可以。」

紀飛塵早聽父親說了顧雲念的學習,對顧雲念很有信心,一點都不擔心顧雲念看不懂。

顧雲念點點頭,「大師侄,那你的電話是多少,我記一下。」

「138*****」紀飛塵念了一串,眾人就驚訝地看著顧雲念從兜里摸出手機,撥了出去。

就是紀鴻遠幾師兄弟都不知道顧雲念帶著手機,一直以為她是借去接她的司機的手機打的電話。

紀飛塵一看到手機上顯示的電話,頓時傻眼了。

顧雲念也忘了說,這會兒經過紀鴻遠的提醒,才想起告訴幾個師兄一聲,然後跟二師侄交換了號碼。

其他幾個小輩年級還小,還沒有手機。

「念念,要不要去大師嫂家住一晚。」離開的時候,桑梓綺拉著顧雲念念念不舍地說道。

顧雲念笑著拒絕,「大師嫂,我跟朋友約好明天一起去玩了。說好她來酒店找我。」

桑梓綺頓時一臉戒備,「別是男孩子吧!」

小師妹這麼好看,別被不懷好意的狼給叼走了。

桑梓綺臉上的情緒表現得太明顯,顧雲念哭笑不得地說道:「是女生,不是男生吶。我跟她在參加省級競賽的時候認識的,她家在京城,國慶節回來,知道我要提前來京城就要帶我去玩。」

桑梓綺更不放心了:「只是認識兩天,就敢答應跟人家出去玩。說說是誰家的姑娘,看看我認不認識。要不,你把你三師侄帶著一起去,只是你們兩姑娘家,也不安全。」

(本章完) 歷天成的造化鍾神秀的確厲害,可是局限性只在肉身,他的神魂便是破綻。

「什麼狗屁玩意,這麼綿軟無力的一招也想贏我?」

歷天成不屑的看著王歡,手裡的劍一抖。

長劍頓時發出一道劍鳴聲,歷天成雖然造化神通很強,自身的實力也不弱,這一劍刺出,將自身的實力發揮到了巔峰。

他這一劍是血煞門的絕學,是當年血煞門的一位門主在血池中得到的殘本,當年那位門主就是憑著一套劍法,創建了血煞門。雖然只是殘本,但威力無窮,尋常仙君都不敢硬接。

這一劍就像一條矯健的長龍,帶著睥睨的威懾,血煞衝天向著王歡斬去。

「歷天成終於使出全力了,不提造化神通,光憑這一劍,歷天成也有與三大仙君一戰之力。」

玉子真等人,無不駭然。

起初,他們只以為歷天成靠著造化神通才有這樣的戰力,沒想到歷天成的城府這樣深,之前一直不顯山露水,直到得了造化神通,這才表現出異常的強勢。

隱忍的越久,圖謀就越大。

說的便是歷天成這樣的野心家。

看到眾人臉上驚訝的表情,歷天成臉上露出一絲得意,對於眼前的王歡,更有信心。

「破!」

歷天成大喝一聲,雙目中寒光一綻,手裡的劍影疊疊,整個人與劍光何為一體,猶如一縷紅色的光束,別說區區一道黑色的光芒,就是一座雄偉壯麗的大山,也能一劍刺穿。

「歷天成這一劍,當真是厲害!」

花仙莫沉聲,這一劍讓他也感受到了威脅。

「是呀,看來他要做這個殘仙界第一,我們也只能屈服了,不可硬抗。」

玉子真滿臉苦澀,有一種自食其果的苦笑。

他們本想控制歷天成,結果沒想到此人變成了脫韁野馬,不僅不受他們的控制,還放過來控制他們。

血煞門的弟子還有他們的支持者,都忍不住激動撫掌,臉上露出一絲傲色。

能追隨這樣一位雄主,前途無限!

在他們看來,王歡那一縷黑光,與歷天成的劍法比起來,差了不知一點半點。

就在所有的人,都以為歷天成必勝無疑的時候。

「呵!」

只見王歡臉上露出一絲冷笑,手指向前一指。

「死!」

那黑光驟然加速,像一顆子彈般,直接穿透了歷天成的劍氣,射入了歷天成的眉心處。

黑色的光束,帶著詭異的力量,瞬間鑽入他的眉心,歷天成的動作一陣遲鈍,身體猛地一僵,好像瞬間被玄冰凍住了一樣。黑光射入他的大腦中,直接穿破他的神宮,殺向神宮內的神魂。

歷天成的神魂咆哮,看著眼前黑光殺來,他腦海里的神宮不斷崩塌,根本無法抵擋,他拚命運轉造化神功,那些倒塌的神宮迅速復原,但是根本就阻擋不住那一抹黑光。

「砰!」

歷天成神魂中劍,體內的神宮頓時坍塌。

他的身體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他的肉身開始爆炸,周身穴位鮮血急射。

「王歡,你這是什麼神通!」

歷天成睚眥欲捏,怒神咆哮,感覺到體內的神宮在坍塌,心裡一陣陣絕望,恐懼就像一團烏雲一樣籠罩在心頭。

「殺你的神通。」

王歡冷哼一聲,滅魂劍直接斬入他的神魂。

轟隆!

歷天成倒在了地上,眼睛瞪的滾圓。

一臉不可思議。

全場頓時一片死寂!

無論是血煞門的弟子,還是玉子真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即便是晏苑等人,也微微張開了嘴巴,他們對王歡沒有抱太大的信心。

結果令他們所有人都意外,這個不被人看好的王歡,一指就把歷天成給戳死了。

「這,這這……」

無數人瞠目結舌,喉嚨里乾澀發不出聲音。

這歷天成剛才多麼兇猛,六大仙君都死在手下,逼得兩大門派的掌教低頭,敢稱殘仙界第一,威勢一時無兩。

而且他的造化神功根本沒有用武之地。

王歡只用了一根手指,就將他給戳死了,本以為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會將整個烈火城打的天翻地覆,結果完全碾壓,一點餘地都沒有。

「這是什麼神通?」

許多人瞳孔緊縮,想起王歡那一擊,汗毛都倒立了。、

「這不像一般的神通,極有可能是威力強大的神魂攻擊術!」

玉子真和花仙莫對視一眼,心裡湧出一股驚懼。

至於血煞門的弟子,更是死氣沉沉,沒有一個人敢說話,聽到耳邊傳來的驚訝聲,心裡恐懼到了極點。

「太強了,不愧被稱為惡魔的男人。」

晏苑心裡沉甸甸的,眼神有些複雜。

「我就說了,這歷天成只是跳樑小丑,上不了檯面,他才風光多久啊,結果還不是被殺了。」

九陽宗的弟子們冷笑,對於歷天成被殺,簡直是大快人心。

反管玉虛派和凌霄殿的人,臉色無不難看,眼裡閃爍異常。

王歡看向兩人,說道:「你們兩個就是玉虛派和凌霄殿的掌教?」

玉子真兩人站起來,抱拳道:「正是在下,感謝王道友替殘仙界剷除大害,我等感激不盡。」

王歡彈了彈衣角,淡漠的看著兩人:「有一筆賬,我要跟你們算一算。」

兩人聞言,心裡頓時一驚。

他們記憶中,從沒有得罪過王歡呀,這時候要算賬,這真是要命。

「王道友,死人谷一戰,已成過去,又何必斤斤計較……」玉子真還以為王歡是因為他們在死人谷圍殺王歡的事情。

王歡道:「死人谷的事,暫且不提。」

「我要你們給我的交代!」

只見王歡從須彌袋裡扔出兩顆人頭,冷冷道:「這兩個人,是你們的人吧?」

兩人臉色大變。

這正是鍾矮還有蒲飛白兩位長老,他們本以為這兩個人還在美人被窩裡面快活呢,怎麼也沒想到,他們早就被王歡殺了。

「秦月和吳萱是我的朋友。」

王歡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

可是這句話卻讓兩人如遭雷擊,心驚膽戰。

「該死的歷天成,這是死了,都還要坑他們一把啊!」

兩人心裡破口大罵,恨不得把歷天成大卸八塊,以泄心頭只恨啊。 五位十王令說罷,那天空中如蝗蟲一般密集的魂修頓時燥動起來,他們飛速的移動著,其中飛出十個朝著那靈劍封印如餓虎一般撲過來。

轟!

那十位魂修並沒有使用什麼招式,直接以自己本體發動攻擊,在觸碰到靈劍封印的時候爆炸,憑藉著爆炸的衝擊力向靈劍封印施加壓力。

「這些混蛋!」江天辰望著這一幕,恨恨的咬牙道,這些魂修之前都是大陸上的修鍊者,死後不得安息還被人改造成魂修,在這裡引爆自己,達成他們邪惡的目的。

幾波攻擊之後,那支撐封印的靈劍上都是泛起了一絲黑色的氣息,潯仇一眼看明白,這爆炸之中蘊藏著的魂氣會漸漸侵蝕支撐防禦封印的靈劍,這樣下去不消幾波魂修的自爆攻擊,靈劍封印就會徹底破碎。

而這時候,那五位王令也在積極地準備招式,潯仇從五人身上閃爍的氣勢上分辨得出,若是這一招再下來,靈劍封印必然碎裂。

潯仇與何馥婉以及三山道派的人使了個眼色,隨後他身子一閃,直接從靈劍封印中跳了出來。

天劫見潯仇一人出來迎戰,不由得冷聲道:「潯仇你倒是狂妄,難不成還想一人抵擋我們五個不成。」

冷酷的看著對面無人,潯仇傲然道:「是不是狂妄,你試試不就明白了。」

冷哼一聲,五王令黑山怒喝道:「我來!」

聲音落下的同時,那黑山身影一幻,頓時分為六道影子,分佈在潯仇周圍,這六道影子形成一道黑色結界,將潯仇鎖在其中。

同時,黑山右手開始快速揮動起來,每道影子都是發出十數道劍氣,這些劍氣朝著結界中的潯仇射去,頃刻間化為漫天的黑色劍雨。

對於五王令黑山的出手,潯仇顯得異常平靜,對方出手的一瞬間,他周身銀色能量閃過,直接從結界中跳出來,隨後一掌按在黑山的胸膛上。

那黑山慘叫一聲,身體當場炸裂,一團魂氣從其體內飄蕩出來,再度化為他原來的影子,只是臉上已經浮現出一層層的黑色魂紋。

天劫看著那一招便被潯仇將第一狀態給滅掉的五王黑山,目光鎖定在潯仇身上,冷笑道:「空間之術,你倒還真是全能啊!」

聞言,潯仇看了他一眼,笑道:「要是才疏學淺的話,豈不是讓一王失望?不過你們十王令也不過如此,沒有魂種的話只怕也就是普通的修鍊者吧。」

微微驚訝的看著潯仇,四王黃泉冷笑道:「雕蟲小技,休要得意。」

說著黃泉雙臂一揚,暗黃色的氣息瞬間形成一道黃色的河流,這黃色河流中的液體極為粘稠,如同一條黃色惡龍,朝著潯仇澆下來。

潯仇周身氣息一邊,黃沙翻湧而起,湧入那黃泉河流之中。

眾人緊張的望著對戰中的情形,黃沙湧入黃泉河流之中后,那黃泉河流都是劇烈的翻滾起來,隨後終於慢慢的歸於平淡。

就在黃泉以為自己佔據上風的時候,那天劫神色一變,道:「老四快撤!」

震天巨響隨即響徹起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