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二哥!不要啊!」

餚西和餚紅的話語絲毫沒有影響到腐屍的行動!只見腐屍雙眼中的靈魂之火突然各自分出了一縷,而後便直接的向餚霸的雙眼中飄去。一直在一旁密切觀察的斗鬼神見此,心中不由倒吸一口涼氣!這腐屍的行為實在是太過於詭異,一想到接下來就會輪到自己,斗鬼神心中便升起了無限的求生**!想到依舊躺在床上的父親,和在那裡苦苦等待自己的母親,斗鬼神心中便悲痛萬分!不過他如今也是無法掙扎開這裡的禁錮,那樣做只會白白的浪費力氣。

正在斗鬼神心中悲痛萬分之時,餚霸的雙眼便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只見原本透過餚霸雙眼中的靈魂火焰竟然又回到了腐屍的雙眼之中。而片刻后,餚霸的雙眼中,竟然也開始出現藍色的光點,隨即雙眼中各自冒出一縷靈魂之火。腐屍見此,彷彿是興奮至極。立刻大嘴一張,把餚霸雙眼中的靈魂之火吸入了口中!隨即,腐屍便深呼一口氣,彷彿十分享受似得!

就在腐屍吸收完餚霸雙眼中的靈魂之火后,餚霸的屍體便以驚人的速度乾涸著。只不過片刻功夫!餚霸的屍體便成了一具乾屍!

「二弟!」

「二哥!」

餚西和餚紅見此,不由淚如雨下!餚霸屍骨未寒,如今又被莫名的怪物吸走了靈魂之火,變成了一具乾屍!怎能不讓二人痛心!就連一旁的斗鬼神此刻心中也不由的替餚霸感到悲傷!

「你這個怪物,我就算是做鬼,也饒不了你!」餚西此刻如同一頭受傷的野獸,不斷的咆哮著。而餚紅此刻早已是一個淚人,渾然沒有了當初的彪悍!

「喋喋碟。。。。。等我把你的靈魂之火吸收完,你連鬼都做不成!還想來報仇!」腐屍一陣怪笑,然後便直接的抓起餚霸那輕飄飄的乾屍。隨手扔在一邊。而後在一旁的牆壁之上觸動了一下!

「轟隆!」

晴空一聲霹靂!眾人只感到眼前一花,耳膜吃痛。一道紫色的巨大電弧便從牆壁之上射出,直接把餚霸的屍體炸成了飛灰!前一段時間還生龍活虎的餚霸,此刻完全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之上。甚至連一點渣都沒有留下!

「喋喋碟。。。。。爽快!」

「啊!!我要和你拼了!」餚西此刻眼角撕裂。見到自己的親兄弟落得這個下場,餚西的口中不由噴出一口鮮血!只見此刻餚西渾身烏光閃爍,如同一具鐵人!但是無論餚西怎麼的運功和掙扎,餚西的身體就是連動都沒有動一下!

「喋喋碟。。。。無用的!接下來就輪到你了!」

腐屍說完,便徑直的來到了餚西的身邊蹲了下來。開始重複剛才的動作。一會功夫,只見餚西的雙眼也便的空洞。隨即餚西便也落到餚霸同樣的下場,變成了一具乾屍!

斗鬼神此刻心中有無盡的思緒!剛才還生龍活虎的餚西,此刻也渾然變成了一具乾屍!這就是強者為尊的現狀!這就是弱肉強食的殘酷!

「轟隆!」

一聲巨響傳來,餚西也化成了漫天灰塵,在這個殘酷的大陸上完全的消失!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詩穎竟然在此時再次進入到了“忘我”的境界,這次的“忘我”還跟之前每個人的都不同,她竟然是不斷的與攔着她的人交手中慢慢接近楚月來的。

“咦,她怎麼忽然會武功了?還他媽這麼厲害,啊……”

“不好,兄弟們,一起上……”

詩穎如入無人之境,空手奪來兩把劍,楚月來剛剛施展過的第三劍“銀河倒懸”竟然被她雙手、雙劍揮舞的圓轉如意,劍氣漫天、劍意衝前、擋者披靡。

花落雨見此不得不出劍,她的右肩剛剛被楚月來的石頭打傷,她是右手使劍。

這兩個女人,一老一小,從空中打到了地下,在短短三息之間,兩個瘋狂的女人交手了數十劍。

“咔嚓”一聲脆響,故意將雙劍折斷的詩穎用力一甩,斷劍若流星般射向花落雨,導致她不能趁勝追擊自己,詩穎藉此良機,一個蓮花嫁衣神功中的輕身絕招……“咫尺天堂”,瞬間就來到了楚月來身邊。

楚月來大吼一聲,震退合圍之人,瞪着小尾巴,憤怒的罵道:“你他麼有病啊?又回來幹甚麼?”

詩穎“咿呀呀……”的用雙手連比劃帶拽楚月來的衣袖撒嬌,她低着頭,眼睛紅紅的,神情中帶着一些委屈的意味,向楚月來解釋着自己回來的原因。

“楚大哥,我……你,如果死了,我……活着,還有什麼意……思。”詩穎的小臉依然很紅,卻不是剛剛因爲憤怒而紅,而是有些屬於一種小女孩獨有的嬌羞之美。

涼風習習的吹來,烏雲再次遮住了彎彎的月亮。

“真拿你沒辦法,小倔驢。”楚月來繼小尾巴之後又給詩穎取了這個新的外號。

“赫赫……”詩穎的笑,經過幾個月的練習,發音依然不標準,她的樣子完全不復剛剛進入“忘我”境界時絕代高手般的小女神模樣。

“殺”王道明這次沒有猶豫,不能再給這兩個在如此短時間內練成如此高武功的,兩個小奴僕繼續成長的機會了,萬一他們逃走,哪怕只是逃走一人,不出五年,九道山莊就會有很大的麻煩、甚至是埋下被人傾軋的危險。

“斬草必須要除根。”花落雨也帶傷出手。

王道明這次沒有站着,他也出手了。

無數的刀氣、猶如海嘯般的劍意,在無數人的操縱下涌向了楚月來和詩穎,他們兩人現在看起來猶如獨自面對大海嘯來臨前的一葉孤舟上的漁民。

楚月來忽然道:“把內力給我。”

話音剛落,他已經感到一雙小手抵在了自己的後背上,暖暖的內力迅速而流暢的進入了自己的經脈、丹田。

楚月來嘴角忽然上翹,看了一眼潮水般的攻勢,他閉上了雙眼,他身後的詩穎亦閉上了雙眼。

兩人現在不僅經脈相通、心意亦相同,他們都感受到了彼此間的關心、愛護之意。

“心心相印”不只是一種對愛情的描述,亦是楚月來對“武道”的一種感悟。

與自己人“心心相印”可以倍增內力、殺傷對手,與對手“心心相印”楚月來更加可以極快的掌握到對手的“樹紋”。

他劈柴時的感悟,結合了進入“忘我”、“先知”的無上境界後,得出的第五劍,足以瓦解死亡的一劍“破石而出”。

刀氣、劍氣已然近身。

楚月來忽然睜開了雙眼,左手一揮,體內所有的內力一瞬間爆涌而出,體外形成了一個罡氣,然後他的人忽然原地的飛快的旋轉,詩穎已經在他的懷裏。

他右手劍極快的刺出,每一劍都點在瞭如潮水般攻擊而至的武器的“樹紋”上,內功不夠深厚者,兩劍相觸後,對手大多立時散手棄劍、棄刀,體內的內力頓消、經脈爆裂。

“我的內力,怎麼……”

“我的丹田、經脈、啊……”

花落雨用劍的虎口碎裂,手掌殷紅,她滿眼驚駭的看着楚月來那極速旋轉,快到已經看不清楚的身影,她忽然感到原來“死”離自己是那麼的近。

楚月來的眼睛一直盯着兩把劍,這兩把短劍的主人就是九道山莊的莊主……王道明。

既然付出如此大的代價用出了第五劍“心心相印”,那麼王道明自然是最重要的目標。

王道明一退再退,楚月來不斷旋轉着追擊,她懷裏的詩穎小手緊張的抱着他的腰,埋首於他溫暖的懷中。

王道明退到了花落雨身前,之前擋着的人都被楚月來無匹的劍氣所殺傷,王道明眼中第一次充滿了恐懼,旋轉中的楚月來猶如永不停歇的魔鬼,在秋天收割着自己地裏的莊稼般收割着王道明的手下。

他的雙手已然裂開,只是一擊之威,已經令所有的人膽寒,丹田劈裂的比比皆是。

楚月來忽然一劍襲來,王道明本能的一躲,將花落雨暴露在了楚月來的劍下,可是楚月來將花落雨一掌震退,劍鋒再次指向了王道明,王道明看着越來越近的劍尖,他一咬牙,迅猛的拉過剛剛被楚月來震退的花落雨。

“噗嗤”劍投胸而過,堪堪地穿透了花落雨的胸膛,她驚訝、怨恨的看着一手將自己拉爲擋劍牌的枕邊人……王道明。

“你……好沒良……心”花落雨睜着雙眼,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

劍氣依舊威脅在王道明的要害,楚月來慢慢地停下了身形,他的左手已經流血,五指粗如蘿蔔,這是剛剛內力爆射造成的後遺症。

“花落雨之前的暗河首領是誰?”楚月來的劍刺入了王道明的胸口一分。

血,一滴、一滴的流淌,順着王道明的胸口。

劍光一閃,王道明的衣服頓時爆裂,胸前被月來在一息之間畫出了一個大烏龜。

極爲醜陋、極像四不像的大烏龜。

“成王敗寇,我只恨我自己爲什麼當年不殺了你和那個小賤人。”王道明陰陰地笑道。

“咔嚓”王道明的左臂掉在地上,鮮血直流。

“這一劍是替嵐送給你的。”楚月來說完劍再閃。

“咔嚓”

“這一劍是我自己的。”王道明的右臂也掉在了地上。

wωω ●тт kǎn ●c ○

楚月來仰天長嘯道:“說不說,暗河幕後的人到底是誰?”

王道明痛的滿地打滾,嘴裏罵罵咧咧的慘叫不斷,也許是在咒罵楚月來生兒子沒**。

楚月來一聲長嘆,劍光閃過,王道明雙腿齊根而斷,頓時做了個無手、無臂、無下體的“三無”公公。

“如果你能不死,可以找我報仇,當年你沒殺了我,今天我也放你一馬,這雙腿是替那些被你暗殺之人以及被你虐待致死的奴僕送給你的禮物,他們都在下邊等着你呢?想必,你在下面一定不會寂寞的。

“噢……”王道明忽然痛的暈死過去,他的血已經漸漸的快要流乾了,整個人已經看不出還像個人,卻像極了一截無頭去尾的被楚月來劈了大半年的“樹樁”。

欺人者終被人欺,害人者終將不得善終。

風已經漸漸變小,滿地的落葉輕輕地在地上翻滾,地面上的楓葉,無須今晚如此多的鮮血去渲染,已經很紅。

殘紅如血。

楚月來牽着詩穎的手,提着還在滴血的長劍,慢慢的走上了離開九道山莊的那條路。

周圍那些幸運沒受傷、沒死的九道山莊的僥倖餘生之人,見此瘟神要走,各個都假裝自己受傷,無人敢上前阻攔。

甚至無人敢直視剛剛用出那“石破天驚、天外飛仙”般的絕世一劍的楚月來的眼睛。

明月在風的幫助下已驅散烏雲。

瘋狂的夜晚、瘋狂的師徒。

楚月來、詩穎這對名義上的兄妹、實際上的師徒二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離開九道山莊的路上。 「轟隆!」

片刻之後,又是一聲巨響!餚紅的身體也化成了飛灰!從此,「紅髮」完全的消失在這個大陸之上!

「喋喋碟。。。。這三人的靈魂之火的味道雖然不怎麼樣,但是也算的上一頓晚餐!」腐屍來到斗鬼神身邊,一陣怪笑,然後又繼續道:「小鬼,你的神通不一般,看樣子靈魂會比前三人會強上不少!味道也更加的美味吧!」腐屍說完,便蹲了下來。

「老怪物!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斗鬼神此刻已經想到了自己的結局。已經渾然不懼。然而和腐屍問起話來。

「喋喋碟。。。。沒想到你如今還有心情問我問題。真是個有趣的小鬼!好吧!我已經好長時間沒有遇見你這樣有趣的小鬼了。你有什麼問題,就問吧!」腐屍此刻竟然停止了接下來的動作。完全要回答斗鬼神的問題!

「你剛才說吃的應該是靈魂之火吧!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在那座城堡的二層。有一隻巨獸!那隻巨獸的靈魂之火應該比我們的要強上不少吧!?」斗鬼神此刻最在意的是這一個問題。因為他可以猜測出,眼前的腐屍並不是不想吞食巨獸的靈魂之火,而是沒有辦法,或者是威脅到他的存在!

「喋喋碟。。。。。你說的應該是那一隻三眼通天虎吧!」

腐屍的一句話,令斗鬼神疑惑不解:「三眼通天虎?」

「沒錯!你不知道也屬正常!它原本就不是這個大陸的存在!不過我雖然也想吞食它的靈魂之火,但是那裡的禁制我並沒有辦法能夠破解!不過嘛,等我吸收足夠的靈魂之火,到達那種地步的時候。就可以了!」腐屍說完,彷彿非常的興奮!而後便怪笑道:「小鬼,你的靈魂之火究竟是什麼味道呢!喋喋。。。。」

腐屍怪笑完,雙眼中便直接射出一縷靈魂之火。向斗鬼神的雙眼中射去!

「父親,母親!孩兒無能,不能給你們盡孝了!只願來生再報!」此刻斗鬼神只牽挂自己最親的父母。淚水不由流了下來。

當腐屍雙眼中的靈魂之火射進斗鬼神的雙眼后。斗鬼神的腦海便一片空白!彷彿沉睡了過去似得!而過了片刻,斗鬼神的雙眼中也變得空洞,隨即也升騰起一對藍色的靈魂之火!

「喋喋碟。。。。果然要比前三人的靈魂強上不少!問道應該不錯!」腐屍見到斗鬼神雙眼中升起的靈魂之火,不由十分的興奮!大嘴一張,斗鬼神雙眼中的靈魂之火便化成一對細線,向腐屍的嘴中飄去!

就在這時!只見斗鬼神雙眼中原本藍色的靈魂之火竟然突然出現了一點紅色!而後,一絲細小的難以察覺的赤紅色靈魂之火便被腐屍吸進了嘴中!

「嗯!!」腐屍吸食道赤紅色的靈魂之火后,渾身一震!彷彿滿臉驚恐的大叫起來:「啊!!」

腐屍一雙腐爛露骨的手掌抱著頭顱,在原地不斷的翻滾著,彷彿在經受極大的痛苦!而原本飄在外面的藍色的靈魂之火,也沒入到了斗鬼神的眼中!突然,斗鬼神空洞的雙眼,又恢復到了以往的神色!

「咔!」

一陣熟悉的聲音傳出!只見斗鬼神的右腕上,突然飛射出一個紅白相間的身影!正是骨衛!

骨衛此刻頭顱赫然變成了鮮紅之色!斗鬼神見到骨衛又再次的出現,眼中不由閃過一絲驚喜!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