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應該是他們已經來不及完善這份說辭和說服計劃了,也就是說,卡利安在拜訪我時拿出的是一份半成品的計劃。」

說道這裡,梅菲斯特伸手摸了摸自己稚嫩的面頰,有些感慨的說道:「這被別人輕視的感覺出乎意料的好呢。」

「想必他們在了解了大人的睿智后,就會明白自己究竟犯下了多麼不可饒恕的錯誤!」福克斯恭敬的說道,這不僅是單純的對切諾伯爵的稱讚,也是他的心裡話。

「不止小瞧了我,也小瞧了你呢,福克斯。說實話,就連我也沒想到你能為莫爾特家族做到這種程度,能有你的輔佐,真是我莫爾特家族的榮幸。」

收買人心這種事,需要君主把握好恰當的時機。

果不其然,梅菲斯特的這句話一出口,老管家就眼眶微紅的單膝跪倒、語無倫次的說著:「當不得,當不得……」

ps:感謝書友「我會玩23」的打賞和評價票,感謝書友「吾為親王」的打賞。 明黃色的絲線從福克斯的頭頂冒出,飛向坐在一旁的梅菲斯特。

揮手將飛向自己的絲線打散,年輕的伯爵驚訝道:「信念?」

「大人,您說什麼?」

心緒難平的老管家並沒有聽清自家主君的話語,當然,即使他聽懂了,想必他也不會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信念的加持儀式都是宿主在無意識的形態下產生的,所以福克斯不僅看不到這明黃色的絲線,也感覺不到這其中發生的事情。

「沒什麼,福伯,你無需如此,現在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給那位小視我們的主教大人一點顏色瞧瞧。」

對於「信念」這種東西,梅菲斯特並不陌生。或許對低階神和高階人類來說,這種信念加持能給他們帶來不小的助力,但是對於真實身份是魔鬼的梅菲斯特,這樣的加持讓他唯恐避之不及。

以他本體現在的實力,還沒達到能夠隨意利用「信念」的地步,接受對方的信念加持絕對是得不償失。

當然,身為已經進階黃金的「人類」,切諾伯爵這具化身還是能夠接受它的。不過,這樣的選擇會讓這具分身在從本體那調用力量時,產生很大的損耗,反正這具化身死後也能復生,他也沒有讓其成為英靈的打算,所以,拒絕這種東西是最好的選擇。

「是老僕失態了,請大人恕罪。」老管家告罪一聲,從地上緩緩起身。

他先是用潔白的手帕擦拭了一下濕潤的眼角,然後才勸慰道:「晨曦神殿主教的輕視固然令人氣憤,可老僕還是未曾明白,為什麼您會說他們的目的已經明了了呢?至於冠軍騎士團,老僕並不認為他們敢對我們有所隱瞞。」

福克斯的直率沒有讓梅菲斯特生氣,反而使他頗為開懷。因為他知道,現在的老管家已經完全放棄了明哲保身的想法,他所付出的忠誠不再是為了獲得莫爾特家族的認可與榮譽,而是為了報答自己對他的看重。

「超過了對榮譽追求的忠誠,才是建立勢力的真正根基所在啊。」

暗自思量的梅菲斯特又想起了那個叫做克恩的騎士,想起了他在自己面前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樣。

對方的表現不僅沒有讓梅菲斯特輕視他,反而令其又加深了幾分重視,不光是對他,還有對他身後的王室。

只有經歷過的梅菲斯特才明白,想要培養出這種忠誠的屬下有多難,經歷了三代人的努力,莫爾特家族現在也不過就福克斯這一位年過半百的老人達到了要求。

當然,在這三代的努力過程中,布朗克伯爵起到的積極作用絕對要遠小於他起到的消極作用。

「你沒明白,福伯。」梅菲斯特笑著解釋道:「冠軍騎士團或許對我們並未有所隱瞞,但是這不意味著我們得到的信息就是全部。」

「您是說……就連帶隊的騎士也不了解他們真正的目的?」

「不,他肯定是知道某些信息的,但是他應該不知道這一信息才是王室讓他們到此的真正目的。」

梅菲斯特的話有些繞,但是老管家卻聽懂了。

正如自家主君所說的那樣,王室交給冠軍騎士團的任務恐怕不只是尋找叛逃的王室成員,還應該有些附帶的任務與要求,而王室的真正目的恐怕就隱藏在那些附帶的任務或主要任務的流程當中。

這種連當事人都不明白的隱藏消息當然很難被探尋出來,克恩並不是有意隱瞞,而是下意識的就將其忽略過去了。

畢竟,就算是自我坦白也不會詳細到把自己每時每秒的經歷都告訴對方,翻譯別族語言時,也不會逐字翻譯過來,肯定會有下意識的語法總結。

這種信息交流過程中所造成的信息流失是最難杜絕的,因為自家不可能要求克恩騎士如同復讀水晶一樣把王室下達命令時所說的話逐字重複一遍。

「原來是這樣,大人目光深遠,遠非老僕所及。」

雖然這些只是切諾伯爵的猜測,但是其真實性已經毋庸置疑了,因為神殿方面的表現已經替福克斯證實了這一點。

老管家可不是愚蠢之輩,梅菲斯特略一提點,他就已經想明白了其中的邏輯關係。神殿計劃的不完全雖然說明了他們對年幼的切諾伯爵有所輕視,但也說明了他們準備計劃時的倉促。

倉促就證明時間不夠,那麼,又是什麼讓他們如此趕時間呢?

按照老管家的推測,要麼是神殿方面對於切諾伯爵加入其中的時間有所要求,要麼就是有什麼變故影響到了他們。

按照下面收集的消息和對方離開時的表現來看,第一種猜測的可能性近乎沒有,那麼,讓他們如此倉促的原因就只剩一個了。

至於這個變故是什麼,恐怕除了已經有所行動的冠軍騎士團外,就再沒有其他的可能了。

能夠讓神殿亂了方寸,顯然,冠軍騎士團的目的絕不像他們所說的那樣簡單。

「不過,老僕不明白的是,神殿方面的目的……」

「神殿方面的目的就是想讓我加入其中,難道你認為他們還有所隱藏?」

「可是我們並不知道他們的打算……」

「你也說了那是『打算』。」梅菲斯特打斷了福克斯的述說,解釋道:「『目的』和『打算』並不能混為一談,『打算』是實現『目的』的手段。」

「這……」

「這不是咬文嚼字,福伯。要知道,一切陰謀和算計都是為了實現其目的,他們之間的關係就像是枝葉和根系。如今,對方的目的我們已經知道了,那麼探究和防備其背後的手段難道還困難嗎?」

「是老僕糊塗了!」福克斯有些懊惱的說道:「大人已經決定不加入神殿了,那麼對方的目的就不可能實現,至於其陷阱和算計,有的是時間弄清!」

「不錯,相比於還未曾被我們摸到根系的冠軍騎士團,神殿方面已經不需要花費太大的精力去防備了。畢竟,他們的身份很尷尬,比不得王室的不擇手段。」

「是,老僕這就下去安排。」

「嗯,去吧。」

福克斯離開以後,書房就陷入到了沉謐之中,梅菲斯特把玩著手中的茶杯,臉色變得越發嚴肅。

雖然嘴上說著無需在意神殿,但是梅菲斯特心裡卻把他們當成了首要防備的目標。畢竟王室再厲害也不會被始祖魔鬼放在眼裡,而強大神力的神就不一樣了。

「我是不是應該慶幸自己的身份沒有暴露?」

梅菲斯特收斂了臉上的嚴肅,嘴角掛起自嘲的笑容。

「啪」

外壁上繪製著荊棘花紋的茶杯被梅菲斯特重重的擲在地上,碎裂的瓷片和溫熱的茶水一起,向著四周飛濺。

年幼的伯爵大人猛的起身,眼睛中有瘋狂的紅芒在閃爍:「我算計過的人類已經多到數不清了,但是還未曾算計過神明呢,既然你已經暴露出了你的**,那麼我也不介意嘗試一番弒神的感覺!」 「嘭」

寬厚的大部頭書籍從白皙的手掌中跌落,重重的摔在木質的地板上,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年輕的伯爵面不改色的再次從面前那堆書籍中抽出一本,聚精會神的快速翻閱著,完全沒有理會掉落在地板上的那本書籍的意思。

片刻后,沒能從中得到自己想要消息的伯爵大人再次把手中的書籍拋出,任由這本看起來有些年頭的古籍砸在地板上。

從地板上那遍布的、各式各樣攤開或合攏的書籍上來看,顯然這位伯爵大人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

時間在「沙沙」的翻書聲中悄然流逝,面前書桌上的那堆數量頗多的書籍也在梅菲斯特持之以恆的丟棄中,盡數落到了地板上。

「第一種可能已經可以排除了。」

身體向後一仰,梅菲斯特有些備懶的靠到椅背上。他忙碌了近一天的時間,終於排除了一種可能。

雖然嘴上說的好似對晨曦之主毫不在意,但是梅菲斯特的心裡並沒有任何的僥倖。對於這位在近古年間強勢崛起的神,他的心裡無比忌憚。

旁人看神的教典與傳說時總是熱血沸騰,彷彿成為神明並不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有的人甚至會在心裡想,如果我也有這麼好的運氣得到古神的神格碎片,那麼我也能成為星界眾神的一員。

對於這樣單純的想法,梅菲斯特向來是不屑一顧的。

流傳於世的關於神明的傳說中,從來不會記載神明得到和融合神格碎片的過程,但是作為有著漫長閱歷的魔鬼,梅菲斯特卻能清晰的感受到隱藏在那微不足道的言語描述中的兇險與血腥。

在現存於世的傳說與教典記錄中,晨曦之主原本只是太陽神殿的一位普普通通的神職人員,因為機緣巧合下通過了太陽神阿蒙隕落前布下的考驗、獲得了其神格碎片,他才藉以點燃神火、成為了一位強大的秩序神明。

所有人都在嚮往獲得晨曦之主的好運與睿智,期盼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和其一樣成為神明。但是,真正有些見識的人都不會相信這個傳說的真實性。

神格碎片怎麼來得?當然是神格破碎時產生的。

那麼問題就來了,阿蒙究竟得有多厲害,才能在神格破碎后還得以生還,甚至還能強撐著布下重重考驗,並把自己的神格碎片做為考驗的獎勵。

大哥你這麼厲害世界意志知道嗎?簡直是身殘志堅的典範啊!

還有,你就這麼把自己的神格碎片當作獎勵真的沒問題?自己用來重鑄神格難道不行,非得尋死?

當然,晨曦之主也沒打算用這種有著邏輯錯誤的傳說去瞞住有心人,這樣的記載只是用來對外宣傳的一種說法,並不是什麼愚昧大眾的手段。

事實上,不止晨曦之主一個人這樣做,所有神的教典記載都是這樣,就像餐飲宣傳手冊上的圖片,完全沒有必要去較這個真。

如果非要找合情合理的記載,那麼也只有《凜冬神典》了。那位性格堅毅的女神對自己獲得神格碎片的過程記載異常合理,但是那種描述卻很難讓人相信它是真的:

是夜,有雙星划天而落、墜於極西。當其時,吾行於冰原,陡然間心有所感,乃攤手望天。星光垂於掌心,其後雙星漸隱,有晶瑩剔透者其二,吾得之,藉以成神。

看人家推的多乾淨。神格碎片怎麼來得?晚上看間流星撿的,還一下子撿倆,這你上哪說理去,找艾歐?

別人或許不會過多的思索神殿中的記載,但是需要積累信息的梅菲斯特並沒有放過。

他仔細研究了一下晨曦神殿對晨曦之主的記載,發現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晨曦之主過去確實是太陽神殿中的祭祀,但是自晨曦之主成神以來,或是說自其得到阿蒙的神格碎片以來,世間就再也沒有了對太陽神殿成員的記載,彷彿他們全部憑空消失了一樣。

而更讓梅菲斯特覺得有趣的是,當年太陽神殿的教皇是一名凝聚了神性的半神。

雖然沒有證據,但是以己度人的梅菲斯特還是覺得自己已經觸摸到了事情的真相,如果他的猜測是正確的,那麼這位晨曦之主絕對沒有教典上描述的那般良善。

隻言片語下透出的濃鬱血腥氣,讓魔鬼都感覺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但是,魔鬼並沒有感到恐懼,反而從靈魂深處傳來了一陣興奮,只有這樣的對手才值得他冒著生命危險去算計,不然,他按部就班的修鍊豈不是更好?

既然想要算計對方,那麼搞清楚對方的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邀請他加入神殿是卡利安主教的目的,但不是晨曦之主的,梅菲斯特現在想要搞清楚的是,這位迫切的想要把自己這具化身攬在麾下的神究竟再打什麼主意。

其實,雖然梅菲斯特給老管家說的那些聽起來很有道理,但事實上它們並不正確,因為他在講述中偷換了概念。

無論是神殿的目的還是冠軍騎士團的目的都已經暴露在明面上,而隱瞞在冠軍騎士團目的下的信息是王室的目的而不是他們的,就像隱藏在神殿目的下的信息才是晨曦之主真正想要得到的一樣。

不過,因為另一方面是神在算計,所以老管家並沒有察覺到梅菲斯特是在偷換概念,而是真的以為神殿暫時不足為慮。

誰會想要與一位強大神力的神明為敵呢?想必有點理智的人都會下意識的把這個念頭驅逐出腦海吧?

而這恰恰就是梅菲斯特想要的,只有把手下都派遣去防備冠軍騎士團,他才好施展自己的手段,不然要是一個不小心在下屬面前暴露了真實身份,那麼這些原本的助力恐怕馬上就會成為他的敵人。

何況,這種算計神明的事情只能由他自己來做,任何人都是信不過的。這與忠誠與否無關,而是人類和神明之間的生命層次差距太大,要是他們不小心泄漏出些許信息,那麼梅菲斯特等人絕對會迎來雷霆打擊。

神明不會發現?憑藉些許信息他們或許推測不出什麼?

笑話!你當預言和時間回溯等能力是用來過家家的嗎?

常年的閱歷讓魔鬼從不心存僥倖,也從不看清任何一個對手,尤其是當這個對手是一位神明的時候。

「沒關係,我有的是耐心。」 劫匪狼君:搶來的嬌妻很摳門 陷入沉思的梅菲斯特喃喃著,彷彿在和一個老朋友面對面的交談:「時間還久,總會有機會收割掉你的靈魂的。當然,在這之前,我得先搞清楚你究竟想從這具身體上得到什麼!」

ps:感謝書友「syiek」的打賞,感謝書友「我會玩23」的打賞,多謝大家的支持。

這些天因為網路的問題都是用手機上傳的,所以對書評區的評論回應的不是很及時。不管怎麼說,要感謝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 冰封海岸的家族都有各自的隱秘,莫爾特家族當然也不例外。

凜冬女神究竟給她的這些信徒們留下了什麼,恐怕除了各個家族的歷任家主以外,就再也沒有其他人知道了。

切諾伯爵是莫爾特家族既定的下任家主,自然有得知和動用這些事物的權利,不過他從未關心過這些,甚至自其成長以來,除了每年的例行祭拜,其他時間就再沒有進入過祖殿。

神明的遺產能讓任何人為之瘋狂,但是這其中肯定不包括切諾,為了雞肋的東西而冒著暴露身份的危險,這樣的蠢事從未在魔鬼的腦海中出現過。

在梅菲斯特想來,切諾這具化身能吸引晨曦之主注意的「點」,只能來自於其本身,如果神明想要從他手裡得到什麼器物,那麼直接出手絕對要比布局算計來得容易。

甚至都不用神明親自動手,晨曦神殿的那位半神級別的選民就能把這件事辦得漂漂亮亮的,恐怕直到其得手,一般人都不可能發現其中的端倪。

當然,梅菲斯特並不是「一般人」,但晨曦之主肯定是不知道這一點的,所以,既然對方選擇了使用懷柔的手段而非暴力,那麼只能說明他們想要的東西是無法用暴力奪取的。

也幸好是這樣,不然,要是晨曦神殿真的秉持神諭直接動手,梅菲斯特也沒有很好的應對方法。

別看實封貴族們一個個叫囂著「君權為上」,那是因為和他們爭鋒的是神殿的祭祀,如果神真的俯身下場,不被逼到一定的程度,他們是不會聯合起來共同抵制的。畢竟,對方和他們可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就像物質大陸上的邪神不少,但是敢公然殺害和審判邪神信徒的實封貴族並不多,即使對方給自己的領地造成了破壞,殺掉對方時也是用某些律法的名義而非宗教的名頭。

哪怕所有人都知道殺戮之神的信徒是一群瘋子,但也沒有哪個貴族敢發表聲明說,領地內一旦發現殺戮之神的信徒就一律絞死。

很簡單,他們害怕惹出對方背後的神明,而神明的力量是凡俗生命難以抵禦的。

和需要貴族幫他們來保持社會形態穩定的秩序神明不同,邪神隨時都會擼袖子下場,甚至連派遣化身去刺殺普通農夫這樣沒品的事情都未必做不出來。

造成這樣差異的緣由就是邪神隸屬於混亂陣營,他們從某些儀式或生物身上直接奪取力量和法則碎片,並不依靠信徒提供的「認可」來幫助其解析規則。所以,社會的安定與否對他們來說毫無意義,貴族們的存在與地位保障也可有可無。

比起某些高階惡魔來說,邪神顯得更加沒有底線。因為他們要時時面對深淵惡魔的進攻,不時還要防備秩序神明的圍剿。

為了更快的提升實力,邪神從不給自己的行為加以限制,在保證不製造社會結構大面積混亂以免徹底激怒秩序神明的同時,他們為了自身的提升可以不擇手段。

要知道,他們不像秩序神明那樣抱團在星界,而是一個個的獨居在無盡虛空之中,對於時時處於惡魔覬覦當中的他們來說,未來永遠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長遠的打算無異於愚蠢的代名詞。

而高階惡魔不同,他們一般不會刻意的去屠殺祭祀者,因為這樣能誘惑更多的人來給他們提供血祭。

畢竟,到了這個層次的他們已經完全脫離「隨時會淪為其他人食物」的境地,遠不像邪神那般朝不保夕。

可哪怕晨曦之主是秩序陣營的神明,也不會以此改變其身為神的本質。

神明畢竟是神明,他們有著無數的手段能從凡人那裡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一切外物,而凡俗的生命只能無可奈何。(好像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所以,能讓神明親自布局算計的切諾,其一定身上一定擁有某種能給晨曦之主帶來助力的「特質」,而這種特質是無法用強制手段奪取的。

最初,梅菲斯特想到的是莫爾特家族的下任繼承者的身份,畢竟他並不清楚自家先祖從女神那裡都繼承了什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