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我不要!」

「皮學者,你一定有什麼辦法可以救救聰的對不對?!」

聽聞這猶如晴天霹靂的可怕消息,駱大小姐瞬間聯想到地下角斗場那來襲的可怖血屍,不由自主的向皮求救道。——這位擁有神異道紋之力的強大學者,肯定有什麼辦法能夠就聰!

不然他根本不必與自己啰嗦那麼多!

「救他?談何容易!」

「不過我看他的轉變過程似乎被這些小東西給打斷了,還可能有些許可能在這片遺迹中找到救治他的方法。」

看著聰那擁有完全自主神智的模樣,皮頓時想的曾經看過的殘缺遺迹石板上,所記載的逆血肉傀儡轉化發生器。——如果這種微型植入式圖騰真的被製造出來的話,那麼它最可能存在的地方,便是腳下這棟遺迹中。

曾經遠古巨城中的最大圖騰製造工廠!

「是這裡嗎?」

「那我們走吧!」

對於恢復身體正常最有執念的聰,二話不說直接走到皮的身前,神情鄭重的盯著一片暈黃的遺迹通道說道。——如果在這裡找不到能夠恢復的希望,那我就埋葬於此!

感受體內已然開始向頭顱發起衝擊,進行緩慢蠶食改造的詭異生命力,聰明白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對!我們跟你一起去!」

「一定要找到拯救聰的方法!」

同樣也繽一齊來到聰身後的駱大小姐,也顧不上飢腸轆轆的食慾衝擊,神情堅定的向皮發出請求。——求萬聖保佑!一定要讓我們在這個遺迹中找到救治聰的藥品!

「嗯,那行,你們就跟著我把。」

「不過記著一定要服從指揮,不然刺激到這座遺迹中殘存的防禦力量,那我們都要死在這裡!」

在決定救聰的時候,皮就打算將吃喝三人組囊括進搜索隊伍中去。——要發掘這種還在運行的遺迹,其實充滿著不可知的巨大風險。

要知道能夠從遠古時代遺留至今,並且還能夠運轉的機關,無不是當初威力最為強大的那一批。

所以需要幾名充作誘餌的隨行者就很有必要。

這座遺迹中發現的任何秘密,都不能夠讓任何人知曉!

看著在自己指揮下步入能量暈霧,身影變得模糊扭曲的吃喝三人組,皮眼中閃過一絲不忍,隨即化作一股堅定。——為了能夠復仇,就算把無辜者牽連進來送死,皮也在所不惜!! 「我……」

「我也不知道,我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面對繽的質疑,聰想了想后還是決定實話實說。——現在他體內暗藏的兩股力量正在糾纏不休,聰也無法確認那股能夠隱隱壓制詭異生命力的力量取勝后,他就能夠恢復正常狀態。

畢竟失去了血脈之力作為依仗的聰,在面對這兩股猶如跗骨之蛆的強勁力量面前,就是砧板上的肉,只能任由它們主宰自己的命運。

「別想了,你現在之所以沒有變成血肉傀儡,也是托那些奇異小飛蟲的福。」

「你現在體內兩股力量正在僵持不下,但是一旦任何一方勝出,對於你來說都是毀滅性的災難!」

眼瞳周圍環繞著銀色道紋圓環的皮,看著聰體內在能量視覺下顯得青黑相間的能量光暈,緩緩將他的結症描述出來。——雖然現在兩股力量因為互相攻伐,而無暇顧及侵佔聰的肉體,但是當它們分出勝負之後,那對於聰這具完全以適應血脈之力為進化方向的身軀來說,只有兩個後果。

一是要麼接受它們的改造,成為類似血肉傀儡一般,被體內異種能量所操控的變異生命。

二是肉體出現強烈排斥反應,細胞無法承受異種能量灌注,全身崩潰而亡!

「皮學者!你剛剛說在這片遺迹中有能夠把聰救回來的方法,對不對?!」

看著似乎對於血肉傀儡非常了解的皮,被繽攔在身後的駱大小姐忽然出聲問道。——與其等待可怕命運的審判,倒不如相信這位皮學者去搏一搏!

畢竟,聰可是因為自己才會變成這種模樣。

「沒錯,如果那種植入式圖騰被製造出來的話,那最大可能,就是儲存在我們眼前這座,從遠古運行至今的圖騰製造廠之內!」

還在想著如何勸說聰的皮,看到駱大小姐堅毅的眼神后,心中一定。——不需要再多說什麼,為了拯救那位少年,眼前這位少女什麼都會去做!

「好,那我們跟你一起進去!!」

「小姐!!」

駱大小姐制止了繽想要說出口的話,拉著她腳步堅定的走到聰身邊,牽起他肌膚蒼白至幾乎透明的手,一同回身面對掛著莫名笑容的皮,三人一體準備迎接任何挑戰!——我駱馨,是絕對不會放棄能夠拯救同伴的任何機會!

「呵呵,真是一段美好的友誼!」

「記住了,在這棟遺迹中有極大的可能還殘留著防禦機關,所以大家一定,一定要聽從指揮!」

看著吃喝三人組之間表露出的真摯感情,皮似乎也因此回想起,曾經那些美好的記憶,神色也隨之變得柔和起來。

在眼中淚光閃爍間,轉身一馬當先帶領著駱馨三人,共同踏入那不停交替變幻的三色能量暈霧之中。

咚咚咚咚!

「大傢伙該起來做事了!!」

伴隨著一陣樹木劇烈搖晃的悶響,綠洲內激起一片小生命驚慌失措的逃跑風潮。

因為身體過度靠累而生生累癱過去的狩獵隊眾人,在聲音響起的第一瞬間,便猛的睜開布滿血絲的雙眼,身形翻滾躍起間,手掌同時握住各自身上綁縛的武器,在眨眼間便完成所有戰鬥準備,隨時可以發出強橫一擊!——自從昨天起,被袁山隨時隨地、不分時間地點的突擊給搞得狼狽異常后,狩獵隊眾人已然在不知不覺間,被密集的襲擊養成了深入肌肉記憶的反擊反射弧!

能夠在自我意識還未作出應對之時,憑藉軀體的自我保護機製作出閃避或攻擊動作。

「啊啊!!!你有完沒完啊!!」

在一連串肌肉劇烈運動而引發昨天的傷勢后,狩獵隊眾人才在痛得齜牙咧嘴間,看到面帶笑容的袁山雙手交叉抱在胸前,站在一顆綠洲植物頂端,一臉欣慰的看著他們。——看來這群流亡者的潛力比我想象中還要強,似乎特訓還能夠再加強一些?

「怎麼?你們有意見?!」

看著手下這群胸中充滿怒火的隊員們,高高在上的袁山露出一絲哂笑,摸出那顆超遠距離通訊蟲石,在手中輕輕拋動著。

「呼!知道了。」

看到這代表族群生命希望的聯絡蟲石出現后,狩獵隊眾人頓時像澆了一盆冷水一樣怒火頓消,無奈的拉扯著遍體鱗傷的身軀,勉力一步一步挪到袁山站立的植株下。——要知道昨天狩獵隊眾人,可是在半天都時間裡整整獵殺了十頭岩蜥!

鑽石總裁 是平常狩獵強度的數十倍!

而這種恐怖獵殺頻率,也導致狩獵隊全員所受傷害來不及恢復,就連只躲在相對安全的後方,專門負責超能要素收集的禰,都因為出入岩蜥屍體過多,來不及祛除那有皮膚滲入體內的異種能量,而導致全身皮膚潰爛百分之三十!

更別說其餘負責正面搏殺行動的隊員們了,當袁山宣布狩獵結束的時候,他們甚至都已經無法自主控制僵硬的身軀,全是靠著袁山一個一個揉散肌肉內聚集過量的代謝物后,才能躺下休息。

「吶,既然都起來了,一人一份!」

「快點調整好狀態,準備迎接接下來的瘋狂狩獵!」

表面冷酷無情的袁山,其實已經整整一夜未睡。

為了能夠保證手下隊員們擁有足夠時間恢復身體,袁山可是在一晚上的時間中狂奔了數百公里,甚至連昨天故意正面硬剛岩蜥,得到數十次強化的身軀,都傳出那不堪重負的聲響。——那是由於骨骼無法承受過於強大的筋肉壓迫,而發生變形時出現的脆響!

「這,這個是高能補充劑?!還有通用創傷葯?!」

「天吶!甚至還有傳說中的駱氏回血丸?!!」

「真是太好了!!」

本來臉色不愉的狩獵隊眾人將那個巴掌大小的包裹打開后,頓時被裡面極為珍貴,並且價值高昂的補給物資給驚到了!

要知道向駱氏回血丸這種藥品,就算是在蜥鎮之中也只有駱氏商館有少量供應,而到了這混沌沙漠深處的貧瘠之地中,更是珍惜異常。

就算是在物資置換基地中也不過才儲藏了數十枚,如果不是擁有塢管事的特別照應,就憑袁山手上那十枚岩蜥要素,估計連看都看不到,更別說還搭上了各種能夠快速恢復和補充能量的濃縮物資了。

「等等!你拿狩獵貢獻換了這些藥品,那我們族群今天怎麼辦?!」

「她們吃什麼?!!」

就在狩獵隊眾人憧憬著這些稀有藥品在體內飛速流動,快速修復自己身上各種傷口之時。唯一不受情緒干擾,猶如人形機械一般擁有絕對冷靜的蕪,直視著袁山得意的面容詢問道。——在駱氏商會頒發的流亡族群管理守則中,明文規定所有受到庇護群流亡族群只能夠獲得足夠當天食用的物資,而第二天的食物補給,則是需要本族狩獵者利用狩獵貢獻換取。

換而言之,也就是說袁山將他們所有狩獵貢獻換成這些補給品后,那他們期望獲得食物的族群中的家人,今天就得挨餓!

「哈哈,這個就不必你來操心了!」

「我已經說過狩獵隊所有事情,現在都由我來安排!像這種莫名的質疑,我不希望有下次!!」

對於蕪這種公然挑釁自己權威的行為,袁山自然不可能容忍,在狠狠警告過蕪之後,才轉而對著陡然色變的手下隊員們說道:「我已經申請了優秀族群標識挑戰,在挑戰完成之前,你們自身所在流亡族群會獲得與商會成員等同的待遇!」

「也就是說,在這半個月之內,你們家人每一天都能夠敞開肚皮,吃個飽!!」

對於這種能夠影響自己計劃的問題,袁山早就做好最佳預案。——駱氏商會作為控制著成千上萬流亡族群的大型勢力,自然不可能只會擁有最低級、效率最低的壓榨制度。

優秀族群標識,便是商會用以獎勵對於商會擁有重大貢獻的流亡族群,將其身份待遇提升至普通商會成員等同的超級獎勵!

也就是說,一旦流亡族群獲得了優秀族群標識,也就代表著他們從此不再是奴隸!而是擁有商會承諾申購萬聖血脈石板的人!

一群擁有普通部族族人所有權利,能夠自由行走於部族大地的人! 「優秀族群標識挑戰?!!」

「你說的是真的嗎?!!」

聽到袁山宣布的這個驚天喜訊,狩獵隊眾人反而一臉平靜,至多帶著些許驚訝相視一眼,最後還是由帶著莫名神情的青出聲詢問道。——自從投身駱氏商會的第一天起,每一個流亡族群都奢望能夠獲得商會的承認!

但是優秀族群標識挑戰的發起條件,所需貢獻量的多少等等,都沒有一個明確的認定。

所以至商會成立至今的數十年間,也不過才有區區幾個幸運兒,能夠獲得這場來之不易的蛻變挑戰!

而狩獵隊眾人所在流亡族群,則真正可以說是被處於商會最底層,比其餘同樣流亡族群更為低下的一群人!!

不但自身需要在混沌沙漠的險惡環境中掙扎求生,而且自身族群同樣窩居漫漫黃沙之下的地洞內苟活。為了能夠獲得些許能夠填飽肚子的食物,這群生活環境極為惡劣的流亡者,甚至專門發掘出一種被稱之為褐粉的可怖食物。

也就是將族人糞便統一收集在一個容器中,通過挖取其中由蠅蟲產卵發育出的肥大蛆蟲,晒乾磨粉後作為一種擁有食用后,有可能換上痢疾危險性的應急食品。

所以說,狩獵隊眾人根本不相信自己有資格獲得商會的承認!

如果不是內心深處抱著一絲希望,青甚至不會問出這一句話。

「哈哈,你認為我會拿如此重要的事情開玩笑嗎?」

「記住了,想要完成優秀族群標識挑戰,把你們族群重新恢復身份,就必須聽從我的一切命令!」

看著手下隊員們那不可置信又略帶希翼的神情,袁山不由一樂,語氣卻堅定無比的回答道。——要知道像這種能夠改變命運的挑戰,可不是簡單的去拚命,就能夠達成的艱巨而複雜的特殊任務。

就算這次族群挑戰因為塢管事利用地方最高管事的身份,降低了挑戰難度,但是就狩獵隊現在的情況來看,卻遠遠無法達到商會內部最低條件,更別說完成這場艱難任務了。

所以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袁山不但要組織隊員們瘋狂狩獵(同時發掘潛能),還要在這次的滅王之戰中擁有重大戰功的表現,才能夠達到勉強及格線!

「沒問題!」

「哈哈,我一定聽袁老大的話!上刀山下火海絕不皺一下眉頭!」

「我的命交給你了。」…………

發現自己族群真的獲得挑戰資格后,狩獵隊眾人頓時歡呼沸騰起來,手牽手圍繞袁山熱烈獻上代表最高敬意的舞蹈后,紛紛附身趴下,向袁山獻出了自己的忠誠!——對於這群為了族人而在混沌沙漠中奮力搏殺的人來說,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比自己族群重要!

既然袁山永久的解決了他們的後顧之憂,那他們自然而然的將對於族群的責任轉化為對於袁山的感恩之心!

「別動!對就是你!」

「慢慢的,一定要慢慢的將腳尖收回來!」

皮帶領下的吃喝三人組一行人,在能量暈霧中安靜前行了一刻鐘后,終於穿過狹長的通道,步入一間巨大的石制大廳之內。

這是一間內部沒有任何物品,極為乾淨整潔的詭異房間,在天花板明暗不定能量蠟燭虛影發出的柔和光芒下,繽保持著踏出半隻腳的身形,雙手拚命往後翻扯,神情僵硬的奮力將幾乎碰到前方地磚的腳尖用力收回。——那是一個處於待髮狀態的壓力陷阱,只要感受到些許垂直重力,便會激發藏在地下的道紋烈焰陷阱,將觸發者燒為灰燼!

「呼!好了,到這個地方你們一定要記住我的步伐,千萬不能踏錯了!」

根據從上一份遺迹中記憶下來的圖紙,皮眼中所看到的世界則完全不同,這些看似平靜的黑白地磚下,實則暗藏殺機,雖然由於年歲太久大部分陷阱都已經失效,但是皮可不敢拿繽的命去賭!——畢竟這個遠古遺迹隱藏的玄妙太多,一旦出現些許變動便會發生連鎖反應,到時候就算擁有圖紙的皮,也難以逃出被完全激活的防禦圈。

「記住千萬別再私自行動了!不然我們都要死在這裡!」

「看著我的步伐,一定不能踏錯!」

看著吃喝三人組心有戚戚的模樣,皮不放心的再次叮囑一遍后,才小心的探出腳尖,跨越三塊黑色地磚踩在一塊雕著雲紋的白磚之上。——根據那張被稱之為卦陣的講解圖紙所說,要通過這片八門遁甲卦陣,就必須按照圖紙內滑出的特定步伐和頻率,在極短的時間快速踩踏目標地磚,通過透入其中的一定力道,將這個節點控制範圍內的陷阱能量管道暫時截斷,從而能夠安全通過。

「前三,重踏三下,左五,躍起用半隻腳掌輕點七次,右一,雙手倒立……」

隨著皮在地磚上快速運動間,那詳細的發力方法和躍動頻率同時從其口中吐出,緊跟著的吃喝三人組才勉強跟上他的節奏,好似表演雜技一般以眼花繚亂的步伐和奇特動作,有驚無險的跨過了這個折騰人的大廳,進入一個巨大地下溶洞之中。——這是一個類似地下水脈一般廣闊的地下空間,在河內流淌的則是一汪泛著幽藍光芒的奇異液體,將濕潤的洞壁上的青苔都染上一層藍暈。

「怎麼回事?!不可能!這裡不可能是這個樣子!!」

「不對!不對!一定出現了什麼變故!」

看著溶洞完全是自然形成的歲月痕迹,皮推翻了自己對於這裡可能遭遇襲擊的猜想,不由皺著眉頭回想自己一路上的探索過程中,是否誤讀了對於這個超級卦陣的解釋。——在排除所有可能后,也只有自己一路上的破解方向出現失誤這唯一的原因了!

作為遠古血脈部族的核心力量之一,道紋所擁有的神妙力量,絕不是現今遺失傳承的後裔們,所能夠揣測清楚的。

失去了對於道紋運用方式最高體現卦的組成方式后,皮只能通過對於局部的道環分析,從而反推整個卦陣的整體,出現些許錯誤再也平常不過。

但是就算卦陣反推方向出現失誤,但是圖紙上記錄的刻痕總不可能發生謬誤,這裡絕對是地圖所指的圖騰製造廠所在地才對!

「啊!皮學者你快看,這些是什麼東西?!」

就在皮四處巡視,試圖找出些許圖騰製造廠存在的痕迹之時,一圈幽藍光芒形成的方塊字元卻猛然從聰身邊顯現,好似某種禁錮一般將聰四肢牢牢捆死,將其強行掰成一個仰頭看天,四肢攤開的大字形狀。——這是遠古時期,血脈部族對於行刑者施以的祭天捆綁方式。

「嗯?!榮耀之刑?!」

從思考中驚醒的皮看著聰那怪異的身形模樣,不由眼中神光閃爍的半蹲下來,仔細端詳起那道紋鎖鏈上代表的內容。——要知道榮耀之刑可不是普通的血脈族人能夠享受到的至高刑罰,只有那些擁有與道紋極度契合體質的背叛者,才能夠讓部族運用這種硬生生從靈魂中,剝離道紋本源融合核心的可怖死刑!

如果非要將這種刑罰遭受的痛楚程度設定一個度量的話,那就是千刀萬剮的一千倍!

並且還是完全清醒,一直感受無限痛苦直到靈魂凋零!

也是被遠古血脈部族譽為勇者之刑!

只有真正意志堅定的勇士,才能夠支撐自己的理智不被可怖痛苦逼瘋! 「大人,在往前就進入草城範圍了,您看我們是不是該回防了?」

在草城那座巨大的白玉石界碑邊上,來自蜥鎮駐軍中最精銳的偵查三五小隊,正忙碌著給跨越了數千公里距離的飛蠅獸清洗身上的汗漿,補充水分和高能獸糧。——在昆族之中每一個城鎮駐軍,其巡防執法範圍只限於本城鎮管轄區域。

如果在沒有接到上級調令的情況下,隨意進行跨區域行動會有很大的可能,被本地駐軍當作流寇處理!

畢竟在部族現在這種大體和平的時期中,軍功可是極為珍貴的高昂功勛,除了進入那幾個可怕的戰區獲取外,也就只有剿滅『盜賊團』這一個途徑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