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用了……」雖然嘴上客套著,但葉皓軒還是報出了自己的電話,有美女相邀,何樂不為。

「好了……」夏寸心存下葉皓軒的電話,微微一笑:「我今天趁禮拜天找點兼職,先忙去了,回見……」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葉皓軒有些失神,他感覺自己有些太博愛了,明明身邊已經有好幾名紅顏知己了,但見到有些女孩還是忍不住去多看幾眼。

「葉,我聞到了一股荷爾蒙的味道,是你的嗎?」看著他失神的樣子,艾莉嬌笑道。 距離紅山郡第一次攻擊,已經兩個月過去了,在這兩個月里,紅山郡的大軍沒有任何動作,似乎打算就這樣一直呆下去一般。

只不過誰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此時的平靜預示著下一次的攻擊將會更加猛烈,戰鬥將會更加慘烈,而隕落的修鍊者亦將更多。

無論是紅山郡的大軍還是武靈郡的守城之人,均都意識到這一點,因此,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充滿憂慮,也正因此,每一個人都在拚命的修鍊著,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以期在下一場戰鬥中能夠斬殺更多的敵人。

在這兩個月里,紅山郡的入侵大軍並非完全是沒事做,第一次進攻不順后,各個攻擊隊伍的領頭人,便迅速集中在一起,商量對策,而後不久,在各種指令下,紅山郡的入侵大軍一部分人和攻城器械開始了緊張而忙碌的調動。

當然,這樣的調動是避開武靈郡的探查的,都是在隱蔽的進行著。如此,足足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各種調動方才停了下來,而此時,所有的修鍊者亦已完全休整完畢。

於是,在這種情況下,第二次進攻的命令下達了。

八個衛城,八個方向,八支隊伍,紅山郡的第二次進攻似乎與上一次並沒有什麼兩樣,仍舊是分兵襲擊,同時進攻,只是在各個方向的人數上,似乎有些不同。

武靈郡雲、霧二城外,八個衛城在各大宗派、家族戰將境強者的帶領下,做好了再次迎戰的準備,所有人都神色嚴峻,這一次的戰鬥將會更加慘烈!死亡的人數將會更多!

但同樣的,只要頂住這一次的攻擊,那麼,至少在接下來的數月時間甚至數年內,紅山郡都可能不會再組織起進攻了。

因此,這一戰至關重要!勝,則可守住家園,敗,則需受人凌辱!

八個衛城的警報響起,所有守城的修鍊者全部來到城牆上,等待著敵方的大軍!

杜風帶著許家眾人來到一號衛城的城牆上時,已經有不少修鍊者在城牆上,或坐或站,在沉默地等待著敵人的到來。

對許子木低聲交代了幾句后,杜風便進了那最大的角樓。

角樓大殿里,禹家兄弟二人已經就座,旁邊的十餘張凳子還空著兩三張。與禹家兄弟二人打過招呼之後,杜風便在自己的座位上落座,靜靜等待著另外的幾名高級戰士。

沒過多久,所有的高級戰士便全部到齊。

禹風抬頭看了眾人一眼,道:「紅山郡的第二次進攻開始了,預計數個時辰后將會開始!諸位可都做好準備了嗎?」

柳家老者及其他人均是高聲道:「我等均已準備好迎戰了!」聲音甚是高昂!

禹風哈哈一笑,「好!老夫兄弟二人及禹家族人休身養性兩個月,亦是等得不耐煩了,盼著他們早日到來,好再次教訓教訓他們,讓倉們知道我武靈郡修鍊者的厲害!」

柳家老者微微有些遲疑,問道:「禹長老,不知此番迎戰,九玄天罡大陣是否啟用?還有那些青銅傀儡是否動用?」

禹風略一沉吟,聲音一沉,「此番老夫已有安排,必要時會出動的!」

柳家老者臉色肅穆,點了點頭。

禹風道:「此番迎戰,各位道友的任務仍舊同上次一樣,望諸位同心儘力,守住衛城!」

眾高級戰士齊聲道:「我等誓死保護衛城!」

禹風起身,緩緩彎下身子,對著眾人行禮,「拜託各位了!」

眾人見狀,趕緊起身回禮,禹風頭一抬,道:「諸位隨我到城牆上去!」說完,率先出了大殿!

來到城牆上,禹風環視四周,高聲道:「一號衛城的守護者們!」他的聲音以靈力發出,整個衛城全部聽得見,此話一出,所有人均是停下手中的動作,齊齊望向禹風所在方向,凝神傾聽!

「兩個多月前,紅山郡入侵我郡,但是在我們的堅守下,他們無功而返。雖然我們付出代價,一些道友隕落了,但同樣,敵人亦是好不到哪兒去,在大家的奮勇殺敵下,我們擊退了他們!」

「如今,他們又來了!第二次發起進攻了!但是,我們會讓得逞嗎?」

所有人齊聲高呼「不!不會!」

「是的!我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禹風略微點了點頭,繼續道:「因為這裡是我們的家園,後面有我們的親人和朋友,他們需要我們保護,若是我們守不住,敵人就會踏過我們的屍體,去往我們的家園,凌辱我們的家人,你們願意嗎?」

禹風的聲音激昂,而衛城內的數千修鍊者更是齊聲高呼「不!不願意!」數千人齊聲回答,聲音震天!

「是的,我們當然不願意!那怎麼辦?只有一個字,殺!我們要殺得他們人仰馬翻,殺得他們膽顫心驚!這一次,我們不僅僅是要讓他們無功,更要讓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要讓他們乘興而來,敗興而返,不但要殺得他們肉疼,更要讓他們心疼!你們有信心嗎?」禹風高呼著。

「有!」數千修鍊者再次齊聲呼喊著!其情激昂,其聲震天,其勢如虹!

這是一號衛城數千修鍊者共同的心聲,他們是為了守護家園而戰,這一戰,只能勝,不能敗!

「去吧!去好好地準備吧,準備迎接我們的敵人,讓我們把這些入侵者趕出我們的家園吧!」禹風最後道。

於是,一號衛城內所有的修鍊者們繼續行動起來,奔赴各自的崗位,做著手頭上的工作。

聽著禹風的這一番話,看著一號衛城內數千修鍊者被調動起來的激情,杜風不由得笑了笑,不得不說,這禹風在鼓舞人心這方面,還是有些道道。

畢竟是活了兩百多年的老傢伙,一番話便將眾人的心凝聚到一起,無形中增加了不少戰力!

禹風亦是微微一笑,輕聲道:「這一次,定要紅山郡知道我武靈郡的厲害,不是他們可以隨便征服的!」聲音雖小,但語氣卻是無比的堅定!

杜風身為外人,亦是不由得有些動容,他的感覺自然沒有武靈郡之人深刻,不過見到剛才那一幕,對於這一場大戰的態度,亦是起了微妙的變化。更何況,武靈郡背後就是他的家鄉南靈郡了!杜風的眼中閃過一道凌厲之色!

。 「呃……你多想了。」葉皓軒苦笑。

8點半,來自全國各地的中醫名家陸續到場,除了這些中醫名家之外,還有清源各個院校的學生以及一些來自各個醫院的醫生,只是這些只有坐在下面旁聽的份。

台上的九名白髮蒼蒼的老中醫,才是真正的主角。

這九人中,有八名是來自中醫八大流派的傳人,分別代表中醫八大流派,其實最值得一提的是台正中央那名七十多歲的老中醫。

這名老中醫就是名聲極為響亮的神醫袁正南,袁正南從小學習中醫,對醫道方面有著獨特的見解,甚至可以說他可以獨創一個流派都不為過。

這八名老中醫是這次交流會的主事人,而來自各地的那些醫生逐一上台發表自己在醫學上的見解以及論文。

一個小時內,先後有八名在國內赫赫有名的中醫發表了論文演講,博得滿堂喝彩。

艾莉津津有味的聽著,雖然有些專業術語她不太懂,但她認真的做下筆記,打算以後請教葉皓軒。

只是越聽,葉皓軒的神色越冷。

「艾莉,我們走吧,這個交流會已經沒必要呆下去了。」葉皓軒嘆息道。

「怎麼了葉?我感覺挺好的,有什麼問題嗎?」艾莉不解的問。

「一群沽名釣譽之徒,也敢在這裡侃侃而淡,他們這群人,是在侮辱中醫。」葉皓軒說著站了起來。

他的聲音比較大,而禮堂現在安靜無比,葉皓軒坐的又比較靠前,他這一聲,登時把禮堂中所有的目光吸引了過來。

「這年輕人是誰,來搗亂的嗎?」台上一名老中醫眉頭一皺道。

「我看八成是想炒作自己吧。」另外一名流派的代表冷笑道。

「你是誰,這次交流會頗有深意,是發揚中醫的精神,你一個年輕人,憑什麼在這裡說我們是鈷名釣譽?」

正在台上一板一眼的念著演講稿的那名中醫的臉色不好看了起來。

「我可以明確的告訴在坐喜歡中醫的各位,大家與其在這裡聽這些人照著演講稿念,還不如回家多看幾本醫書,也好過在這裡浪費時間。」葉皓軒冷笑道。

「年輕人,你有什麼不同的見解嗎?」袁正南微微的笑道。

「當然有,我可以說幾句,講講我的見解嗎?」

「當然可以。」

葉皓軒回復到演講台附近,掃視了一周,然後沉聲說:「有人聽說過,陰陽顛行,五氣沸騰這種說法嗎?」

台上黑壓壓的人群明顯的猶豫了一下,就在最前面的兩排,那些打算上台演講的來自各地的中醫群中,稀稀落落的舉起了手。

葉皓軒向著最前面一名舉手的中年人說:「你,能給我解釋一下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嗎?」

那人明顯的腦袋一縮,然後搖頭道:「我只是聽人提起過,但我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當然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因為中醫裡面根本沒有這種說法,剛才我不過是胡亂編一個學術名詞,竟然有人相信?」

一瞬間,當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到那中年人身上,那中年人真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下去,而另外舉手的幾人也覺得老臉發紅。

「剛才那名劉正恩先生,念的演講稿是抄襲啟名先生的『中醫哲學基礎吧』」

「之前一位王宏亮先生,所念的演講稿『論中醫五行』也是抄襲『五行基礎規律』裡面的東西吧。」

「在上一位的同志,你念的是易經裡面的東西吧。」

葉皓軒每說一句,台上的八名主事人臉上便紅了一分。

「我來參加這次交流會,是想見識一個中醫的獨到之處,而不是聽你們在這裡拿著別人的東西侃侃而淡,如果真是那樣,我還不如回家去看醫書,也比這有意義。」

葉皓軒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凡剛上台的幾人臉上皆是火辣辣的,幾乎要找一個地縫鑽下去。

「所以我說你們一句沽名釣譽,還算是抬舉你們了。」葉皓軒冷笑道「中醫式微,原因在哪裡?全是因為國人的不爭氣,想要振興中醫,不是耍耍嘴皮子,而是拿出實際行動來。」

「我的話說完了,總之以後,象這種交流會,我是不會在來參加的。」葉皓軒一聲冷笑,轉身就要走。

「年輕人,說的好。」袁正南站起來,鼓起了掌。

而主席台上餘下的來自各個流派的傳人也跟著鼓起掌來。

掌聲停止,袁正南清清嗓子說:「其實剛才這位年輕人所指出來各種抄襲,我都知道,甚至有一位醫生拿出的論文還是當初我發表在醫學報刊上的一篇論文,除了改了下名字,內容幾乎是一字不差。」

「不僅是我看出來了,我相信在主席台上的八人都聽出來了,但大家都沒有說,為什麼?因為中醫沒落,國人的中醫,其實不過是古代醫術的皮毛,在這裡狗延殘喘。我今天原本很失望,但因為有這名年輕人的出現,我感覺很欣慰,至少,有這年輕人的出現,中醫,不會後繼無人。」

「袁老先生,你的話太重了,我受不起。」葉皓軒搖頭道。

「你受的起,既然今天你來到這裡,那說明你自身有一定的中醫基礎,不知道你有沒有考取中醫資格證?」

「我目前只有西醫資格證書,沒有中醫的。」葉皓軒搖搖頭道。

「這樣,我們這裡為了今天的交流會,來了有十名來自全國各地身患重病求醫無門的病人,我就憑這點考驗你的醫術,如果你能通過我的考驗,我就拉下這張臉,親自去為你辦一張中醫師證,你看怎麼樣。」

袁正南的話一出口,整個禮堂都沸騰了,要知道袁正南於醫道之上的造詣極深,能讓他親自口說出這樣的話,那說明他對這年輕人極為看好。 數個時辰之後,紅山郡的入侵大軍出現在了武靈郡眾人的眼中。

同上次一樣,空中數十艘戰船,地面數千人的隊伍,以及後面數十架的大型攻城器械!

當隊伍行至距離一號衛城城牆五六里遠時,停了下來。黃炳、洪炎、陰雨三人的身影出現在巨型戰船上。

這一次,三人沒來再飛至城牆跟前,而是就在戰船上不動,黃炳冷漠的眼神看著禹風,冷聲道:「禹風,此番我紅山郡傾盡全郡之力而來,必然要將你這個小小的衛城擊破,你可準備好道消身隕了嗎?」

黃炳的聲音以靈力傳出,無論是紅山郡眾人,還是衛城上的守城之人,無不聽得清清楚楚!紅山郡的數千名修鍊者均是神情一振,情緒高漲!

禹風哈哈大笑,「黃炳,上次你們無功而返,這次的結局還會是一樣的,甚至會更慘,你信嗎?」

黃炳臉色陰沉,「不要以為能夠擋住我們三名戰將境的強者,就可以守住這個小小的衛城,這一次你會看到我紅山郡真正的力量的!」

禹風亦是臉色一變,冷冷道:「是嗎,這一次你也同樣會看到我武靈郡修鍊者的實力與勇氣,見識到我們的決心與毅力,領教到我們的堅守與反擊!」

見到無法在對話中對武靈郡眾人造成士氣的打擊,黃炳當即臉色一寒,「那就以實力見真章吧!」緊接著,體內法力運轉,高聲道:「紅山郡的兒郎們,進攻!」

此話以其全身靈力發出,傳遍整個紅山郡的修鍊者大軍,聲音久久不散!頓時,空中與地面紛紛行動起來。

空中的戰船原本就已經排好隊,此時便緩緩前行,在距離衛城城牆大約五里時,停了下來,掉轉方向,橫向對著衛城,緊接著從戰船的船身上伸出數一根長長的管柱,一陣靈紋在管柱上閃爍,一股龐大的威壓與能量在管內醞釀著。

片刻后,轟的數聲巨響,便見一道道刺眼的光芒從粗壯的管柱中噴涌而出,激射前方,這些強光在前行過程中迅速靠近,在距離城牆裡許左右時,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更加粗壯的光束,轟在衛城的城牆上。

一陣地動山搖般的劇烈晃動,一號衛城被擊中的城牆部分出現一個大洞,見此情景,衛城上的守城之人紛紛色變,這一擊的威力比之上一次更強了幾分。

須知,衛城的城牆用的乃是堅硬無比的巨石砌成,更兼有護城法陣的加固下,就算是一般的戰將境強者,亦是無法撼動分毫,而剛才這強光一擊,便轟出一個大洞,可見其威力之巨了。

紅山郡眾多修鍊者見狀,均是大聲歡呼,情緒更加高漲,地面上的攻城器械此時亦是被人從後面推至前方,展開了攻擊。

拋石機紛紛將一塊塊熊熊燃燒著的巨石拋向城牆,磨盤狀的大圓盤,噴出巨大的火焰,形成火海,高台狀的器械上,噴出的青光緩緩融解著護城法陣。

眼見敵方已經全面動手了,禹風亦是下令開始反擊。

於是,巨型弓弩射出一支支巨箭,數座角樓露出了其下的金黃色管子,開始噴射出刺目的強光。衛城展開了反擊!

一時間,整個衛城城牆範圍內,刺目的光芒不時閃過,箭矢破空之聲不時響起,巨大的轟鳴聲爆炸聲不絕於耳,人員的慘叫聲同樣不斷在耳邊迴響著。

衛城的城牆在紅山郡空中戰船的強力攻擊下,終於出現了破損,雖然有著各種防護法陣,但卻依然頂不住那威力巨大的光束攻擊。

當然,紅山郡亦是付出了數艘戰船被摧毀的代價,這才將衛城的城牆轟出一個大洞,城內的情況展現在紅山郡修鍊者眾人的眼前。

見此情景,紅山郡眾人士氣大漲,高聲歡呼,而衛城城牆上的眾人卻不由得臉色一白,一名高級戰士急聲道:「禹長老,敵人已經攻破城牆了,怎麼辦?」

禹風淡淡道:「放心吧,他們暫時還進不來的!」

那人一怔,這城牆都已經破了,敵人馬上就要從那個巨洞攻進來了,不知禹風為何還這樣說。

就在此時,整個衛城上空光線一暗,一股強大的威壓從地面升騰而起,將整個衛城籠罩在內。在這股威壓之下,就算是戰將境的強者都不由得為之心顫,更不要說戰士境以下了。

隨著這股強大威壓的出現,一股淡藍色的波紋從衛城中心的地面下迅速朝著四周擴散,頃刻間便覆蓋整個衛城,再沿著城牆升空,在衛城的上方形成一個巨大的防護罩!

這個強大的護城法陣出現后,紅山郡的那些器械以及空中戰船的所有攻擊,再一次落在了衛城的城牆和上空的防護法陣。但是,與之前完全不同的情況出現了。

只見從十餘艘空中戰船上發出的強光束擊中這護城大陣后,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響起,緊接著衛城上空的護城大陣一陣靈光流轉,便將光束頂住,片刻后,光束消失,衛城紋絲不動。

從拋石機上飛來的冒著熊熊烈炎的巨石擊中城牆后,砰地一聲被彈回去了,磨盤狀的大圓盤噴出的烈火亦是落在城牆的外面,在地面上燃燒起來。

衛城上的眾人見狀,無不歡呼,而紅山郡眾人則是臉色一白。

「九玄天罡大陣!」禹風身旁的幾名高級戰士倒吸口氣,脫口而出!

「不錯!正是此陣!」禹風微微一笑。

那名柳家老者驚道:「原來禹長老早已將此陣開啟了!」話音一頓,疑惑道:「不過,在下聽聞此陣的運轉,需要……」

「嗯!正如你所知道的一般,此大陣的運轉所需的確龐大,因此,並不是所有的衛城均能運轉此陣!此番大戰,也只有一半的衛城具備運轉此陣的力量!」禹風聲音低沉有力。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