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是有皇甫太醫嗎?」

「皇甫太醫不知道去了哪裡,老奴沒得辦法才來這裡。」

為了找澋煜公子,他可是跑了質子府然後才到這裡,可把他累壞了。

「澋煜公子還請速速跟老奴進宮吧。」

澋煜點頭,就這樣跟著李公公走了。

儀妃娘娘的宮殿中,氣氛很是壓抑。

https://ptt9.com/115855/ 「皇甫太醫怎麼還沒來?」皇上發火了。

侍女們一個個不敢吭聲,生怕皇上的怒火發在她們你身上。

就在皇上要動怒殺人的時候,李公公帶著澋煜進來了。

皇上一看到澋煜便身過去。

「快給朕看看儀妃怎麼樣了。」

澋煜過去先是翻開儀妃眼皮查看,然後診脈。

診完脈后他拿出隕針在儀妃虎口處扎了一針。

「娘娘醒了。」侍女欣喜。

皇上也看到了,連忙上前詢問。

「儀妃,你感覺如何?」

「臣妾頭有點暈。」

「這就是長久卧床的後遺症,先每天走半個時辰,感覺不舒服就坐下休息休息,別過於強求。」

儀妃娘娘聽完點了點頭,本來侍女勸說過,可她害怕中風或則癱瘓,更加害怕死,所以忍著不適繼續走,沒想到暈了過去。

「我先給娘娘你扎兩針。」

「好。」

一旁的皇上看著澋煜變戲法似的出現在手中的黑色針,探究的目光掃視著澋煜,並未發現什麼放針的東西。

他轉頭問李公公:「皇甫太醫為何沒有來?」

「回皇上,老奴找不到皇甫太醫。」

北冥鳩聽完李公公的話,眉頭一皺,臉拉下來一半。

「這皇甫雲,平時不是在家裡的嗎?怎麼今天就找不到人了?」

澋煜知道為什麼今天找不到皇甫雲,但他看的告訴皇上。

都市之寵物培育大師 給儀妃扎完兩針后,他便轉身,打算離開了。

皇上見此,叫住了他。

「不如你就住在這宮殿里,來回跑怪麻煩。」

「不麻煩。」

皇上見他這樣,也就不勸說了。倒是儀妃,她開口挽留。

「澋煜公子莫非是嫌棄我這宮殿?」

「並不是。」

「那為何不願意住在這裡?」

「不喜歡皇宮。」

他這話沒毛病,儀妃看著皇上,皇上見澋煜這樣,也沒有多說。

「既然不喜歡在皇宮中,那就算了。李公公,送澋煜公子回去。」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了,李公公來回跑怪累。」

李公公一聽這話,感覺心裡暖暖的,還是澋煜公子知道心疼他呀。

皇上瞥了李公公一眼,李公公當即便道:「不累,老奴一點也不累。」

「既然如此,那就有勞李公公了。」澋煜唇角上揚,壞壞的笑了一下,雙手背在背後便跨出了儀妃的宮殿。

李公公淚奔跟著,他覺得自己以後的日子都會很勞累,可憐他一把年紀了,還要如此被折騰。

走出儀妃娘娘的宮殿,又遇到了七公主北冥馨。

北冥馨看到澋煜便瞪著眼睛。

「上午是不是你對本公主做了手腳?」

「不明白公主說的是什麼意思。」

北冥馨見他不僅不行禮還不承認,頓時惱了,揚起手就往他臉抽下去。

李公公驚得立即過去擋住。

「七公主使不得呀。」

「怎麼就使不得了?」北冥馨氣惱,然後說:「他不給本公主行禮,本公主教訓他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七公主,皇上已經給了澋煜公子不向任何人行禮的特權,即便是在皇上面前也不用行禮,所以七公主切莫胡鬧。」

北冥馨聽完,眼睛瞪得更加大了,不滿的道:「那他豈不是能騎在本公主頭上了?他憑什麼有這樣的特權?」

北冥馨越想越氣,她恨不得把眼前一臉淡容的澋煜掐死。

「上午是不是你對本公主做了手腳?」

見北冥馨再次詢問,澋煜也懶得否認直接承認了,而且還挑釁她。

「是又如何?」

「果然是你,你們把他給我帶走。」北冥馨對侍女吩咐。

「這是在做什麼?」

皇上聽到外面吵鬧的聲音出來,沒想到看到自己疼愛的七公主北冥馨再為難澋煜,頓時沉下臉。

北冥馨見父皇來了,立即跑過去告狀。

「父皇,他對馨兒下毒。」

「下毒?」北冥鳩不信的看著女兒。

「嗯。」北冥馨點頭。

北冥鳩看澋煜並未想給自己解釋,便問北冥馨。

「他對你下什麼毒了?」

「他……」北冥馨突然說不出來了。

北冥鳩見北冥馨說不出來,臉再次沉下來。

「馨兒,你若是說不出來,那朕就當你是在污衊澋煜,若真是一樣,那朕就要罰你了。」

一聽父皇要因為澋煜而罰她,北冥馨心生怨念,眼角泛毒的掃向澋煜。

「父皇,馨兒沒有說謊,父皇若是不信就問蓮兒。」

被點名的蓮兒立即低下頭,向皇上彙報。

「公主前些天才來的月事,今天一見天啟五皇子跟澋煜公子,突然又來了月事,當時澋煜公子就從公主身旁走過去,而且剛才澋煜公子也承認了。」

北冥鳩看向澋煜。

澋煜眨了眨無辜的眼睛:「我承認什麼了?」

「你剛才明明承認……噗……」

蓮兒被皇上踢倒,蓮兒臉色慘白的看著自家主子。

北冥馨被嚇愣住了,哪裡還管得了蓮兒。

「朕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去招惹赫連煜,你當朕的話是耳旁風嗎?」

北冥馨縮寫脖子抖了兩下。

儀妃由侍女攙扶著出來,看著被嚇著的馨兒,她心疼又擔憂。

「皇上。」

聽到儀妃的聲音,皇上看過去,然後走過去攙扶著儀妃。

「你怎麼出來了?」

「臣妾聽說馨兒有犯錯了,所以出來看看,馨兒雖然頑固了一些,但本性不壞,皇上還是別怪她了。」

北冥鳩聽儀妃問都不問自己為何發火就為馨兒求情,臉色頓時拉了下來。

「她已經不小了,宮中其她公主到了她這個年紀早就出嫁了,唯獨她朕還是看在你的份上才挽留了兩年,如今這般,朕覺得是要好好給她找個夫家了。」

北冥馨一聽父皇要將她嫁人,便看著母妃,哀求起來。

「母妃,馨兒不要嫁人。」

儀妃知道皇上已經下定決心了,便道:「既然皇上要將馨兒嫁人,那可否讓臣妾為馨兒選夫婿。」

北冥鳩見她這樣說,便知道她心裡已經有了人選,便詢問:「誰?」

「皇甫太醫。」

澋煜看著儀妃,依舊沒有吭聲。 皇上沉默了,皇甫雲的確是個人選。只是,他得深究一下儀妃把馨兒嫁給皇甫雲的目的。

「這件事情朕需要問過皇甫雲之後再作決定。」

「是。」

儀妃見馨兒還要鬧,頓時一個眼神掃過去,北冥馨當即便安靜下來。

「若沒我什麼事情,那我便走了。」澋煜突然開口說。

這個時候皇上跟儀妃才意識到這裡還有外人。

皇上點了一下頭,用鼻音應了一聲。

走出宮門,澋煜停下腳步轉身對李公公淺笑。

「李公公,就送到這裡吧。」

「那澋煜公子路上小心。」

李公公看著他走遠才轉身回去,今天他開會跑已經不知幾趟,這身老骨頭實在是折騰不起,他回去得好好的休息休息。

次日,皇甫雲被宣進宮,原本他以為是給儀妃娘娘診脈,可是小公公把他帶到御書房。

「皇上,皇甫太醫來了。」

「讓他進來。」

公公把御書房的門打開,皇甫雲走進去。

「臣參見皇上。」

「起。」

皇甫雲站直,望著皇上,問:「皇上找臣有何事?」

「朕想給你賜婚,想問問你的意見。」

皇甫雲擰眉,不管賜婚的對象是誰,他很直接的拒絕了。

「回皇上,臣兩天後就成親了。」

「兩天後?」北冥鳩吃驚的看著皇甫雲,問,「跟誰?」

「拓跋將軍的女兒拓跋麗麗。」

皇上聽完臉頓時黑了下來,問:「為何如此著急成親?」

「因為臣喜歡她,想儘快與她在一起。」

「朕問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所以才會跟拓跋麗麗成親?」

皇甫雲一臉懵,不明白皇上這話是什麼意思。

心想:莫非皇上之前就想給他賜婚?

想到這個可能,皇甫雲突然覺得應該感謝禾記酒樓的李掌柜,若不是因為他的一句話,自己就不會著急的去質問麗兒。

皇上見他不說話,便道:「你當真要娶拓跋麗麗?」

「不是娶。」

「納妾?」

北冥鳩覺得不可能,拓跋鴻怎麼可能會讓女兒為人妾。

「是臣入贅拓跋將軍府。」

皇上愣住了,一旁的李公公更是驚呆,覺得自己一定是老了,出現了幻聽。

「你要入贅拓跋將軍府?」皇上想確定一下,因為他也懷疑自己出現幻聽。

「是的。」

這次皇上跟李公公確定不是幻聽,紛紛覺得皇甫雲一定是瘋了。

「你可是皇甫家唯一的獨苗,你爹娘不會同意你入贅拓跋府。」

「早就在十年前,他們便不管我了。」

……

北冥馨得知父皇當真召皇甫雲進宮談論賜婚一事,便在皇甫雲進宮的時候,她也過來了。

當她聽完皇甫雲跟父皇的對話,她手握成拳,咬牙切齒的咒罵皇甫雲。

「可惡的皇甫雲,居然敢拒絕,還有那個拓跋麗麗,怎麼又是她,明明她就是一個爛貨,大家卻都圍著她轉,她拓跋麗麗哪裡配得上皇甫雲了。」

北冥馨越想越氣,既然她不好過,那她也不讓皇甫雲跟拓跋麗麗好過。

在皇甫雲離開后,她走進御書房。

「兒臣見過父皇。」

「你都聽到了。」

北冥鳩早就知道她在外面偷聽,還以為她會在皇甫雲拒絕的時候衝進來,沒想到居然沉住了氣,倒是有進步。

「父皇,兒臣願意嫁給皇甫雲,還請父皇幫助兒臣。」

「你讓朕如何幫你?」北冥鳩拉下臉,冷聲詢問。

之所以這樣,那是因為他知道馨兒這是在賭氣,身為皇家公主,只有這點氣節,如何能跟婆家處得好?

「父皇直接賜婚,量他皇甫雲也不敢抗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