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太清楚,總之小心一點總沒有錯。」林雲道。

隨著金三沖的離去,眾人看了看金三胖和林雲兩人,便是緊跟著金三沖而去,生怕傳承被金三沖搶了先,沒人注意到他們兩人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

到了第三關,同樣是一條廣闊的河流,同樣有著橋,只是橋的數量更多,而且也顯得更加的堅固,不用擔心走到了一半,突然橋支撐不住重量塌了下來。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這橋的正中間有著一塊足有數人之高的石碑,上面光滑如鏡,不知道到底有何用處。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在金三沖的周圍圍成了一個半月,似是簇擁,又似警惕。

「哼!」

金三沖對此冷冷一聲,沒有多說什麼,緊盯著河上的橋看了許久,才是喃喃道:「嗯,應該沒有問題,這第三關沒有受到碧鱗珠暴露的影響。」

「三沖,這一關到底怎麼過?」這時金三安忍不住問道。

金三沖頭也不回的沉聲道:「這一關看的是每人的資質。」

「資質?」頓時眾人一片驚疑。

「對,就是資質,資質越高,自然得到武聖傳承的機會也大,反之若是資質不佳,就是自身實力最強,也是機會渺茫。」金三沖道。

「如同天絕塔一樣?」金三時問道。

「當然不是,這橋上的石碑名為幻鏡碑,只要將手放在石碑上,同時放開心扉,幻鏡碑就能倒映出你的所有一切記憶,從而判斷出你的資質。」金三沖道。

「這豈不是所有的秘密都曝光了啊?」頓時有些人有些擔憂道。

「這幻鏡碑中的一切外人是不知道的,只有白龍武聖會知曉你的一切,所以你們的那點擔心完全是多餘的,你認為堂堂的白龍武聖會在乎你那點秘密嗎?真是可笑!」金三沖鄙夷道。

「呃!」頓時所有人都是一愣,隨即釋然。

「三沖,不知道這關還有沒有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若是有的話,還請一併講了,我們大家都會承你的情的。」這時金三安道。

「是啊,三沖,我們都是同族,理應同心協力才是,可不能吃獨食啊。」金三時附和道。

「是啊,是啊,三沖少爺最仁義了!」

「三沖少爺你就大發慈悲吧。」

頓時所有人都是附和起來。

金三沖陡然得意的一笑,大聲喝道:「如果擁有天賦神通的話,觸碰幻鏡碑的時候儘可能多的聯想你的天賦神通,讓白龍武聖儘可能的多了解你天賦神通,這樣評價會高一些。若是沒有天賦神通的話,就盡量聯想能發揮你最大實力的一些爭鬥,或許還有那麼一點希望能被武聖大人看中。」 「言盡於此,何去何從,你們自己決定吧。」

說完,金三沖就是徑直的走上了橋,手臂抬起,五指張開,按在了幻鏡碑上。

嗡!嗡!

幻鏡碑一陣光芒大漲,隨即天上有著數道光芒閃爍了下來,就在眾人的注視之下,金三沖的額頭上又是多了足足三枚白龍印記。

金三沖得意的笑了笑,轉過身來對著所有人道:「只要擁有天賦神通的人,基本上都能得到白龍印記,若是天賦神通足夠強大的話,就會有著三枚。」

「哎呀,糟糕了,我這天賦神通只是輔助的,估計就是一枚而已。」

「我的也是,平日我都不怎麼用天賦神通,這麼算的話,這次傳承肯定是沒有希望了。」

「我草,老子根本就沒有天賦神通。」

「哎呀,算了,白跑一趟,還是趁著大家都在這裡的時候,趕緊的出去搶些山頭來的實在。」

聽完金三沖說完,人群中頓時有些人沮喪了起來,更有的人準備現在就離開了,連幻鏡碑都不打算嘗試了。

「你們…」

金三沖頓時臉色一黑,急忙喊道:「你們難道不想要白龍印記嗎?」

「反正都得不到武聖傳承,要了有什麼用啊?」

「就是啊,反正都得不到武聖傳承。再說了,被人窺視的感覺實在是不好。」

「倒映出所有的記憶啊?有些記憶我都不想被記起來,實在是太痛苦了,還是算了。」

沮喪之人紛紛搖頭。

「你們…」

金三沖頓時一陣氣惱,不過轉眼就是嬉笑道:「呵呵,倒是忘了告訴你們了,不管這最終的傳承歸誰,其實得了白龍印記都是有著莫大好處的。」

「嗯?」頓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被吸引了起來。

「白龍武聖除了他自身的傳承之外,他一生縱橫青元大陸可是得了不少的寶貝,有些東西並不適合他自身,所以都是收藏了起來。到了最後一關,你們是可以憑藉著白龍印記去白龍武聖的秘庫中兌換他那些收藏的寶貝的。」金三沖道。

「還有這事?」頓時所有人都是興奮了起來。

最終的傳承只有一人,可是武聖秘庫,裡面的寶貝肯定很多,就算能夠得到其中的一兩件都足以讓他們激動不已了,甚至就有可能讓他們實力大漲,徹底的扭轉平凡的人生。

「若是真有寶貝的話,倒是可以一試,反正也不吃虧。」

「武聖收藏的寶貝能有差的嗎?說不定就有那麼一兩個明珠暗投,沒入塵沙的珍珠。」

「這麼說來,也不是白跑一趟啊,雖說我的天賦神通很差,但還是有起碼那麼一枚白龍印記的,可以嘗試一下。」

頓時本是沮喪的想要退出的人紛紛再次提起了精神,躍躍欲試。

「果然有問題啊。」

自始至終,林雲都是默不作聲的觀望,只是眉頭卻是越皺越緊。

不管這武聖秘庫到底是真是假,金三沖將秘庫公開的做法都是令人詫異的。要是他的話,肯定是巴不得所有人都退出呢,這樣他一個人就可以獨佔秘庫,然後挑挑揀揀,用為數不多的白龍印記兌換到最心儀的寶貝。

人數一多,萬一別人先兌換到寶貝,怎麼辦啊?又或者,人數一多,萬一有人表現的很好,遠遠超出預料,被白龍武聖看中怎麼辦?

退一萬步講,就算在這裡沒有發生什麼衝突,人人都得到了想要的寶貝。可是出去之後呢?你也拿著武聖的寶貝,我也拿著武聖的寶貝,爭鬥起來,那勝負就難以預料了。

只是這種疑慮他現在也不方便說出來,因為金三沖現在的這種做法「十分的高尚」,完全一副為眾人著想的樣子。說他的壞話,反而會惹得眾人不滿。

嗡!嗡!嗡!

一座座的橋上,幻鏡碑閃爍了一次又一次,所剩的百人竟然有著大半的人有著天賦神通,就算是沒有天賦神通的,也有著超強的實力得到了白龍武聖的認同,得到了一枚白龍印記。

總之一句話,所有人對於這第三關還是比較滿意的。對於武聖傳承志在必得的人都是得到了三枚白龍印記,對於有自知之明的人而言,也是得到了一枚到兩枚不等,獲得了兌換秘庫寶貝的機會。

終於到了第四關不再是一望無際的河流,而是一座高聳入雲的黑色高塔。望之一眼,都令人升起一聲敬畏之感。

「這就是最終的武聖之塔了,塔分六層,誰能走到最後一層,誰就能得到白龍武聖的傳承。」金三沖道。

「武聖之塔啊?」

頓時所有人都是忍不住的驚嘆一句,更有的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顯然十分的眼饞。

只是此刻誰也不知道這最後一關的武聖之塔如何上去,誰也不敢貿然進去,統統眼睛緊盯著金三沖,看他如何說,如何做?

「想要進塔,十分的容易,第一層塔,擁有一枚白龍印記就能進入,第二層塔,需要兩枚白龍印記,第三層需要三枚,以此類推!」金三沖道。

「我只有一枚,看來只能止步於第一層了。」

「唉,我只有三枚,頂多到第二層,看來是無望武聖的傳承了。」

「一共六層,豈不是需要二十一枚白龍印記,可是我們當中,好像只有三沖少爺最多,但也沒有這麼多啊?」

所有人又是一陣議論。

「其實在塔中還有著考驗的存在,若是能夠通過,一樣可以前往更高一層的高塔。」金三沖道。

「原來這樣,估計這最後一關的考驗才是最要緊的考驗。」所有人默然道。

「好啦,所有人都隨我進塔吧。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們,有能力的盡量往上爬,層數越高,可以兌換到的寶貝越多,好好努力吧,這種機會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過了這一村就沒有這一店了。」

金三沖說完就是率先進入了高塔之中,同時高塔之中投射而出一道黑色光芒,唰的一聲就是將他額頭之上的一枚白龍印記染成了黑色。

「啊!」金三沖忍不住一聲略有慘痛的悶聲,隨即咬了咬牙裝作渾然無事的樣子。

所有人見此微微一怔,不過也沒有多問,隨即有樣學樣的邁步進了高塔,同樣的有著一道黑光閃爍了下來,將他們額頭上的印記變成了黑色,同樣的一陣鑽心的疼痛。

「跑!」等到所有人都是邁步進了高塔,林雲沖著金三胖低語一聲,然後若無其事的走了進去。 「你們快看,這牆壁上有畫?」

「你們看,那裡有塊石碑。」

林雲剛一進入黑塔,就是聽得早就進入黑塔的眾人一陣驚叫,隨即就是紛紛激動的興奮了起來。

林雲略一定神,仔細的打量。這塔內十分的空曠,這左側有著一排排的壁畫,看其模樣明顯已經年代久遠,而在右側,則是矗立著一座一人之高的石碑。

「你們快看啊,這壁畫上面,好神奇啊,好像是功法?」

「什麼功法,你什麼眼神啊?明明是兩個人在爭鬥好不好?」

「你們胡扯什麼?以為我金眼睛是瞎子嗎?明明是一副美人出浴圖好不好?只是這畫里的美人實在是太美了,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

一部分人圍在了左側的壁畫前面,緊盯著看了一陣后,紛紛驚訝的叫喊了起來,只是看的時間越久,眾人的分歧越大,最後竟是慢慢的發現,眾人看向這壁畫所看到的內容竟然迥然不同。

「嗯?」林雲微微驚訝之後,同樣的扭頭看去。

整個黑塔之中,只有著昏暗的光線,藉助著光線,勉強能夠看清楚壁畫上刻的是什麼。

只是這些壁畫,乍一看不覺得起眼,可是一旦注意到了之後,就讓人難以移開視線了,尤其是林雲已經提前知道了眾人看到的畫面可能各不相同,心中更是警惕不已。

一望無際的星空之中,有著一顆格外閃亮的星辰在無際的夜空靜靜的散發著微光,忽然另外一顆散發著黑色氣息的星辰陡然投射出一道光芒出來。

這道光芒巨大無比,好似一片廣闊的海洋,整個海洋呈現墨黑之色,其中海浪翻湧,好似隱藏著什麼非常可怕的東西一般。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漫天星辰之中為何我感覺這顆星辰格外的明亮,還有另外一顆星辰投射出來的光芒,這廣大的幾乎等同於一片大海了,這到底是什麼力量才會有如此偉岸的力量啊?」林雲忍不住的驚嘆道。

轟隆隆!轟隆隆!

終於黑色大海撞在了那顆明亮的星辰之上,頓時明亮的星辰一陣劇烈的顫抖,同時發出一道道恍如白晝的光芒抵擋著黑海的吞噬。

陡然黑海之中冒出大量的氣泡,這些氣泡無窮無盡,大的如同一座高山,小的只有蚊蟲大小。

「殺!」

「殺!」

「殺!」

一陣震天動地的喊殺聲后,一個個的氣泡轟然破碎,裡面竟是藏著一個個身材有些怪異的身影,每一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是讓林雲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吼」

「殺!」

「死!」

同樣的明亮星辰之中也有著劇烈的喊殺聲從星辰中傳了出來,同時伴隨著滔天的氣勢。

有人手持利劍,一劍揮下,似乎能夠撕裂整個天地。

有龍聲聲龍嘯,巨大的衝擊波引得整個黑海都是掀起了數千丈之高的海浪。

有妖鋒利的爪子重重的一劃,無數的黑影化為一片齏粉。

沒有任何一句多餘的言語,所有人、妖、怪、獸都是爆發出聲聲怒吼,與黑海之中冒出的身影廝殺。

此戰不知持續了多久,終於黑海之中冒出的氣泡漸漸的消失不見,而所有從明亮星辰中湧出的人妖怪獸也是所剩無及。

黑海緩緩的退去,回到了那黑暗色的星辰中,而明亮星辰上的所有人、妖、怪、獸都是爆發出聲聲勝利的吶喊。

此戰,他們勝了。

只是在毫不起眼的一個地方,有著一個重傷的快要死掉的人,忽然眼珠一瞪,隨即嘴角露出了一絲邪意的冷笑。

收屍!

掩埋!

療傷!

治病!

這位帶著邪意笑容的人被同伴救起,折返回了明亮星辰,而後隱居了起來。又不知過了多久,這位邪意之人悄然出世,處處以邪神之名自居。

而此時林雲也終於明白了他為何感覺這顆星辰格外的明亮了,因為這顆星辰就是青元大陸!

「是他,邪…」

陡然林雲心中一陣翻江倒海一般的震驚,忍不住的叫了出來。

只是話還沒有說完,陡然那明亮星辰的對面,那顆寂靜無聲的黑暗星辰驟然爆發出一股駭人的氣勢,震得他胸口一陣翻湧,噗嗤一聲,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畫面消失不見!

「咳咳咳!」林雲一口吐血,然後一陣劇烈的咳嗽,將眾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

所有人都是萬分的好奇,這人是誰啊?好似從來沒有見過,而且看畫就看唄,竟然看的吐血,實在是奇聞一件。

「雲哥,你?你怎麼樣了?」這時金三斤也是發現了林雲的異常,急忙走了過來安慰道。

「咳咳咳,沒事沒事,一時不小心,觸動了以前的舊傷,休息一下就好了。」 重回八一:長嫂的奮鬥 林雲道。

「咦?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啊?那金三胖呢?」這時金三沖走了過來,不由得眉頭一皺,疑問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