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不,不行,」青青轉過了頭去,「軍法如山,你們,你們繼續給我打,還有,還有十鞭,」

這下,那幾個士兵都怔住了,

這位美女元帥,您也太較真了吧,這可是你的男朋友啊,你就不放過他啊,萬一真把他打出個好歹,那可怎麼辦,

「元帥,我來打,您先休息一會,我來打,」史天宏朝那幾個兵使了個眼色,「元帥打累了,你們還不趕快扶她下去休息,還愣著幹嗎,」

有兩個士兵就攙扶著青青,走到了一邊,

青青確實累了,靠在樹邊,就閉上了雙眼,可口中還念著:「打,你們繼續給我打,」

「好啊,沒問題,我這就打,」史天宏拿起皮鞭,就朝著地上打了過去,

他打的並不是已經昏倒在地上的丁當,而是那平實的地面,

「一、二、三??????八、九、十,好了,元帥,都打完了,」史天宏收起了皮鞭,回過了頭,

青青卻靠在樹上,閉上了眼睛,

「你們兩人,快把元帥扶進營帳里休息,」史天宏道,

「是,」那兩個士兵就扶著青青,朝那邊的營帳走去,

「史將軍,你,你這是弄虛作假啊,」另外兩個士兵睜大了眼睛,怎麼也不敢相信:這一位一直都只說實話的史將軍竟然也搞假把戲,

「是啊,我是在作假,可是,元帥是認真的,丁英雄也是認真的,」史天宏嘆了一口氣,「戲是假的,情可是真的,他們如此真情,我們就演一出假戲,又能怎樣,」

說著,他拍著手中的皮鞭,也朝著那邊的營帳走了過去,

那兩個士兵都楞得張大了嘴,互相看了一下,

「我的媽呀,史將軍也能說出這麼有哲理的話啊,」其中一個士兵說道,

「那是啊,來了這麼一個特別的元帥,咱們大傢伙可都進步了啊,」另一個士兵也開始覺悟了,

「你們還愣著幹嗎,還不趕快把丁英雄扶起來,給他喝點熱水,怎麼冷的天氣,他怎麼能這樣躺在地上呢,對了,你們把金瘡葯給他敷上,」史天宏回過頭,說道,

「將軍,金瘡葯沒有了啊,」

「到我營帳里拿,我那裡還有,」

「可是,將軍,那可是你僅剩下的一副金瘡葯了啊,」

「救人要緊,還分什麼我的你的,你們還愣著幹嗎,還不快去做,」史天宏瞪了這兩個士兵一眼,

「是,」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丁當終於醒了過來,

一醒來,他就感到背上一陣劇痛,那是皮鞭抽在身上留下的傷痛,

丁當咬著牙,直起了腰,環顧四周,

在這個營帳里,鋪上了虎皮的地毯,還生著火,在這冬日裡,這暖烘烘的感覺還真讓人如沐一夏,

這時候,帳簾一掀,一個人走了進來,

「丁英雄,你睡醒了啊,」那人朝丁當拱了拱手,

他就是史天宏,

「啊,史將軍,」丁當努力想讓自己站起來,可怎麼也動不了,

「丁英雄,別動,別動,你還受著傷呢,千萬別亂動,還是靜心來休養啊,」史天宏趕忙上前,扶住了丁當,

「多謝史將軍你了,」

「丁英雄,你就別謝我了,哦,對了,有人過來看你了,」史天宏指著營帳外,

「誰啊,」

「這不,她來了,」史天宏站起身,笑道,

帳簾又被掀開了,一個穿著金盔金甲的將軍走了進來,

「誰啊,」丁當定睛地一看,卻吃了一驚,「青青,是你,」

一點不錯,這個頂盔貫甲的美將軍,並非別人,就是青青,

穿上這一身戎裝的青青,顯得特別的英氣勃發,

她的腰間還掛著一把寶劍,全身上下都是光華逼人,

「丁當,你受苦了,」青青疾步向前,就走到了丁當的床前,

「青青,」丁當的眼角又濕潤了,

兩個人又緊緊地抱在了一起,彼此淚眼相對,

史天宏看到此情,鼻子里也有點發酸,他知趣地離開了營帳,並拉下了帳帘子,

「你們兩個,不許放任何人進來,知道嗎,」一出來,史天宏就交代道,

「是,將軍,你放心,我們是過來人,那種事情,你不用說,我們都明白,」站在門口的那個士兵朝史天宏眨了眨眼,

「知道個屁,你們想什麼呢,人家元帥馬上就要起身了,還有時間弄那事,」史天宏搖了搖頭,

那士兵也吐了吐舌頭,不敢說話了,

「什麼,青青,你現在就要動身,」在營帳內,丁當吃驚地看著對面的青青?????? 第298章一匹怪異的變色馬

「是啊,時間緊迫,我要和史將軍他們趕到芒碭山去,走之前,我來看一下你,」青青深情地看著丁當,眼角還掛著淚痕,

「我要跟你一起走,」丁當掙扎地要站起來,「我們可是說好了,生死都不分離的,」

「你快坐下,」青青硬是將丁當的肩頭給按了下去,「你現在傷成這樣,還怎麼去啊,你先安心養傷,不用擔心我,我只要幾日就可以回來了,你還是等幾日吧,」

「不行,不行,青青,我要跟著你,我要保護你,你不要離開我,」

「丁當,聽話,大事要緊,這時候不是談論兒女私情的時候,」青青看著丁當,就好像一個母親看著自己的孩子,

丁當幾乎無法抗拒這雙眼神,這眼神里,充滿著慈愛,也充滿著力量,

「可是,青青,我,我??????」丁當說不出話來,只能以眼神表達著自己此時複雜無比的心情,

青青並不說話了,而是閉上眼,將那紅唇貼近了丁當,

她的唇,輕輕地貼在了丁當的嘴唇之上,

丁當的手沒動,只用嘴唇和青青貼著,吻著,

吻到激動的時候,青青伸出了雙臂,將丁當整個人都抱進了自己的懷裡,她的眼淚,順著臉頰,流淌了下來,

營帳里靜悄悄的,只聽得見青青身上那身鎧甲發出的震顫之聲,

「丁當,請原諒我吧,」青青突然推開了丁當,

丁當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他的身上就被青青點了兩下,

「青青,你,」丁當睜大了眼睛,愣愣地看著青青,

「丁當,我走了,」青青擦去眼角的淚水,轉過頭,就離開了丁當,走出了營帳,

「青青,青青,」丁當大叫了起來,

他想追上去,可是,他的全身都無法動彈了,他明白了,剛才青青點中了自己的穴道,自己根本無法動彈,

該死,自己怎麼這麼不小心啊,青青這分明就是不想讓自己跟著她啊,

丁當努力想讓自己動起來,可是,無論他怎麼用勁,就是動不了,

此時,青青已經走出了營帳外,

「我們走吧,」他一擺手,站在門外站崗的兩個士兵就跟了上去,

「元帥,這就要走啊,」高一點的那士兵問道,

「是啊,啰嗦什麼,快,備馬,我們現在就出發,你,趕快叫史將軍和另外兩個人也上馬出發,」

「是,」

很快,青青和史天宏他們就上路了,

「元帥,你把丁英雄一個人留在營帳里啊,」騎在馬上,史天宏問道,

「是啊,他行走不便,我們不能把他帶上,」青青卻面無表情,

「他一個人在那裡,你就放心嗎,」史天宏道,

「我點了他的穴道,一個時辰之後,穴道就會自動解開的,」青青道,「這一個時辰之內,他是不會跟上我們的,快,我們快走,」

「哦,」史天宏也不敢多問了,他看了看青青胯下的馬,「元帥,沒想到,你騎馬騎得這麼好啊,我們看到你騎著我那匹黃驃馬跑出去的時候,還為你擔心呢,」

「你這匹馬,也只認得你,不認得別人,這是好馬啊,」青青看了一下史天宏胯下的那匹黃驃馬,也就是她曾經騎的那匹烈馬,

這匹馬,性子很烈,青青騎在這匹馬的時候,險些被它給搖了下去,

不過,青青也是個烈性子,她死死地勒住韁繩,就是一動不動,最後,這黃驃馬終於老實了下來,等到史天宏他們幾個找到她的時候,卻吃驚地發現:這黃驃馬竟然被青青給管得服服帖帖的,

「元帥,你既然喜歡這匹馬,你為什麼不自己騎著呢,」史天宏笑了,「你看你,還找了一匹更瘦的白馬,」

青青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現在騎的這匹白馬,

這白馬很溫順,也很通人性,還伸出嘴,用舌頭舔了舔青青的手,

「君子不奪人所愛,這黃驃馬是將軍的愛騎,我怎麼能奪將軍之所愛呢,」青青笑道,「這匹白馬,沒有人騎,剛好,以後就給我騎了,」

「這,」史天宏猶豫了一下,

「怎麼了,」

「元帥,末將有句話,不知道該說不該說,」史天宏面露難色,

「怎麼了,」

「元帥,你知道為什麼這匹馬沒人騎嗎,」史天宏又看了看這匹看似溫順的白馬,

「為什麼,」青青也愣了一下,

「這匹馬很怪異,」史天宏壓低了聲音,好像怕被這白馬聽到一樣,「不是一般的怪,」

「呃,怎麼怪異,你倒是說來聽聽,」青青好奇心頓起,

「那好吧,是這樣的,這匹馬是末將當年鎮壓土匪的時候,從敵軍首領那裡俘獲的???????」

史天宏打開了話匣子,

原來,這匹白馬是一個山大王,也就是一個土匪頭子的坐騎,土匪頭子在與官軍的作戰中死了,他死後,這匹馬就到了史天宏的騎兵團的手裡, 神戰花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