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三叔,這個也不怪我。」韋言抬起頭來,指著站在一邊的楊天說道:「是他,那十隻魔獸都是被他給殺死的。」

楊天眉頭一挑,「三叔?想不到韋言一把年紀了,還還叫別人三叔。」來人聽了他的話之後再次的怒喝道:「這件事情你也脫不了關係。」那個人猛地回頭,充滿怒火的眼神朝著楊天看去,在看見他身邊的三隻魔獸之時,神色不由得一沉。

「是你殺的?」一道沉穩的聲音傳進楊天耳中,帶來很重的壓迫感,楊天只感覺到身體周圍有一股強大的壓迫感傳來,這個男子的實力要遠遠超過自己,楊天的雙拳狠狠握住,堅強的挺直了脊樑,直視那個男子說道:「這是我跟他之間的約定。」

聽了楊天的話之後,男子的雙眼之中竄出一絲亮光,那個韋言看見那個男子臉上升起的怒火,原本蒼白的臉色再次蒼白不少,「三叔,是他太目中無人了,所以我想要教訓一下他,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他下手這麼的狠,竟然將魔獸給殺死了。」 第2712章婚事

本來一直都是春光明媚的好天氣,可接下來,卻又接連下了好幾天的雨,原本已經換上薄衫的人們重新將厚一點的衣裳從箱底翻出來。

對普通人來說,只是加一件衣裳而已。

可對受了傷的人,尤其是骨頭受了傷的人,陰雨天氣往往意味著加倍的疼痛,這一天,黎不傷從外面回到家裡,跟往常一樣,他先去謝皎皎的房間看看她。

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裡面傳來哐啷一聲。

他皺了一下眉頭,推門進去。

就看見謝皎皎站在桌邊,桌上擺著茶壺,茶杯卻摔碎在她的腳邊,茶水也潑了一地。

她的一隻手還按在肩膀上,顯然是傷口在痛。

「你怎麼了?」

黎不傷走進去,謝皎皎原本還有些發愣,回頭一看見他,立刻堆起了滿臉的笑容,說道:「我沒事。」

「……」

「就是剛剛,不小心。」

「不小心?」

黎不傷又看了她一眼。

前些日子,她已經可以拿杯子喝水,甚至可以勉強端起碗來吃飯,但現在,他能明顯的看到她受傷的那一邊,那隻手停在半空中,還有些不受控制的發顫。

看來,還是留下了病症。

黎不傷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要喝茶,怎麼不讓下人來?」

說完,轉頭對著外面道:「小星。」

話音剛落,一個小小的身影立刻從外面跑進來,正是那個跟著他來到黎府做事的小乞丐小星。

這孩子進了他家門之後,黎不傷也問過他的真實姓名,可他從小隻跟著母親,並不知道他的父親是誰,姓氏根本無從查起。本來,也有人說,可以讓他就從主人姓,但黎不傷卻不願意,不僅是小星,他府上的人他都不允許這些人從自己姓。

所以府中的人都暫時只叫這孩子「小星」。

他剛走到門口,不等黎不傷吩咐,看到屋子裡的情況,立刻就轉身出去拿了掃帚,走進來把碎片掃乾淨了,而黎不傷已經帶著謝皎皎坐到另一邊的椅子里。

等到他打掃乾淨,黎不傷又道:「讓人送熱茶過來。」

「……」

「還有,去跟管家說,給這屋子——燒上地龍。」

小星一聽,都愣了一下。

他雖然沒有享受過地龍,可來到這府上做事,管家憐他孤苦,也對他多有照拂,告訴了他許多有錢人家的規矩,他也才知道,原來有錢人在冬天不僅僅有可以遮風避雨的華美房舍,房子里還會燒地龍,燒得暖暖的,在屋子裡都不用穿棉襖。

可是,現在已經入春了。

就算這幾天下雨,但也沒有太冷,怎麼還要燒上冬天才用的地龍呢?

見他呆在那裡,黎不傷冷冷道:「不懂就問,不問就去辦事。」

「啊……哦,哦。」

小星聽了這話,連問都不敢問,急忙轉身跑了出去。

黎不傷這才回過頭來。

而一回頭,就對上了謝皎皎有些訝異,又好像有些開心的目光,正微笑著看著他。

她說道:「幹什麼要燒地龍呢?都春天了。」

「……」

「人家知道了,還當我們腦袋壞了呢。」

黎不傷淡淡道:「我要做什麼就做什麼,不管別人怎麼想。」

說完,自己走到一旁的椅子里也坐下了。

這一次,兩個人是坐在正上方的椅子里,看起來,就是並肩而立的架勢。

謝皎皎轉頭看了他一眼,又低頭想了一會兒,忽的輕笑了一聲,說道:「你這麼做,我會以為你是為了我的。」

說完,她又看了看黎不傷。

卻見黎不傷平靜的坐在那裡,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謝皎皎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道:「你怎麼不說——『與你無關』。」

說完,她又轉過頭去,看向屋外有些陰晦的天氣,笑著搖了搖腦袋,說道:「你如果不說,我可能就會誤會哦。」

「……」

屋子裡安靜了一會兒。

就在謝皎皎以為黎不傷根本已經不想理睬她,所以連話都懶得說的時候,卻聽見一個有些陌生的語調,低沉的在耳邊響起——

「沒關係。」

「……!」

謝皎皎的心跳都沉了一下。

她急忙轉過頭來看向黎不傷,剛剛那個聲音,根本都不像是他的聲音,非常的低沉,像是有什麼東西壓著他的嗓子說出來的,所以,她甚至都不敢相信,這三個字是黎不傷說的。

就這麼獃獃的望著黎不傷。

而黎不傷沉默了一會兒,也轉過頭來看向她。

目光閃爍了一下,又重複了一遍:「沒關係。」

「……」

謝皎皎的呼吸都窒住了。

黎不傷又將頭轉過去,仍舊是平靜的看向外面,聲音也恢復成了他平時說話的語調,說道:「對了,我回來的時候聽說你讓管家寄了一份書信出去,是給誰的?」

「……」

謝皎皎的喉嚨梗了半晌。

也用一種連自己都有些陌生的,事實上,就是有些沙啞震顫的聲音說道:「是,我義父。」

黎不傷聞言,看向她:「你的義父?不是一直不來的嗎?」

謝皎皎道:「他前些日子傳了消息回來,說是準備入京了,來看看我。」

「……」

「他還不知道我受傷的事。」

「……」

「我,我也想讓你,讓你見見他。」

「……」

「如果你願意的話。」

黎不傷看著她,說道:「當然可以。我也該見見你的義父了。」

「……」

「有些事情,光是我們說定了也不行,應該讓長輩知道。我——孤身一人,除了貴妃……和皇上,我沒有別的親人。」

「……」

「那你的親人,應該知道這件事。」

這個時候,謝皎皎只覺得整個天地好像都在旋轉一樣,她有些懷疑這一刻的真實性。

但,她還是忍不住開口,顫聲問道:「你,你要跟他,說什麼?」

黎不傷轉頭看向她。

目光尤其在她纖細的肩膀上流連了一番,雖然她現在衣著工整,完全看不出什麼來,可那天晚上,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她的肩膀皮開肉綻,連骨頭都被砍裂了。

那種痛,他多少知道。

在這樣的天氣,那種纏綿附骨的痛,比起受傷時的劇痛,更讓人難以承受。

她,恐怕這一生,都要被那種痛糾纏了。

他說道:「我想跟你義父說說我們兩的婚事——你覺得呢?」

大家如果還有月票,請投給我。

(本章完) 聽了楊天的話之後,男子的雙眼之中竄出一絲亮光,那個韋言看見那個男子臉上升起的怒火,原本蒼白的臉色再次蒼白不少,「三叔,是他太目中無人了,所以我想要教訓一下他,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他下手這麼的狠,竟然將魔獸給殺死了。」

男子的太陽穴狠狠一跳,「約定,什麼約定?」

韋言的身體再次狠狠一顫,楊天的嘴角微微揚起,「要是我可以戰敗所有的魔獸,他就送給我一個免費進入中域的名額。」

「啊。」韋言發出一聲慘叫,身體被摔出很遠,男子怒不可言的說道:「韋言,你是不是活膩了,進入中域的資格什麼時候是你說了算了。」

韋言的身體重重的摔落在地上之後,嘴裡噴出一口鮮血,滿臉的憤恨之色的看著楊天,「三叔。我,我也就是隨口一說,我自然知道這件事情我說了不算的。」

「但是你想要讓韋家跟你一起陪葬是不是?」男子怒聲喝道,讓楊天的耳朵都有些疼,韋言不再敢說什麼了,只是趴在地上根本就不敢動彈,楊天聽這個男子的意思是不準備認賬了,「要是不想認賬的話也不不太好,這裡可是有不少的人給我作證。」

男子立刻抬頭看去,這才發現觀戰席上面此時竟然坐滿了人,當下臉上露出憤怒之色,韋言則是顫抖著身體趴在那裡,根本就沒有剛才半點威風的影子,他現在只希望自己的三叔不要知道楊天是一個五系魔獸師,或者是他知道的越晚越好,最好不是現在知道,要是讓他知道自己跟一個五系的魔獸師結下樑子的話,那麼估計第一個就會殺了自己。

男子黑著臉朝著周圍看去,一股無形的威壓散發開來,觀戰席上面的人都不敢說話了,但是也不知道是什麼突然大聲的吼道:「他說的沒錯,田陽跟韋大人之間就是這麼約定的。」真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當下引起了軒然大波,不少人似乎是擺脫了束縛,一個個都站起身來,大聲的喊道:「是的,我們可以作證。」韋言看見大家在那裡不斷地吵鬧著,擔心楊天是五系魔獸師的事情被他們給說出來,於是急忙開口說道:「三叔,我……」

「閉嘴。」男子怒聲喝道,目光朝著楊天看去,「這一次就算了,一個進入中域的資格,韋家還是擔得起的。」男子一把將倒在地上的韋言抓在手裡,韋言可以一個上了年紀的人,而且滿臉的絡腮鬍子,但是被人這麼的抓在手裡,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非常的乖巧。「十隻魔獸,等你進入中域之後,韋家自然會向你討回來。」

楊天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也沒有多說什麼,大家族的人都是這樣蠻橫不講理的,他也見過太多這樣的人了,也不多他這一個,討回來?要是有這個本事的話,那麼就來向他討好了。

男子伸手一揮,那十隻被束縛起來的魔獸疼苦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慢慢的回到了鐵門之中,那十隻倒在地上的魔獸屍體,那個男子一用力,那些魔獸都被他抓在了手中,瞬間就消失不見了,楊天心裡明白,這個男子將這些魔獸裝進了空間容器之中。男子在做完了這一切之後,看了一眼韋言設置的空間壁障,伸手在空中狠狠一捏,這個空間壁障盡數破碎了,楊天站在那裡沒有動彈一下,他知道這個男子是在給自己下馬威。

「其他人要是還想要進入中域的資格的話,立刻給我回到等待區。」聲音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朵之中,當下觀戰席上面的人爭先恐後的朝著下面走去,他們的挑戰還要繼續,他們當然想要進入中域的資格,只是想到憑藉楊天得到進入中域的那個小子,沒有人的心裡都有些羨慕嫉妒恨,他的命這麼久他媽這麼的好呢?

三隻魔獸此時變成了人形,楊天朝著尤躍走去,對著他微微一笑說道:「我們走吧。」

尤躍有些警惕的看著那個男子,楊天則是拉著尤躍的衣袖將他拉走了,等出了角斗場之後,楊天的手朝著自己脖子後面猛地一揮,空氣之中響起了非常細微的碎裂聲,三隻魔獸立刻就警覺起來,楊天手掌收回,嘴角微微勾起,跟自己比精神力,他還太差了。

楊天捂手將那個細小的東西給斬斷了,在空中發出了一陣細微的聲音,而這邊抓著韋言的男子則是臉色陰沉了很久,一口氣在嘴裡半天都沒有喘出來,像一個小雞一樣被人拎在手裡的韋言則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看著男子臉色陰沉的站在那裡,於是膽怯的開口說道:「三,三叔,怎麼了?」

男子眼珠子微轉,雙眼之中散發出來的冷意讓韋言立刻就閉嘴了再也不敢多說什麼了,男子如有所思的朝著自己的指間看去,一根肉眼根本就看不見的細線正纏繞在他的手指上面,只是線的另一端被人給強行斬斷了。男子哼了一聲之後,抓著韋言身體一動就離開了原地,而楊天的樣子則是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腦海之中,一旦楊天進入中域的話,那麼著十隻魔獸他遲早都要討回來的。

楊天他們已經離開了角斗場,但是角斗場之中已經掀起了討論的熱潮,他們走出去的時候倒是沒有引起什麼騷動,角斗場也就有源源不斷的人進入,楊天他們也沒有引起太多人的目光,幾人一路朝著前面走去,尤躍忍不住低聲說道:「剛才發生什麼事情了?」

「是啊,主人,剛才我聽見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難道那個老傢伙在主人身上動了什麼手腳?」火狼滿眼怒火的吼道,藍衣跟妖妖一聽也是緊張的看著楊天,楊天呵呵一笑,放慢了步伐開口說道:「他確實是在我的身上做了手腳,但是試探的意味要多一些,剛才那聲音是我斬斷了他纏在我身上的精神力細線。」

火狼則是不屑的哼了一聲,那個人竟然用精神力來試探主人。「那個人的實力應該高出尊者級別,看那個韋言對他卑躬屈膝的樣子,他應該不是一個小人物。」藍衣臉色凝重的說道,楊天點點頭,「雖然還不知道中域之中是什麼樣的情況,但是看他們竟然跟魔獸可以扯上關係,又有那麼強大的控制魔獸的手段,我倒是想到了一種職業。」

「你說的是馴獸師吧?」尤躍在一邊低聲說道,楊天看了他一眼,馴獸師他也不是沒有見過的,在東大陸跟馴獸師之間也有過衝突,但是在這片中大陸上面,馴獸師的能力要明顯的高出一籌,跟東大陸比起來,兩者根本就不再同一個層次上。

「馴獸師擁有著馴服魔獸的能力但是終究不可以攫為己有,魔獸師才是正統。」尤躍看了一眼楊天淡淡的說道,楊天看見尤躍的臉蛋之時不由得一愣,「你現在是要前往中域嗎?」尤躍用柔和的光芒看著楊天,輕聲的說道。

楊天都有些晃神了,搖搖頭說道:「不,我還需要在中原逗留一段時間。」

「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可以叫我哥哥。」尤躍的臉上露出暖暖的微笑,楊天的身體不由得一僵,這聲哥哥被卡在喉嚨之中,怎麼樣也無法喊出來,三隻魔獸非常默契的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跟在楊天身邊。

「你不願意就算了,是我有些自不量力了。」尤躍微微一笑,臉上露出有些尷尬的神色,自己對面前這個少年有著一股親切感,分明兩人這只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心裡卻是莫名的感受到一些親近,他這樣的要求對於面前這個少年來說確實有些唐突,從實力來說,自己根本就沒有資格做他的哥哥。

「不是的。」楊天猛地抬起頭來,目光緊緊的盯著尤躍,看著那張跟楊琦一模一樣的臉蛋,「我上面還有一個哥哥,要是你不介意的話,我叫你二哥,可好?」三隻契約魔獸同時朝著楊天看去,尤躍則是一愣,然後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這樣的笑容讓楊天都有些想要從上去的衝動,想要抱住他大聲的喊一聲二哥,喊一聲楊琦。「那好,我就做你的二哥。」

楊天強自壓下心裡的那些激動,點了點頭,對著尤躍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這一面看起來非常的孩子氣,尤躍在楞了一下之後,慢慢的伸出自己的手,在楊天的腦袋上面摸了摸,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剛才還那麼倔強的姿態,現在卻是變成了一個小孩子。

「二哥這次進入中域是為了什麼?是歷練么?」楊天跟尤躍兩人並肩而行,朝著中原那邊的旅館之中走去,越是朝著西邊走著,一路上遇到的人就越少,四周也變得安靜起來。尤躍在聽了楊天的話之後,神色有些陰沉,過了很久才開口說道:「這一次回到中域是為了回家。」

「回家?」楊天一陣錯愕,「二哥,你不是外域之人嗎?」尤躍的臉上露出一絲苦笑,搖搖頭說道:「不,不是,我其實並不是在外域出生的,確切的來說,我是被家族從中域之中強硬的拋出來的。」 第2713章我這麼做了,娘娘開心嗎?

「真的假的?」

得到黎不傷要成親的消息,南煙先是感到一陣狂喜,但隨即,又有些不太敢相信似得,疑惑的看向前來報信的聽福,說道:「你是從哪裡聽來的消息?」

聽福笑嘻嘻的說道:「娘娘怎麼還不信奴婢呢。」

「……」

「這事兒可不是奴婢瞎編亂造,也不是道聽途說,而是今天吏部那邊收到了黎大人要成親,請三天假的報告。」

「……」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