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百一十五萬!」

「一百三十萬!」

「一百五十萬……」

激烈的競拍在幾個大財主爭先恐後的報價下,直接被代入了一個高潮。

這些人可真是財大氣粗啊!張沐陽不禁在心裡想著,也跟著喊了一口價,「一百五十五萬!」

就在他前腳話音剛落,後腳便有一個冷冰冰的,不含絲毫感情,但卻透著股不容抗拒的霸氣的聲音在會場中響起。

「二百萬!」

聲音響起時,所有人都不禁有些瞠目結舌。

許多人下意識的將目光循聲望去,張沐陽自然也不例外。

只見張沐陽目光所及之處,劉青雲緩緩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目光無比陰鷙的扭頭環視了一下四周。

凡是被那雙冰冷目光看到的人,都是不由自主的低下頭去閉口不言,唯有少數幾個同樣有著強大勢力在背後支撐著的強者,對於劉青雲的目光才表現的不屑一顧。

吳嘯風自然屬於後者……

(本章完) 報出了一個二百萬靈石的天價后,劉青雲這才收回他那囂張的目光。

不出手則是,一出手就是驚艷全場,他似乎在向整個拍賣會場的人宣布,這《乾元化血功》他劉青雲是要定了!

二百萬的天價一出,整個拍賣會場頓時陷入了一陣漫長的寧靜。

只是這份寧靜並沒有持續多久,所有人便都同時聽到了一聲不屑的嗤笑。

「呵呵,二百萬買一個提升實力的秘法,劉大少爺還真是大手筆啊!」吳嘯風滿含戲謔意味的聲音在會場上響起,「不過這《乾元化血功》我也很感興趣,對不起了六少爺,請恕我不能拱手相讓。」

「吳嘯風你個王八蛋,要加價就他媽趕緊加,別扯這麼多沒用的廢話浪費老子時間!」

劉青雲的包廂里,傳來一聲憤怒的咆哮。

被人當眾罵是王八蛋的吳嘯風則並不覺得懊惱,甚至於表情平淡的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似的,「呵呵,那就二百五十萬!」

二百五十萬?

張沐陽聽到吳嘯風為了跟劉青雲賭氣,開口就是五十萬的往上加,好像他家的靈石是大風刮來的一樣,不禁有些愕然。

「這倆王八蛋根本不是在競拍,而是在作孽啊!他們要是我兒子,非得給他們腿打折不可……」張沐陽一臉苦笑著念叨一句。

就在張沐陽暗自腹誹這兩個敗家子的揮霍時,拍賣場上的競拍廝殺,已經進入了激烈的白熱化階段,讓人光是聽著那一聲聲的報價,就難免心驚肉跳起來。

就在吳嘯風和劉青雲兩個死對頭互相狗咬狗時,還有其他的幾個大勢力,也是在旁偶然煽風點火的插了幾腳。

正是因為如此,這短短一會兒的功夫,那拍賣行給出底價為一百萬靈石的秘法《乾元化血功》,身價已然飆升到了三百八十萬!

而且看這勢頭,竟然還是根本停不下來的狀態。

張沐陽已經可以料定,這一輪拍賣進行到最後,那《乾元化血功》的身價必定還要再往上竄一大截,絕不會低於四百萬靈石!

拍賣台上,那美女魚人拍賣師早已是笑的花枝招展,不斷對報價的包間拋去勾人魂魄的媚眼,簡直是個妖精。

「四百三十萬!」劉青雲最後喊出了一個他自己都有些不敢想象的天價,隨後沖吳嘯風的包廂聲嘶力竭的怒吼一聲。

「姓吳的,你他媽倒是加啊!老子今天把話撂在這,你再加一輪,這秘法就是你的!」

深吸一口氣坐回椅子上后,劉青雲那原本紅潤的臉色上,竟是流露出幾分略顯病態的蒼白,顯然是怒火攻心氣得不輕。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整個拍賣會場都在好奇,吳嘯風到底還會不會加價。

現在這拍賣場,基本上已經是他們兩大敗家子的主場了,其餘人都已經放棄了對這秘法的覬覦,轉而津津有味的看著兩人上演的一出好戲來。

反觀吳嘯風,聽到劉青雲的口氣已經明顯是怒火中燒了,他卻只是嘴角泛起一絲壞壞的笑意,終於消停下去不再作死的加價。

「呵呵,既然劉少爺你這麼想要這秘法,那我就忍痛割愛讓給你吧!」

吳嘯風故作大度的揮了揮手,旋即又用調侃的語氣補充一句,「不過你還真是出手闊綽啊,四百三十萬……好大方的手筆,希望你到最後,還能有足夠的資金吧,哈哈哈哈!」

情況發展到這一步,包括張沐陽在內,所有人也都知道,這場好戲大概是演完了。

很多人對於這個結果還是喜聞樂見的,或者說,不論這場狗咬狗的糾紛最終勝利者是誰,他們都會喜聞樂見。

只因為在座的大多數人,都跟張沐陽一樣,將注意打在吳嘯風方才所說的那『最後一件東西』上。

在這個時候為了一個秘法而浪費儲備資金,對他們來說顯然並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張沐陽自然也是如此。

「哼,你他媽有種!給老子等著!」

被陰了一把后,劉青雲不禁冷哼一聲,轉而將目光放在拍賣台上,盯著那魚人拍賣師惡狠狠的說道:「你他媽還不數數,是在等死嗎?」

「哦……劉少爺息怒,我這就開始數,這就開始數。」

那魚人拍賣師的心思,似乎仍然沉浸在《乾元化血功》身價暴漲的狂喜中,根本沒意識到自己早就已經該數數了。

此刻被劉青雲沒好氣的一催,那魚人拍賣師這才回過神來,只見她按部就班的數了三個數后,拍賣槌最終重重的敲了下去。

伴隨著一聲槌音傳遍了全場,那秘法《乾元化血功》也就正式宣布了,歸劉青雲所有。

「嘖嘖,有錢人就是豪氣啊!四百三十萬……這夠我揮霍好久的了。」張沐陽又在嘴上念叨一句,自娛自樂的看著會場上那諸多土豪的起起伏伏。

這《乾元化血功》秘法,大概算是這次拍賣會開始以來,成交價值最高的一件商品了。

它在為拍賣行賺了一筆不菲的靈石的同時,也成功將整個拍賣會場的氣氛帶上了高潮。

不過繼《乾元化血功》之後,又陸陸續續的上來了幾件沒什麼亮點的商品。

雖說在美女魚人拍賣師的一番努力之下,那些商品依舊拍出了並不虧本的價格。

只是爲你 但畢竟有《乾元化血功》那四百三十萬天價的商品珠玉在前,後面的幾件商品即便是沒有流拍沒有虧本,也是顯得有些黯淡無光……

張沐陽背靠著椅子,默不作聲的閉目養神著。

對於《乾元化血功》之後的幾件商品,他實在是提不起半點興趣,相信在場的大多數人也是如此。

閉著眼睛的張沐陽手指輕輕在虛空點了幾下,每一下都是正好點在一個剛剛參與了競拍《乾元化血功》的大勢力所在的方向。

閉著眼睛的他就像是在謀划著什麼似的,宛若一頭沉睡的雄獅一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如果這時候有感知敏銳的人看到了張沐陽,一定會感受到張沐陽的身上,瀰漫著幾分危險的氣息。

(本章完) 「好了,接下來我們要拍賣的藏品,是一味靈藥,它是我們蛟龍城的二皇子拿出來的,沒有錯,就是還魂草。」

在聽到還魂草三個字后,張沐陽饒是他心境再怎麼平靜,也不由的粗喘了幾分,在洗劫了姬幽蓮后,他煉製造化丹的材料已經準備的七七八八,更重要的是,他在這裡已經浪費了一個月的時間,如果這還魂草被別人拿去了,他不知要需要再找多久,才能找到這還魂草的蹤跡。

「這還魂草的功效,相信不用我說,大家都很清楚,當然如果不知道的,我想您還是別買了,免得暴殄天物。」

剛剛說話還是柔聲細語,客客氣氣的拍賣會主持人,在拍賣著還魂草時,卻十分罕見嘲諷那些不識貨的人。

不過他的嘲諷,似乎並沒有引起多少買家的怨念,畢竟這還魂草太過於珍貴,絲毫不下於剛剛那本《乾元化血功》。要是真有人買了,還真是暴殄天物。

「那本,拍賣開始,十萬靈石起拍,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萬靈石。」

一聽這個價格,張沐陽不禁有些搓牙,真特娘的貴,他身上雖然很多靈石,但也經不起這麼折騰,稍後還有些造化丹的靈藥要買。

「我出二十萬。」

果然,這一萬的起拍價,在還魂草面前,什麼算不上,有買主直接奔這十萬走、

「五十萬。」

張沐陽考慮了一下后,爆出一個價格,直接翻了五倍。不過他的這番加價,根本無人側目,五十萬靈石聽上去不少,但是落在這幫土豪的眼中,還真不算什麼。剛剛那位劉公子,還花了幾百萬靈石,買了一本功法。

「我出七十萬。」

吳嘯風在剛剛拍賣《乾元化血功》的時候,被劉青雲懟了幾下,正憋著一股怨氣,再加上他還想拿這靈藥來換取身旁珊瑚姑娘的芳心,所以直接叫價七十萬靈石。

吳嘯風的聲音剛剛落定,拍賣會場的主持人還沒來得及捧上兩句,就聽到有陰陽怪氣的聲音在拍賣會場中響起。

「吳嘯風,你是窮瘋了嗎?別人貪圖小便宜,你也想么?二皇子給出的還魂草,你只拍七十萬?真特娘的小氣,我出一百七十萬靈石。就你這樣,還他么追求珊瑚仙子,真丟人。」

「珊瑚仙子,不如你踹了你身邊那個孫子過來跟我,這還魂草我買了送你。」

劉青雲這幾句話,說的夠毒辣,先是讓吳嘯風惹下蛟龍城的二皇子,然後又那他身邊的女人激他,如果吳嘯風這把不跟,那他算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所以,吳嘯風此事臉色很是難看,對方明擺著是坑他,他也要硬撐著上,就在他準備喊價到兩百萬的時候,卻被自己身邊的珊瑚仙子拉了拉。

「我出一百七十一萬。」珊瑚仙子自己叫價后,又道:「吳公子,我們對二皇子自然是尊敬,但這裡是拍賣會場,可不是你送人情的地方,如果你真的想討好二皇子,那你出兩百萬,這還魂草,我珊瑚和吳公子,願意送你這份人情。」

她這句話不卑不亢,卻又恰到好處的一段話,噎的劉青雲臉色鐵青,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他本來是想給吳嘯風挖一個坑,讓他賠點銀子,也好把自己剛剛受的氣給發泄出來。

沒想到吳嘯風身邊的那女人這麼難纏,居然把得罪人的問題又給自己拋了回來,一時間他只能尷尬在那裡。

他剛剛用了三百多萬買了《乾元化血功》,如果再出兩百萬買這還魂草,他不是出不起,但是如果再出兩百萬,買這還魂草,那剩下的東西,可就沒辦法再買了。

一時間他猶豫糾結在那裡,這是現場的主持人開始喊了。

「一百七十一萬一次。」

「一百七十一萬兩次。」

就在吳嘯風面露喜色,珊瑚也頗有些得意,認為這還魂草將要落入自己手中時,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我出兩百萬。」

也不知道吳嘯風身後的老者,在他身邊說了什麼,劉青雲突然高聲叫道。

「既然是珊瑚妹妹所說,那我就出上兩百萬,畢竟二皇子,是我很尊敬的人,也是我們宗門的好友,兩百萬我劉青雲還是捨得的。」

在聽到劉青雲的叫價后,原本面露喜色的吳嘯風臉色驟然變的難看起來,不僅如此,就連他身邊的女人,珊瑚仙子,此時臉色也不好看。

她沒想到,對方真的花費兩百萬靈石,來買這還魂草,這靈草雖然難得,雖然藥性很強,但對於劉青雲來說,並不是十分珍貴的東西。但是對於她就不同了。

吳嘯風很想開口,繼續叫價,尤其是看著劉青雲那小人得志的模樣,但是理智告訴他,這已經超出了還魂草該有的價格。

而且根據他得到的消息,後面還有一件東西要拍賣,那件東西才是他志在必得的,既然那該死的劉青雲花費了兩百萬買還魂草,那麼接下來的拍賣會活動,他應該沒有財力在繼續跟自己搗亂。

兩兩相加下來,只要自己拍賣到那件東西,實則對自己的好處更大,心中衡量了一下價值后,吳嘯風決定放棄。

他轉過頭去,剛準備和珊瑚仙子道歉,卻聽珊瑚道:「既然劉公子這麼財力雄厚,那麼我們自願放棄。」

看都她這麼懂事,吳嘯風心中有些內疚,他開口想說什,但是卻被珊瑚攔住了。

「嘯風你的心思我明白,但是……」她的話沒有說完,但是想要的表達的意思,吳嘯風卻清清楚楚。

吳嘯風見狀,愈發感覺自己心裡不是滋味,他狠狠的看了眼劉青雲后,小聲說道:「珊瑚妹妹你放心,這東西還是你的。」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吳嘯風身上滿是殺機,看到他這副模樣,珊瑚為不可查的揚了揚嘴角。不過這笑容一閃即逝。

她道:「你不會是想……這風險太大了。」

一吻定情:降服惡魔老公 吳嘯風搖了搖頭道:「沒事,反正我早就想幹掉他了,這裡是東海,只要動手夠快夠狠,沒人拿出證據,劉青雲的靠山,還奈何不了我。」

默默坐在角落裡圍觀的此時張沐陽暗暗咋舌,要出兩百萬靈石,他身上是有的,但是這要用盡他所有的存貨。這個場面是張沐陽不願意看到的,而且如果他用所用的靈石去買了這還魂草,那麼接下來的要買的靈藥,他可就沒一分錢了。

總不能再搶一波,這裡畢竟不是自己的地盤,打家劫舍也是要冒風險的。但是這還魂草又是他志在必得的東西。

張沐陽仔細想了想之後,還是決定拍賣。

他道:「我出兩百零五萬。」

(本章完) 這次張沐陽的出價,終於引得不少人的回頭,眾人想看看,到底是誰想在這兩位大少爺之間的爭鬥當中摻和上一腳。

「兩百零五萬?」

劉青雲饒有興趣的看著張沐陽,他剛剛出價,本來是硬撐著,賣好蛟龍城的二皇子,實則心中是有些不願意的,現在有人繼續出價,正好緩解了他的危機,讓他留有餘力,去爭取最後那一件寶貝。

不僅如此,二皇子的面子他還賣了二皇子的面子,畢竟這還魂草被拍賣到兩百萬,是他一手喊出來的。

如果繼續加價,那才是傻子,這還魂草雖然難得,但是現在對他來說,並不是必需品,所以他並沒有繼續加價。

「少爺,我們還加價么?」

「不必了,好意我們已經給出去了,二皇子能明白就好,既然有人願意出價,我們沒必要繼續跟,還是留點力氣的好,不過這個買還魂草的人,我似乎沒有見過,情報里也從來沒有過,難不成是個散修?」

「不會,散修能有這麼雄厚的財力么?兩百萬靈石,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不管了,待會你給我盯緊這個人,後續還會有用處。」

「明白。」

而吳嘯風側頭看向張沐陽的時候,認出了張沐陽,就是當日在百花齋里,和自己示好的那個男人。

莫名的,他心裡對張沐陽有了點好感,他認為張沐陽剛剛是幫他緩解了尷尬,那還魂草被誰買走,都特么的比劉青雲那個雜種買走強。

而且落在這還魂草羅在張沐陽的手裡,他還有機會從張沐陽手拿回來,當然如果張沐陽不識抬舉的話,剛剛落在劉青雲身上的殺機,他也不介意落在張沐陽的身上。

買下還魂草的張沐陽,可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兩撥人都盯上了,他此時正鬆了口氣。幸虧那個該死的劉青雲沒有繼續加價,不然他就得抵賣自己身上的法器或者仙器了。

他身上就只有兩百多萬靈石,這特么還是洗劫了那個姬幽蓮才有的,之前在地球上的時候,他洗劫了那麼多人,以為自己足夠富可敵國了,但是來了這裡才知道,自己特么最多就是一小財主。還是一下就沒了的那種。

不過好在,不管怎麼樣,這還魂草終於落在自己手裡了,而且還有些余財,可以去買接下來拍賣的靈藥,只要價格不高,還夠買上幾手的。

拍賣還魂草這個小高chao過去后,接下來的幾樣拍賣品,性價比都不是很好,很多都是一些新奇的小玩意,或者說藥效奇特的靈藥。

張沐陽挑挑揀揀,算是堪堪將造化丹所需要的靈藥,全都買齊了,不過買完之後,張沐陽也真真正正成了貧困戶,他身上就剩下幾十顆下品靈石了,而且身上好幾件不用的法器,他都抵賣了出去。

不過張沐陽也不心疼,反而有如釋重負的感覺,來了這個異界一個多月,他終於完成了自己這次的目的。雖然有些坎坷波折,但總體來說,這個結果張沐陽還是十分滿意的。

畢竟這些靈藥,可不是大街上的破爛貨,隨隨便便就能買到,尤其是還魂草,更是難得,張沐陽能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湊齊,也算是他運氣爆棚。

就在張沐陽準備提前離場的時候,忽然拍賣台上,金光乍起,同時在拍賣會場的四周,隱約有幾乎元嬰老怪的氣息出現。

張沐陽心頭一震,這是什麼情況,有人要來打劫,還是說,這裡又有什麼極好的寶貝,需要元嬰老怪來保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