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時大意,竟然造成如此結果。」

「一切,皆是因為算不到江寂塵、小骷髏這兩個變故。」

域外中年修士心中暗恨、不甘。

但也無何奈何,任由江寂塵逃走。

而他的手下再追下去,只怕也只有被那陰險小骷髏偷襲殺盡的下場。

所以,他果斷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小灰帶著江寂塵,很快就在太古山中找了一處隱密的地方。

然後,小灰就到外面警戒,讓江寂塵進行療傷。

江寂塵此時直接進入噬毒珠碎片空間中的私人庭院中。

「公子,你……你受這麼重的傷。」

阿狸出現,扶住江寂塵顫聲說道。

江寂塵這次確實傷得很重。

雖然與道府境的域外中年修士只有僅僅三次的碰撞攻擊,但已經幾乎讓他道身碎滅。

一身骨頭,都出現了裂痕,氣海震蕩,內俯受創。

還有一身力量,只在三擊之間耗盡!

要知道,江寂塵可是擁有打破禁忌、超越傳說的聖體九重境肉身。

但依舊差點潰滅。

由此可見道府境修士的可怕與強大。

而這還只是天道七重,若是八重、九重,那將無法想象。

「小傷而已,有阿狸在,數天即可復原!」

江寂塵的身體靠在阿狸柔軟的身體之上,然後開口說道。

聽到江寂塵的話,阿狸瞬間羞紅了臉。

與江寂塵雙修多次,她又豈會不知自家公子話所指的是什麼意思。

「那……那就讓阿狸來服侍公子吧!」

阿狸雖然害羞,但卻非常主動。

因為,江寂塵的傷實在讓她揪心,所以,她要幫助自家公子儘快恢復起來。

那麼,動用《天狐心法》進行雙修,顯然就是最好、最快速的療傷辦法了。

為了自家的公子,阿狸無比的主動。

她扶著江寂塵到了雲床之上,然後溫柔地為江寂塵脫去衣裳。

接著,她身上的衣裙也滑落下來,三根狐尾翹動,完美傲人的身材,玲瓏有致;絕美無雙的容顏,嫵媚動人氣質,肌膚嬌嫩,閃動著瑩瑩光澤。

遠遠的,江寂塵便可以聞到阿狸身上散發出的獨特體香,讓人心醉,只願沉淪,不願醒來。

此時,阿狸幻動纖纖玉指,灑下一片片柔光,把江寂塵身上的塵垢、血污消去。

接著,阿狸媚然顫聲地說道:「公子,就讓阿狸來服侍您吧。」

說話之間,阿狸的粉嫩玉手已經在江寂塵的身上遊走起來。

從上至下一路撫摸、親吻著。

直至低首含槍,江寂塵便感到一種銷魂快感,蕩漾全身。

身下,阿狸秀髮披肩,三根雪白的狐尾翹動,更讓人有一種香艷的即視感。

阿狸低首吞吐,同時玉指輕點,神秘的力量從指尖湧出,滲放入江寂塵的體內。

這一刻,江寂塵可以感應到體內之傷在《天狐心經》的力量下,慢慢的恢復。

而這才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今天上班,依然非常的忙碌,而且相比昨天還要忙。並且連續幾天,都是一天比一天要忙。

後來才知道,其實主管並沒有一次性,把所有的事情,都全全交給她來做。而是分了一些給美林代替著做。

一個禮拜下來,看她適應能力還可以。而且,每天都能提前完成工作任務。於是才把,原來樊雪負責的所有工作,都正式交給張小花全權負責。

並且主管還對她說,有一個月的試用期,如果做的好的話,可以考慮給她升職加薪。做的不好的話,就直接把她調到產線去上班。

去產線上班,不正是自己一直以來,所想要去的部門?眼下不用她開口,就可以輕易如願。

只要她在,工作上稍微疏忽。或者,出現幾個錯誤。也或是乾脆什麼都做,來一個消極怠工。

一樣可以得償所願。這也太簡單了吧。原本以為,換部門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需要想個合情合理的理由,才可以辦到。而這個合理的理由,自己到現在都沒有想到。以至於拖到現在,遲遲都沒有開口。

但主管同時也說了,如果做的好的話,可以考慮給她,升職加薪。這樣說來,她又似乎沒有理由再去產線上班。

可主管光說加薪,但是到底具體加多少呢。也沒有一個準確的數字。只說是,一般情況下,公司給員工加薪的幅度範圍,會在200到2000不等。

卻沒有說,具體會加多少工資來著。張小花心想,要是沒有以前部門工資多,那樣還是得換部門。

如果萬一,比原來部門工資還多呢?那她豈不是又白折騰。左思右想沒有結果。這一下子,真是把她給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去還是留…

再一個,雖說工作懈怠,她可能就可以換部門。但是她不會選擇這條路,因為這樣做,也太不地道了。就算要走,也要走的理直氣壯。不能走後還被人說閑話。

更要命的是,主管還天天誇讚她。說她工作做的好,以後升職加薪,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她就更捨不得換部門了。

但是想想錢的事情,她就笑不出來了。當主管再一次誇她,工作得力的時候,她差點就脫口而出

「主管,你老是讓我好好做,也老是誇我做的好,還經常說要給我升職加薪。

其實,升職不升職無所謂。我不是太在乎。只是你這,到底給我加多少薪資?可不可以提前透露一下?」

而那姜西紅卻恰恰相反,每天很閑很閑,什麼事情都沒有。一天下來,都是從早上上班起,開始在座位上打坐。

除了起身要喝個水,上上廁所,一天下來,就沒有別的事情。並不是因為她不想做,是主管根本就不安排。她也曾主動去找事情做。

主動走到同事的身邊,拿起同事桌上的資料。面帶笑容,熱情的詢問「郭姐,看你這麼忙,就讓我來幫你去複印吧」

不料那郭姐,卻抓住了資料另一邊。「不用了,謝謝你啊。我還能應付的過來,等我應付不過來的時候,我再找你幫忙」

說完用力一扯,從姜西紅手中把資料,毫不客氣的給搶了過去。然後起身,踩著她的高跟鞋,自己前去複印去了。

不僅郭姐如此,其他的同事也跟,統一說好的一樣。每次她要去拿,她們都趕緊用胳臂壓住,就怕她要幫忙,都不讓她沾下手。嘴裡也是統一的口語

「不用了,謝謝你啊,我還應付的過來。」

整個辦公室,也只有張小花會,很樂意的讓她幫忙。可是偏偏,她卻不想去幫張小花的忙。

這張小花最近已經很囂張,主管同事們都誇讚她。如果自己再去幫忙,那樣張小花工作,完成的就更快了。到時候主管也會,說是張小花的功勞。說不定又要誇讚她。

自己可不想聽到。這段時間主管每天都誇讚她,不管是在開會的時候,而且一有機會的時候,就會誇讚張小花。

姜西紅聽著這耳朵,都快要起繭子了。自己絕對不能再幫她。即使是閑著,也在所不惜,堅決不。

一天閑著沒事情可做。不僅如此,現在下了班,也沒有事情可做。那吳諧翔已經連續,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教她們電腦。

每次她們去找他,他們宿舍的門,都是緊鎖著打不開。即使有一次,宿舍的門沒有鎖。但是也沒有教她們電腦。

說是最近工作比較忙,每天加班到很晚。而且事情也很多要處理,忙的都抽不出身來。所以也就,沒有時間來教她們。

並塞了兩本書給她們,讓她們自己先學著看。先把書認真看兩遍,等回頭他有空了,再教她們實際操作。可鬼知道的是,她連字都不認識幾個,要這書有何用。

不過她還是帶來了辦公室,雖然不認識字。但是書上有圖片,按照吳諧翔之前教的,會跟著那圖片去操作。

到後面的上班時間,她就會把電腦書給拿出來,按照圖片,按照相同的字對比。慢慢的摸索著,學習她的電腦。

若是不懂的地方,她也會去問張小花。一天下來,也就沒有那麼無聊了,而且還很充實。並且感覺她的電腦操作水平,也在不斷的提高。

日子每天就這樣過著,雖說談不上好,但是也還過的去。過的不但充實而且很踏實。轉眼間,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張小花由於一個月下來,工作都能按時完成,也沒有出現過什麼錯誤。於是她們主管,真的就按照之前的承諾,給她升了職也加了薪。

並且拿到手的工資,此之前在製造部的時候,還要多幾百塊錢,不僅如此,還多了幾項福利。而這福利在之前的部門,是沒有過的,看來自己的堅持是對。

原本她確實是想換部門,而且跟她的同事,也算是她的師傅美林提過一次。並且把自己家裡的情況,也和美林也說了個大概。表示自己如果不換部門,就不夠錢給她大哥買房子。

而那美林當時就罵她,問她是不是笨蛋。別人都千方百計想著,到辦公室上班,她已經到了辦公室上班,現在居然還想著,回原來的部門去。

並且告訴她,很多人在產線混了七八年,都沒有如願以償。現在她居然就要輕易放棄,真是腦子裡面進了糞。

不僅僅是罵,而且還跟張小花偷偷說了下她的工資數目。並且告訴張小花,如果她能夠順利頂替樊雪的位置,那麼她的工資也會有那個數目。

當初聽到的時候,張小花還有些不相信。並不是不相信,美林師傅說的工資數目。而是覺得自己,只是暫時替代樊雪的工作。

主管又怎麼會,給她升職加薪。就算要升職加薪,也不會有樊雪那個級別的工資。

現在這個崗位,只能有一個人。如果她也參與,那她的級別,肯定也會比樊雪,要低一個等級。級別低了,工資自然也會大打折扣。

頂點 阿狸的動作,輕柔無比!

而江寂塵體內的《魔鳳訣》,已經自主運轉起來。

治療魔鳳之力伴隨著慾念而生,江寂塵喘著粗氣,把阿狸抱到雲床之中。

很快,雲床之上,雲霧翻滾,不斷地傳來了阿狸嬌媚的呻吟聲。

「公子,不要……先讓阿狸運轉完《天狐心經》,治好你的傷先嘛!」

「小傷而已,並無大礙,阿狸,此時此刻,春宵苦短,當需好好珍惜,嗯,來換個體位……」

「公子,你太壞啦,你的傷都好了,阿狸全身軟綿綿的,就讓阿狸休息一下嘛。」

「無妨,傷雖好,還需要再進行鞏固鞏固,啊,阿狸的技術越來越好了……」

……

雲床之上,不時傳來這樣的對話。

但最後,總是被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媚吟聲音取代。

兩天之後,江寂塵與阿狸雙雙從噬毒珠碎片空間中出來。

這時候的他們,傷勢盡好,氣色絕佳。

而且,二人的修為經過兩天兩夜的雙修,再有精進。

阿狸已是天道一重境的修為。

而能夠踏入天道境,顯然阿狸得到了不小的機緣造化。

而且,她還沒有完全消失所得的機緣。

若能完全消失,境界遠不止如此。

阿狸此時他拿出一盞魂燈道:「公子,這盞魂燈有一縷幽魂,但很弱!」

「阿狸接受了那位古神女的神源饋贈,所以要幫她把這一縷魂燈帶出葬神墓地。」

「因為,魂燈裡面的那一縷神魂是古神女未出世的女兒。」

「那是,古神女受傷將殞,而她體內已孕育有了小孩,甚至離出生已不遠。」

「可是,她受了重傷,波及肚中孩子,所以,她最後以生命代價,把孩子未滅的一縷神魂分離出,封於這盞神魂燈內。」

「阿狸當時不顧一切的也要帶走魂燈,連命都不要了,是不是很傻?」

阿狸聲音有此憂傷地敘說道。

或許她想到了自己父母!

江寂塵微微一笑,把阿狸擁入懷中道:「阿狸永遠是公子心中最聰明的人,而且,阿狸要做什麼,公子都會無條件的支持。」

江寂塵寵溺的話,讓阿狸感到萬分的幸福。

「公子對阿狸真好,咯咯……」

阿狸開心的笑著。

「嗯,古神女讓你帶這一盞魂燈出來,難道有方法可以復活裡面的那一縷幽魂?」

江寂塵此時開口問阿狸道。

「古神女說,她孩子的這一縷幽魂,還處於混沌初生中就被分離出來,若能重生,便是混沌之體。」

「只是要復活,需要達至的境界,根本無法想象。」

最後阿狸有些失望地嘆息了一聲道。

江寂塵聽到混沌體,心中已經動容。

想不到,在這一盞燈之中竟然是一縷混沌之魂。

這若讓人知曉,只怕便是天道界的大人物都坐不住,絕對要不惜一切搶奪到手。

而混沌之體,那是傳說至高的血脈體質,億萬年難出一個。

傳說,六道界曾出過最強的一人,就是混沌之體。

所以,混沌之體就代表著最強大的存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