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葉星北崩潰了。

那是畫嗎?

那分明是小黃圖好吧?

畫上確實是一男一女,一男一女也確實是在跳舞,可問題是,這畫像是她兒子聽了顧五爺在車上的葷段子畫出來的。

女人上身就穿了一個健美背心,下身是蓓蕾短裙,女的雙腿分開,橫在男人腰間,胳膊摟著男人的脖子,男人雙手托著女人的大腿。

她估摸著,她兒子這是畫的花樣滑冰,奈何她兒子只有五歲,畫技不到位,硬生生把你一個雙人花滑,畫成了小黃圖。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要怪顧五爺的葷段子,如果不是他才和她說了什麼總裁下車的時候,女人摟著總裁的脖子,雙腿夾著總裁的腰,總裁大步往前走,兩個人的那裡還連著什麼什麼的,她也不至於看到她兒子這幅圖,就聯想到那篇小黃文兒。

她看到這幅圖,就想到女人夾著總裁的腰,那裡還連著什麼的,居然還說一個是爸爸,一個是媽媽……太辣眼睛了!

她抓著顧君逐胸口的衣服,使勁兒搖晃他,「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反正必須得撕了,你把畫給我!」

小孩子心血來潮畫的一個畫,回頭就忘乾淨了,就算以後真想起來,奸詐如顧五爺還糊弄不了一個五歲的孩子?

她才不信!

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寶貝兒……」顧君逐笑著咬她的唇,手伸進她的睡衣,撫她柔滑的脊背,「畫給你也不是不行,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葉星北抓緊他胸口的衣服,瞪圓了眼睛,警惕的看他,「什麼條件?」

顧君逐翻身將她壓在身下,在她耳邊低笑,「我們把畫上的事做一遍,我就把畫交給你。」

他灼熱的氣息噴洒在她脖頸邊,嗓音動聽的讓人手腳發軟,葉星北的臉紅的要燒起來了,啐他:「你不要臉。」

「嗯,」顧君逐脫了她的衣服,把她抱下床,像是畫上似的將她抱在懷裡,「要臉做什麼?我更喜歡要肉……」

葉星北:「……」

顧五爺滿滿的男性魅力將她擊潰,很快就撩的她暈暈乎乎的,半推半就的任他為所欲為了。

許久之後,葉星北的腿像是要被掰折了,顧五爺終於心滿意足的抱她去了浴室。

葉星北被折騰的一點精神都沒有了,有氣無力的捶他,「就這一次,再有下一次,你以後永遠都要睡沙發!」

顧君逐笑的一臉魘足的親她,「寶貝兒,你這才哪兒到哪兒呢?人家小黃文上的女人,都是自己掛在總裁身上,總裁還大步往前走,手都不帶碰女人的,我還托著你的腿呢,你就累成這樣?寶貝兒你該健身了!」 ?更新時間:2011-10-18

姚揚和劉清在食堂之中自然享受到了最好的待遇,兩人吃過飯菜之後朝著一邊山崖走去。

「劉清師兄,不知道咱們去什麼地方聽道?」

「去悟道崖,每三天那裡都有長老講道,甚至還有長老傳授一些心得經驗。這些對於修行非常重要,修行雖然緩慢,但是修為關乎著生命,修為越高,壽命則就越長,誰不願意多活一些時間?所以每一個人都在苦苦修行。」

「謝謝師兄指教!」

兩人沒有經過多久就來到了悟道崖之上,此時朝陽剛剛升起,照樣一般在天空之中,一般被悟道崖擋住,片片金光灑落在了悟道崖之上。 永不沉沒的星艦 將悟道崖之上渡成了一片燦金之色,悟道崖並不是多麼高,只有百十米,但是據說從前有位仙道門大能再次悟道,因此次崖被稱為悟道崖。

此時正是清晨,山崖之下來了許多的弟子,他們也是來聆聽大道,一些弟子比姚揚早來了僅僅兩個月的時間,他們也是入門的弟子。

最小的有十三四歲,最大的確有四五十歲了,一臉的滄桑卻跑來聽道。

「唰!」一片長虹劃過天穹,降落在山崖之上,光芒漸漸變淡消失,一位面目清秀的中年男子降落在山崖之上,盤膝坐在那裡。目光在周圍的弟子身上掠過,然後開始講道。

迎著照樣聆聽大道,姚揚感覺到了一絲新奇的感覺,好似小的時候沒有學校在曠野之中早讀一般。

山崖上的中年男人面色沒有一絲的波動,很古樸,很木訥,聲音雖然小,但是卻清晰的傳進了每一個弟子的耳朵之中,聲音之中不帶有一絲的感情,卻是講得很仔細,剛剛踏上仙路之人所要注意的事項都講明白了。沒有掃地老人講的那些塵埃和世界什麼的。姚揚聽的很認真,也聽明白了,姚揚似乎覺得,中年男人講的那些都是些基礎,沒有掃地老人講的玄奧。

大約一炷香之後,中年男人古板的臉掃向在場的每一個人,然後說道:「有什麼疑問可以提出來。若是沒有今天就結束。」

有許多沒有聽明白的少年紛紛出言,過了大約半個時辰,見到沒有人再提問之後,中年男子身上再次光芒閃爍,化作一道長虹離開了。

姚揚回到葯園之中,在房屋的外邊做一下運動,希望能夠感應到一些氣感。但是直到累的滿頭大汗的時候,姚揚盤膝坐下,但是這個時候心中卻是靜不下來了!有些氣喘呼呼。

「哎,身體還是不行啊,怎麼辦?」姚揚苦思無果。難道入門的一個門檻就這麼把自己擋住了?姚揚不甘。

接下來的一個月之中晚上聽掃地老人講授一些道經之中的內容,姚揚略微有些氣感,可以感應到天地之間的靈氣了,但是想要全身毛孔張開,吸納靈氣,卻是差了不少火候,老人悉心教導,姚揚認真苦學,雖然沒有踏入湧泉之境,但是體魄卻健壯了不少,力氣也越發的大了起來。

時間過得很快,幾個月的時間轉瞬而逝,葯園之中靈氣豐富,各種藥草閃爍著晶瑩的光芒,葯園之外就是姚揚的草屋,雖然簡單,但是卻自然,平時粗茶淡飯,雖然沒有大魚大肉,但是也算是美味。

幾個月的時間姚揚已經適應了在錦繡峰中的生活了,在這個期間,就工作了一次,收了一些成熟的草藥,將他貯存起來送到了倉庫之中。其餘時間想澆水的澆澆水,也無太多事情可做,比一般的弟子生活甚至還要好上很多。

姚揚每日依舊修鍊,但是雖然有了氣感,但是體質不足,過量運動之後靜不下心來,根本無法吸納天地之中的靈氣,就算葯園之中天地靈氣比其餘的地方都要濃郁。

明月當空,一天的時間又消逝了,開始的基礎以及道經上的一些東西,掃地的老人在晚上的時候大約都給姚揚講清楚了,姚揚的基礎也算是比較紮實了。

皎潔的月光從天穹之下灑落下來,像水一般柔和,沒有太陽那種炙熱,這裡的月亮似乎比家鄉的要大了不少,月光也是格外的明亮,柔和的月光灑在身上,卻有一種溫柔的感覺。

姚揚躺在一張自己製作的躺椅之上,仰望天穹希望從繁星點點之間找尋曾經屬於自己的那一顆。「陌生,陌生,一切都是那麼陌生,沒有熟悉的星域,天穹之上除了這輪月亮相似,其餘再也不曾有相似之處了,但是此月亮非彼月亮。」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醒時同歡愉,醉后各分散。」姚揚此時想找一壺酒。可惜偌大的仙道門之中卻不曾找到。

「是否想要一壺酒?」就在姚揚沉思的時候,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傳來。

「是!」姚揚沒有回頭,沒有坐起來,而是依舊靜靜的看著天穹之上的月光,思緒似乎已經不在這了。

「拿去!」聲音沒有一絲遲疑,遞過來一個葫蘆,碧綠的葫蘆之中濃郁的酒香從葫蘆之中傳來。

「想念家鄉了?」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是,想念家鄉了。您老還不睡?」姚揚沒有回頭也知道身後的聲音到底是誰,不用回頭也聽了出來。

「驀然回首,已經物是人非。」姚揚咕咚灌了一口酒,火辣的味道從嗓子之中瀰漫到了胃,再次燒遍全身。

聲音沉吟了下去,姚揚已經不再說話,只有喝酒的聲音,點滴淚痕無聲的掛在了姚揚的臉上。

「若是你還活著,是否會和我一樣思念家鄉?」姚揚嘆息了一陣。

「再也回不去了嗎?活著,還有希望。」

一種別樣的執念滋生在姚揚的心中,只要活著,就一定還有希望,雖然渺茫,但是也要追尋下去。在這個世界之中姚揚見識到了太多的神跡,人可以在天上飛,可以長命百歲,還有什麼奇迹是不曾見到的?中國的上古年代是否也有這樣的一群人?後來這一群人到了什麼地方?為何沒有流傳下來?姚揚不解。若是沒有,古屍從何而來?

「老人家,世上可曾有仙?」

「世上是否有仙誰也不曾知曉,不過修為到了移山填海,捉星拿月的地步,也許就是算是另一種的仙吧。」

姚揚問完了之後就沉沉的睡去了,在躺椅上,望著天穹之上的月光,臉頰上掛著一絲的淚痕。

往後的時間之中姚揚依舊聽老人講道,每隔三天去悟道崖聽長老講道,生活過的也算是充實,只是體魄上的問題卻沒有解決,身體雖然日益的強健了起來,但是似乎還差了一些。掃地的老人看了之後心中也是有些詫異,按照常理來說姚揚的體魄應該已經夠了修鍊了。

「難道悟性不足?」老人心中有些遲疑。

這一天,姚揚晚上的時候再次聽老人講道。

老人遲疑了一下之後問道:「你在山水卷之中悟到了什麼?」

老人和姚揚已經接觸了數個月的時間,時間已經夠久了,姚揚也沒有什麼隱瞞的,如實說了出來。

「在山水卷之中悟到了一段經文。」

「經文?多少字?」老人吃驚的問道。

「寥寥數百字!」

「數百字?」老人再次吃驚的問道,眼中充滿了不相信之色。

「數百年來,沒人能在山水卷之中悟到數百字,你是第一個,按理說悟性也足夠了,但是為何還是不能修行成功呢?」老人苦思,姚揚也在苦思。

「好了,這些我先考慮一下,你按時修行吧,鍛煉體魄其實也好。至少對身體有好處。」

「嗯,這些時間雖然沒有吸收到天地之間的靈氣,但是至少我感覺到身體越來越強健了,老人家,我這樣修行到了什麼時候才能像長老們一樣駕馭神虹飛行啊?」

老人淡淡的看了姚揚一眼說道:「修行如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飯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走路都沒學會就想跑?」

老人雖然責備姚揚,但是也是為了姚揚好,修鍊一途就是要有恆心,有了恆心一切都不是問題了。姚揚無奈的點了點頭。

「當你開闢出湧泉之後你就可以駕馭神虹飛行了,不過按照常理來說,駕馭神虹需要足夠的力量,神力如泉涌一般才可以駕馭,而開闢出湧泉只是僅僅能稍微飛行而已,所以你要走的路還很長呢。」

姚揚無奈,只能繼續修行,實在是姚揚太渴望回家了,渴望回到那個曾經的故鄉。

離開星辰古路已經快一年了,這一年的時間姚揚每天都在努力,希望回去。

而那些姚揚渴望的秘密卻依舊沒有一絲音訊。

「難道非要實力強大之後才能揭秘這些不為人知,消失在時間長河之中的秘密嗎?」

時間又過了大半個月,《道經》之上的東西姚揚都已經學會,數百字已經牢牢的記在了內心之中,姚揚依舊無法吸納天地之間的靈氣,但是體魄卻是如同一頭蠻牛一般,越來越強健了起來。

「這樣,何時才是頭?」

【有點晚,第二章推遲一個小時12點之前發】 有此異變,笑笑的丹與木長生的丹,在品質與內核上頓時產生了級大差距。

可以預計,就算是最終成丹的時間差不多,木笑笑也會因為丹品不及木長生而輸掉這次比賽!

「笑笑!你也有天火!你也可以用天火呀!」木鼎咬牙切齒。木笑笑手中有天火,也是大家曾在鼎戰中有目共睹的!

只是不知,她是否能如木長生一樣,即在丹內加入天火的神聖之息,又控制好力道?讓火威恰恰停在丹力被破壞的臨界值前。

「時機……很好……」

木松看到木長生此舉,不由自主地輕輕點頭。

當初自己煉製此丹的時候,也是在這個節點上,加入了天火之息,不過這一回他遞給青葉台上斗丹二人的,只是冰火悟道丹最基礎的煉製過程,一些涉及更深的繁雜工藝,並沒有提及。

「哈哈哈哈!」

面前的天火火柱,將木長生的臉這照得一片神聖,彷彿鍍了金子一樣。

他情不自禁地瘋狂大笑。

不過笑的並不是自己的丹品,因為這抹天火而迅速拔高了品質,而是他這聚火匣內存放的天火……名為繁星!

金色流火,不過在青葉台上燃燒三息,便因後勁不足而緩緩散去。

不過眾人剛誤以為金火之威徹底消失的剎那,空氣中……

突然像被無形之手,潑灑出大量金塵,一團團細小的火息,突然在空中連爆!

這才是天火繁星的真正面目!

它的本火併不強勁,但主火熄滅的同時,會有一波比主焰更強勁十倍的余焰在主火附近如煙花般地炸裂!

嘭嘭嘭嘭嘭嘭!

繁星余焰的波及範圍,被控制在了青木台之內。

雖然看台上眾人感覺到迎面撲來的烈火激得頭皮發麻,袖中鼎器嗡嗡直響,但好在沒有一人,受火息之傷。

「好烈的天火!」受了驚嚇的眾人,臉色煞白地議論紛紛。

「在此之前,老夫從來沒有見過余焰比主火更強的天火!」拍著胸脯,一個白鬍子連連喘息,心有餘悸地感嘆:「離炎天火雖然數量不多,但老夫眼界不行,光是這幾種都沒有認全。」

咔嚓……咔嚓……

就在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在木長生突然祭出天火一事上。

青葉台前,一陣細小的碎裂聲,卻突然打斷了所有人的思緒!

不……

不會吧?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所有木家丹師不約而同地將目光轉向真小小的身前!

旁人未被天火餘威波及,那是因為他們站在戰台之下。

但剛剛的連爆,卻是將木笑笑與她的霖靈鼎,包裹其中的!

如果換了別的材質的鼎還好。

但木笑笑的鼎,偏偏是純木屬性,遇一般火種還好,但遇上天火……勢必是要開裂的!

「你這老猢猻!你故意的!」

木爐臉上表情,頓時裂了又裂,實在是接受不了木長生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小動作,若是堂堂正正贏了比賽也就算了,他非要使用這些下三濫的手法,陷自己對手於裂鼎絕境,連半枚冰火悟道丹都煉不出來。 ?更新時間:2011-10-19

時間再次緩緩的流逝,姚揚在仙道門錦繡峰上已經待了將近七個月了,在這七個月的時間裡,姚揚不住的鍛煉身體,體魄強勁的不像話,有一點氣感,但是卻無法吸納靈氣,在此期間,姚揚每天都會閑著沒事從葯園裡弄一株老參,像啃蘿蔔一樣啃掉,每天一株老參,每天一株老參,幾個月下來,姚揚身體壯的不像樣子,外表雖然看起來依舊消瘦。但是脫下衣服,那身結實的肌肉就說明了一切。

在葯園中私自採藥這已經是葯園之中的潛規則了,錦繡峰的總管也知道,但是卻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問不搭理。

只要到了收穫的季節,採的葯和估算的差不多就行了,多餘的,沒人去管你將他們怎麼了,所以姚揚在這個葯園之中簡直就是富得流油。

最近一段時間,姚揚突然覺得身體似乎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無論怎麼鍛煉體魄增長的速度卻是極為的緩慢,之前鍛煉的時候,每天都能感覺到體魄的變強,而現在,幾乎都感覺不到了。

之前雖然是沒有什麼氣感,但是至少可以增強體魄,但是現在體魄都感覺不到增強了,姚揚有些迷茫了,不知道如何修鍊下去了,不知該修鍊什麼了,或者說,如何修鍊才是正道。

姚揚忍不住,之好去到掃地的老人那裡請教一下,也許老人見多識廣會明白是怎麼回事。這天,姚揚找到了正在掃地的老人,老人恬靜的好像一塊頑石一般,沒有一絲急躁的感覺,就這樣靜靜的掃地。

「唰,唰!」樹葉一片一片的被老人掃起來,老人沒有一絲的急躁,只是靜靜的掃地,一點一點,一片一片,掃乾淨了這片地方,接著到下一個地方去,微風輕輕的吹動地上的樹葉。

「世上萬物如同地上落葉,有許多人力所不及的變數,而這些變數唯一不變的是樹葉永遠會待在地上,而不會飛到天空之中不落下來,而我掃地,慢慢掃,一天掃一點,一天掃一點,總能把這些樹葉掃清。若是你太急躁,想要馬上掃清地上的樹葉只會弄得樹葉亂舞,飄飛到天空之中,最後樹葉還是要落下來的,必然,你還要掃一遍。」老人一邊掃地,一邊說道,但是老人卻沒有回頭,他似乎知道姚揚已經來到了這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