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漫威世界裏的生化狂人》中午更新晚一會 不,僅僅憑這一點就下定論太過草率….湯慶在心裏搖頭,必須找東西佐證這一點,或者重新構想整體事件,把剛剛的猜想全部推倒。

但無論怎樣都好,這些都不是眼前該做的事….湯慶收刀,未乾的血跡化成珠露,順着刀體在滑落中消失。

【櫻】凝顯一分血色。

這刀….湯慶暗中皺眉,他轉頭看向臉色發白的高大男人:「沒得談了,動手吧。」

話音一落,他提刀進攻,眼神平淡的彷彿在看死人。

剛剛那話也不是對他們說的,因為湯慶現在的隊友只有一個,淡笑。

後者立馬會意,切出【植被渦輪】,二話不說瘋狂掃射。

墨綠的子彈如激流噴涌,瞬間覆蓋了兩人。

淡笑扣下扳機就不放手了,他要的是給湯慶打掩護並製造機會,比起精準點射,能瞬間攪亂戰局的掃射才是最優選擇。

果然效果不錯,兩人之前都被湯慶的狠厲殺伐震到了,因此沒有第一時間選擇還擊,所以淡笑的進攻瞬間奏效,高大男人和女子在彈流中抱頭鼠竄。

砰砰砰!

兩槍擦邊,最後一發在女子的小腿處鑽了個眼,破裂的肌肉和血液飆射在牆上,她翻滾兩圈后痛哼一聲。

女子銀牙緊咬,切出手槍對準淡笑還擊,忽然她視線一黑,那個紅髮青年不知從什麼時候貼近,猛然出現在她面前!

接着,眼前映出一抹淡色的流光,女子眼中突顯驚恐。

就是這把刀,瞬間帶走了阿里普的命!

他們是隊友,也都是在生死間磨礪過的戰士,而且也不畏生死….但前提不是這麼個死法!

五分鐘前阿里普還靠牆邊講著討人嫌的葷段子,結果現在卻雙臂被切斷屍首分離!死相凄慘到他媽都不敢認!

而且嚴格算起來,那人似乎….只動了三刀?!

如果這種強度的斬擊落在自己身上….女子嘴唇發抖,渾身冰涼,彷彿已經看到自己被切開的模樣。

何況,這個男人一開始就是這麼做的!女子依然記得這貨的狠辣,進門就直接提刀走臉!

現在局面再度復刻。

剎那間,女子只能舉起手槍格擋,祈禱手中這件鐵塊能擋下對方的斬擊。

然而,衝壓而成的無碳鋼強度,是不可能與熔鑄錘鍛相提並論的。

短兵相接的瞬間,女子手中的槍械發出痛苦嘶啞的破裂聲,淡色刀刃切開槍管,巨大的反震瞬間麻了女子整條胳膊。

但這一切不是無用功,槍管做出了最後的努力,它成功擋住【櫻】的斬擊,刀刃切入槍管一半的位置卡住,餘力不足以讓它再進哪怕任何一分。

女子剛剛鬆了口氣,面色再度驚恐。

因為對方沒有停手,他不抽刀,反而將右手抵在刀背上,大力推壓!

這是非常無賴的作法,參考廚師切凍魚類堅硬食材,除了那種奇奇怪怪能一刀斬的暴力廚子,正常作法是一刀切進食材,然後手壓刀背和握把,不斷換點施力,這樣全身灌下的力量就能慢慢把它切成兩段。

女子壓力大增,她看着不斷推進的刀刃,目露絕望。

這個時候她無法放開手槍,因為一旦棄去武器,對方一定會迅速撤招追殺,到時候還是一刀死的結局。

千鈞一髮之際,湯慶的身體被撞開,咕嚕嚕的滾動幾圈後起身。

是高大男人撞開了他,他從察覺到湯慶的進攻意圖后,就直接放棄閃躲淡笑的攻擊,奮不顧身的衝來,以最簡單粗暴的方法保下女子。

代價就是他在衝刺中連續中彈,身上開始浮現綠色幽光….中毒。

高大男人緩緩的嘆了口氣。

事到如今,他已經不指望能從眼前這個紅髮青年手下活命了,甚至留個全屍都是奢求。

「我認了….你們停手吧。」高大男人語氣苦澀道,「我可以死,人質你們也可以帶走,但….饒了她。」

他指了指癱倒在地的女子,輕輕嘆息后,將身上所有的武器丟在地上。

「哥….不,不行,不行!」女子絕望尖叫。

湯慶沒理她,起身,一腳把男人踹翻在地。

「抱歉,今天特殊,我不打算留給你們倆活路。」湯慶冷聲道,「你應該知道這一點,戰場只有生死,能殺就殺,不談感情。」

「呵呵….」男人苦笑一聲爬起,感慨道:「明明上頭給的任務里,說明這次麻煩的目標只有一個,卻沒想到藏着一個更恐怖的….真的栽了這次。」

「但,我也不是沒留後手的。」男人說着,取出一個柱狀物體,朝眾人晃了晃:「這屋子裏有事先埋下的炸彈….你別動!我打不過你,所以但凡你動一下,我就直接引爆開關!到時候大家一起死!」

「你威脅我?」湯慶笑笑。

「是,但你敢拿她們的命賭嗎?」男人指了指牆角三位,陡然厲色,「放我妹走,我可以留下!」

湯慶皺眉,卻不再有任何動作….這個時候不能再刺激對方了。

「不,我不走!哥我不走!」女子凄厲無比,死死拉住男人的衣服,哭喊道:「要死一起死,乾脆全炸死了算了!」

男人目露悲色,他再度嘆氣,輕撫女子的頭髮….還是如以往柔順,帶着絲絲香味。

呼,都說了出任務就不要用這種有味道的清洗劑….男人嘴唇蠕動,卻沒有說出口,哪怕這可能是他這輩子最後一次嘮叨。

他看向湯慶,等待着他的回答。

氣氛變得安靜起來,他們能聽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現在是死是活,都只看紅髮青年的一句話。

忽然,一陣輕響敲碎寂靜,外面的走廊傳來腳步聲,越來越近。

緊跟着小聲的嘀咕,外面那人喊道:「克塔亞,帶其他人集合!」

隊長?!高大男人眼中閃過一絲希望,卻又立刻暗淡。

但湯慶心情忽然就變好了….大魚來了。

他立刻給了高大男人一個噤聲手勢,然後指了指他身邊的女子,示意談和成立,但你要配合我….引外面那人上當。

做法很簡單,不說話就行。

因為只要保持沉默,那人一定會因為好奇而進來觀察情況,倒是他們就能先發制人。

高大男人愣了半秒,臉色複雜起來,似乎在天人交戰。

時間悄然劃過,屋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彷彿倒計時一樣不斷的敲擊男人心中的底線。

他沉默不語,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抉擇,身邊的女子也面露惶然。

但此刻,他們躊躇不定的態度本身就是一種妥協,因為隊長還在不停靠近,事態發展沒有因為他們的猶豫而產生的任何變化。

隊長的命….妹妹的命….我該怎麼做?

男人牙齒打顫,此時心中五味雜陳。

最後一刻,那茫然的腳步聲驚醒了他,高大男人咬牙,怒吼道:「逃啊!隊長,快逃啊!」

屋外的腳步聲頓時中止,立刻雜亂起來….對方逃了!

「壞了!」淡笑一驚,看向突然壞事的高大男人….後者癱在地上,面色頹敗,剛剛那一句話彷彿耗盡了他所有的力氣。

側面風起,湯慶不知什麼時候衝到他面前,一記膝頂把高大男人擊飛,接着右手閃過緋光,一刀貫穿他的左手和地板,將男人死死釘在地上!

「保護好她們!還有看住這倆!」湯慶迅速衝出房間。

「哎,炸彈炸彈!」淡笑驚道。

怎麼就全交給我了啊,這貨手裏還有炸彈的說!

「你信他個鬼!」走廊遙遙傳來嘲諷。

….

在那,在那!

湯慶瘋狂的追逐那個影子,然而對方的動作也極快,兩人的距離短時間內竟然無法拉進。

這不是因為湯慶的機動屬性壓不過他,而是士兵到達三階覺醒后,其中一個覺醒支流的三階技能名為【急行軍】,被動小幅提高士兵戰場機動屬性,主動則可以在短時間內大幅提高速度。

毫無疑問,眼前這傢伙必然是發動了【急行軍】的主動效果,才能短時間內獲得如此強大的機動能力。

但湯慶最在意的不是這個,而是之前他開口喊人時的聲音….有點熟悉。

不,很熟悉!

我必須要確認一下….湯慶咬牙,腳步加快,速度陡然提升到自身極限。

視野里的身影越來越近,湯慶目光一凝,切出武器….一把暗色的手槍在他右手顯現,槍體暗淡的彷彿能瞬間融入夜色。

這是另一把斑斕。

湯慶沒有說謊,當時弄出來的三把武器確實沒出一把紫,因為除了淡笑那件藍武外,剩下兩件都是斑斕級!

湯慶伸直右臂,陡然瞄準了前方的聲音,怒道:「別給我玩鬼!」

砰!

一抹紅點出現,然後槍口崩出烈焰,一顆並非銅黃、而是赤色流光般的子彈射出,它破開黑夜,穿風而去。

前方那人身體陡然一顫,顯然是中彈了,但他卻沒有停步。

那人陡然轉身,向後丟出四五顆黑色物體。

湯慶一愣,看清來物後腳步停下,迅速後撤。

轟!轟!轟!

那是幾顆手雷類的爆炸物,它們連接炸裂,在狹小的走廊內爆發出巨大的威力,瞬間崩斷樓道和天花板,石塊砸落,迅速攔住了兩人中間的道路。

那人得意一笑,轉身離開。

湯慶在原地駐足幾秒….藉助剛剛的火光,他看清了那人的面孔。

是那人。

原來….真的是那個人。

「呵。」湯慶冷哼,是真的沒想到,直到最後也沒想到。

故事真有意思….他也轉身離去。

封堵的道路外,視野外的兩人幾乎以同樣的姿態走遠,只是一個得意,一個默然。

但,他們都得到了,自己想要了解的東西。 接下來,路南帶着人開始處理屍體。

一開始搬動那些東西的時候,他是十分受不了的。

跟他一起的人也是,看着那些內臟,殘軀幾人都忍不住嘔吐起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