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法蘭大陸旅遊日誌?大陸歷3262年3月7日》摩西?福克斯

這是一隻深淵惡魔,暗紅色的皮膚上布滿了黑色的刺青,頭上有著一對螺旋小角,一對翅膀背在他的身後,艾比有些懷疑這對小翅膀能不能帶著這個2.5米高的惡魔飛起來。

不過看到對方腳上綁著的巨大鐵球,艾比認為這個就是為了防止這位深淵惡魔逃跑的手段。

「嘿!你好啊!」艾比向著這位深淵惡魔打著招呼。

聽到艾比的招呼后對面的深淵惡魔抬頭看了一眼艾比,繼續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寫著,同時自言自語地說道。

「今天新來的獄友向我打招呼,我在考慮一番之後決定告訴對方的我名字!」說完這句話后摩西停下了筆,對艾比說道:「摩西?福克斯,深淵惡魔。」

摩西的這番舉動看得艾比三人滿頭黑線,眼前這位深淵惡魔居然是這種畫風。

不過即使內心在吐槽艾比還是自我介紹道:「我叫艾比,這兩位是我的同伴德克和愛德華,我們三個都是冒險者!盾劍冒險團!」

對面摩西聽到艾比的話有低頭寫著什麼。

「盾劍冒險團!他們是這樣介紹自己的。」摩西寫著寫著不小心將自己的炭筆弄斷了,他隨即撿起一根木條放在自己的手掌心中握住,接著他渾身的刺青從黑色變為了燒紅的鋼鐵一般的熾紅,當摩西攤開手掌的時候他手心的小木條已經變為了一根還冒著青煙的炭條。

考慮到自己的炭筆還要過一會兒才能使用,摩西將其放在一旁進行冷卻,然後轉過身子正對著艾比三人說道:「我是一名普通的深淵惡魔,來到這邊這個世界只是想要領略下異世界的風景,主要身份是一位旅行家,目前的境地跟你們一樣被困在了這裡。」

艾比好奇地問道:「旅行家?你來法蘭大陸多久了?又是什麼時候被抓到的呢?像你這樣會飛的深淵惡魔應該不容易被抓的。」

摩西白了一眼艾比三人說道:「你們人類比我們惡魔要狡猾,我不過是想看看大海的風景,結果在船上就被下了葯,醒來之後便呆在這裡了。」

德克問道:」你沒有想過逃走嗎?以你的實力想要逃走很簡單吧!」

摩西嘆了口氣說道:「我也想過逃走,但是你看這個!」說著摩西抬了抬自己的腳,示意艾比三人看看這條拴著巨大鐵球的鏈子。

摩西隨即握著了這條鐵鏈,身上的刺青再次亮起紅光,但是摩西鬆開手之後這條鐵鏈沒有一絲的變化。

「摸摸看!」摩西對著艾比說道。

艾比沒有猶豫直接將手放在了鐵鏈上,入手一片冰涼,似乎摩西剛才的努力一點用也沒有。

「這條鏈子有古怪!」艾比對著德克和愛德華兩人說道。

摩西有些驚訝艾比的舉動,正常人看到摩西的能力之後一般都會認為鐵鏈至少被加熱的非常燙手,而艾比居然如此信任一個剛剛認識的陌生人,毫不猶豫的就去觸摸這條鏈子。

「這條鐵鏈在鑄造的時候應該摻入了寒鐵,這種產自海底的礦物需要極高的溫度才能將其熔化,一般用來製作火屬性抗性的裝備,像是德克的盾牌應該也摻入了一些寒鐵。」愛德華解釋道。

「這個東西挺重的,我沒法帶著它飛過這片海洋!」摩西將腳放回到地上,「不過這群海盜抓住我之後也沒有傷害我,所以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我也不想逃跑。」

「話說你被困在這兒多久了?」愛德華問道。

「前後算起來應該快一年了吧,之前我也還有好幾批獄友,不過他們都在被關了差不多半個月之後帶走了,至今也沒有回來,你們是我的第五批獄友了。」摩西說道。

「那你知道他們去哪兒了嗎?」艾比緊張起來,這可能關係到他們未來的下場。

「誰知道呢?或許被派去做苦力,或者被賣去做奴隸,我反正是沒再見過他們。」

艾比還想要問些什麼,牢房外走來幾個海盜,他們沖著牢房裡面喊道:「摩西!出來幹活了!」

「哎!真是會使喚人,走吧,比伯!」摩西摸了摸自己的小寵物對著艾比三人說道,「我現在要出去工作了,等我回來再跟你們聊吧,我也很久沒有和人說話了!「說完摩西通過海盜們打開的牢門走了出去。

三人面面相覷,無言以對,只能坐在原地枯等自己未來的命運,遠處一直有著海盜們喧嘩的聲音,而艾比他們周圍卻是一片寂靜。

……

天色漸晚,當艾比開始無聊的研究幾個人該如何使用這個牢房裡的便桶的時候摩西回來了,並且他的手上還提著一個小木桶。

「來吃飯了!你們三個的也在這裡面!」摩西將木桶放在三人面前,而艾比伸長脖子看著木桶裡面的東西。

木桶裡面放著的是四塊用著不知名葉子包裹著的東西,艾比伸手拿出一塊,發現這東西有些燙手,艾比吹著手指將葉子剝開,發現裡面是一塊檸檬烤魚肉。

「喲!今天吃的是烤魚?」摩西有些驚喜的拿出一塊食物剝開包裝,艾比覺得有些燙手的烤魚肉對摩西來說完全沒有感覺。

艾比看著摩西露出自己猙獰的牙齒津津有味的吃著手裡的魚肉,頓時覺得海盜們對自己好像還蠻不錯的,接著艾比也將剩餘的兩塊魚肉丟給了德克和愛德華。

「嗷嗚!」艾比一口咬上手中的魚肉,然而剛一入口一股濃重的魚腥味就直衝艾比的腦門。

「嘔!呸!」艾比吐出自己還沒有怎麼咀嚼過的魚肉,連忙在水桶中盛了一瓢清水漱口。

「賣相這麼好,結果這麼難吃。」艾比轉頭看向德克和愛德華,然而兩人雖然面部有些扭曲,但也還是在強忍著吐意吃著手中的食物。

德克吞下口中的魚肉對艾比說道:「將就著吃吧,海盜可不會為我們換其他的食物,現在保存體力是當務之急。」

艾比欲言又止,最後還是老老實實吃著自己的食物,感覺著充斥著鼻腔的魚腥味,艾比有些佩服眼前這個很快就吃完魚肉還在舔著手指的摩西。

「摩西,你覺得這東西好吃嗎?我看你挺享受的啊!」艾比問道。

「是不錯呀!我每天吃都吃不膩呢!」摩西回答道。

「難道你就不覺得魚腥味有點大嗎?」艾比忍不住說道。

「魚腥味?那是什麼!魚肉不該就是這樣的嗎?」摩西一臉好奇寶寶的樣子問道。

「你以前沒有吃過魚?你們深淵沒有海嗎。」這下換德克問了。

「海?有啊!不過岩漿海裡面的生物非常的厲害,而且他們的肉也不好,非常的粗糙!」摩西說道,「我還是在法蘭大陸才吃到肉質這麼細嫩的食物。」

「哎!可憐!」艾比憐憫地看著摩西,對方在他眼中已經從一個神秘強大的異界來客變成一個剛進城的土包子了。

「要是我們能逃出去,我就讓你嘗嘗真正的美食。現在我們吃的這些東西簡直就是垃圾!」艾比說道。

「真的!?」摩西驚喜地叫著。

深淵的環境有些惡劣,在其中生存的生物身上不是有毒就是肉質粗糙難以下咽,而摩西到達法蘭大陸之後就被抓到了這個地方。當他第一次吃到海盜們提供的魚肉的時候,他覺得這種嫩滑的食物就是世界上的珍饈,連他的小本本上都記錄著好幾樣海盜提供的食物。

聽到艾比的話,摩西有些神往法蘭大陸上的美食,現在他居然頭一次認真考慮過越獄的事情。

想到這兒摩西在身上擦了擦手,走到牆角拿起自己之前已經燒好冷卻完畢的炭筆,繼續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寫著,不過這次他沒有念出聲來了。

「我聽新來的獄友說法蘭大陸還有許多好吃的東西,或許我該同他們一起離開這個地方去外面看看?」

寫完這些,摩西拿出另一個小本看了起來,只見這個本子上面用炭筆彎彎扭扭地寫著幾個惡魔文字。

這幾個字用大陸通用語翻譯過來就是「法蘭大陸美食手冊」,摩西翻開第一頁,上面記載的是自己第一次吃的生魚肉,自己還用了較大篇幅來讚美這個之前從來沒有吃過的食物。

在猶豫片刻之後,摩西將前幾頁寫過的紙張扯了下來,在手中一陣揉搓,這些被撕下的紙張就變成了四散的灰燼。此時艾比三人還在努力對付著手上的烤魚肉,沒有注意到摩西的舉動。

權衡完美食和越獄的風險之後,摩西轉過身露出一個足以嚇哭小朋友的笑容對著三人說道:「要不我們越獄吧?」 「馬庫斯港外海的海盜存在的時間與這座港口的歷史一樣久遠,在馬庫斯與賽瑞斯王國的貿易路線建立之後,這條遠洋航線來往的商船絡繹不絕,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傾家蕩產,最後這些走投無路的商人將注意放在自己那些賺的盆滿缽滿的同行身上,這就是馬庫斯港海盜的前身。「

————————————————————————————《馬庫斯港歷史》

「喂!你們三個跟著他走!」

邦!邦!邦!

敲擊聲和海盜的呼喊將艾比三人從睡夢中叫醒,當艾比揉搓著眼睛的時候,發現摩西正盤坐在地上。

摩西聽到海盜的聲音也睜開了眼站了起來對艾比說道:「運氣不錯,似乎是將你們安排三個跟我一起工作。」

而艾比聽到摩西這話也來了精神。

昨天摩西向三人表達了自己也想要越獄的想法之後,三人一惡魔就鬼鬼祟祟地討論了一晚,決定在今天好好觀察一番自己身處的環境,然後討論下一步的行動。現在所有人都被分配到一起倒是方便了他們。

吃掉蒸熟的某種不知名植物澱粉製作的早餐,艾比和德克也被帶上了和摩西同款樣式的腳拷,不過這次艾比和德克帶上的要小一號,也是考慮到人類和惡魔身體素質的差距吧。

至於愛德華,在海盜眼中失去魔法力量的愛德華已經趨於無害,歷史上那種左手持劍右手持杖並且劍術技能滿級的戰鬥法師已經絕跡了。

「走吧,跟上我!」摩西轉頭說道,隨即走出了牢房,海盜們似乎對摩西已經相當的熟悉,並沒有太多的為難他。反而是細皮嫩肉的愛德華在走出牢房后被海盜們摸了一把屁股,在海盜們放肆的笑聲中,愛德華漲紅了臉走在後面。

夏日熾熱的陽光灑在艾比的身上,突然來到這麼強烈的陽光下讓艾比的眼睛有些不適應,擦拭掉流出的眼淚之後,艾比東張西望的打量著四周。

他們的牢房在一處低洼地,周圍的牢房裡面也有著不少的像他們這樣的俘虜走出來,不少人對自己的工作似乎早已習以為常,永遠擺著一副麻木的面孔。

艾比小聲地對著自己前方的摩西說道:「我們的工作是什麼啊?」

摩西剛想回答艾比的話就被海盜的怒斥聲打斷,在給了艾比後腦勺一巴掌后,海盜們推搡著眾人快速地前進。

「到了!」摩西說道,此時幾人已經走到了一處小盆地的邊緣,艾比看到下方是連綿的鐵匠鋪,而在鐵匠鋪後面是一個巨大的土窯,土窯上面還附著不少的白色結晶,而旁邊堆積如山的木料讓艾比猜到幾個人要幹什麼了。

「等下你們就把木頭搬到那個土窯裡面,剩下的就交給我了!」摩西吩咐到。

果然如此,在看到那些鐵匠鋪的時候艾比就感覺不對了,自己腳上的寒鐵應該就是海盜們自己生產的,而摩西的工作就是為鐵匠鋪燒制煉鐵用的木炭。

此時有些俘虜正在用斧頭將木頭劈成適宜的大小,艾比在其中看到了1不少的桅杆之類的東西,應該是海盜們繳獲的船隻拆解后的產物。

押送幾人的海盜已經離開了,愛德華這才有機會發表意見。

「這些海盜們不得了啊!他們應該是發現了一處海底的寒鐵礦,打起了鍛造武器的主意,這可比他們在外面搶劫要賺錢的多了。我猜他們應該還和海族有著合作,海底的寒鐵礦只有海族才能開採,這種礦物本就是海族的特產之一,我想他們這麼大的生產規模不可能是自己去購買寒鐵礦。」

「你這位同伴懂得挺多的啊。」摩西對愛德華的博學多聞讚嘆不已,「的確有些時候能看到一些海族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來運送礦石的,但是我只知道這種礦石從來沒有斷過。」摩西抬了下自己的腿,腳上的鐵鏈發出嘩啦啦的響動聲。

土窯的旁邊走過來幾名海盜,他們看到了摩西打著招呼說道:「喲!摩西,上面又給你找了幾個幫手?「

摩西冷冷地點了幾下頭,作為島上唯一的惡魔,他的能力對海盜們還是很有幫助,所以他有那麼一點地位,至少像這幾個看場的小海盜他是不用理會的。

摩西這個樣子對這幾位海盜而言也見怪不怪了,在他們眼中身為深淵惡魔的摩西外表還是有些可怕。

「你們三個用推車將木材推到土窯裡面倒好,等木炭燒好冷卻完之後再將其運出來。」這幾名海盜向艾比三人吩咐道,隨即走到一個陰涼的樹蔭下看著一行人。

艾比三人順從地走到這堆巨大的木材堆面前,當他們走進了才有不少的木頭上還布滿了一些珊瑚。

「真的是海族幫他們送過來的,這些應該是海底沉船的殘骸!」艾比小聲地說道。

「你們看這是什麼!」愛德華有些驚喜地說道,艾比了看過去,見愛德華舉著一塊木板,上面塗著一個亮黃色的徽記,徽記是一顆半睜開的眼睛。

「這是什麼?」艾比充分發揮不懂就問的精神詢問著愛德華。

「你們不知道嗎?這是沉思者協會的徽記!」愛德華興奮地說道,」他們是大約在600年前活躍的一個法師組織,是與魔法王國的前身「奧秘會」分庭抗爭的組織。」

「喲!這麼厲害!」艾比驚訝道,不過他隨即反應過來,「這麼厲害的組織怎麼現在沒有聽說過呢?」

愛德華有些遺憾地說道:「因為理念的不同,沉思者協會認為掌握了魔法力量的法師們應該統治這個世界,這跟奧秘會的與世人和平相處的理念相衝突,最後雙方發生了衝突,而最後沉思者協會也就消失在歷史當中。」

「噢~那還是沒了嘛!」艾比將一堆木材放到了身後的推車上說道,聊天歸聊天但是他們手上的動作還是沒有停下。

「沉思者協會其實也很厲害的,只是他們思想有些偏激,當初他們在魔法的研究上應該是世界上最頂尖的,現在的魔法王國也借鑒了沉思者協會的許多東西,就像是我們使用的魔像就是在沉思者協會的秘法傀儡的基礎上改進來的。」愛德華說道。

「不過有著這種偏激思想的魔法師是少數,所以即使有著最強大的黃金級上階的大魔導師的存在,沉思者協會也是敗給了當初的奧秘會。」愛德華嘆息著將這塊木板丟在了推車上,「當初僅僅是12名魔法師就能和奧秘會的200多位魔法師對抗幾十年。」

「哪怕過去再輝煌現在也還是變成了一堆木炭。「德克說道,接著和艾比推著裝著木材的板車進入了土窯。

當進入其中之後艾比才發現這個土窯內部的的空間相當的大,恐怕一次性能燒制好幾噸的木炭,此時這個土窯中已經堆放了不少的木材,艾比將木材倒在邊上就離開了。

來回好幾次的運輸終於是將土窯內部塞的差不多,在留下足夠通風的空間之後,摩西讓三人站遠一點。

在這一旁的三人瞪大眼睛看著摩西的動作,只見摩西脫掉自己全身的衣物,赤身裸體的走入土窯之後拉上了寒鐵鑄造的大門。

在鐵門關上不一會兒之後,土窯的通風口內就衝出來一股巨大的火焰,就連站遠了的艾比都感覺到一股熱浪襲來。

「喂喂!他不要緊吧!」艾比看著燃燒的土窯說道。

「這個不清楚,按理說深淵惡魔中雖有炎魔這種能在岩漿裡面泡澡的存在,但是摩西只是一隻普通的大惡魔,可能是他身上的刺青有古怪吧!」愛德華擦拭著自己額頭上的汗水說道。

即使只是將木材放到推車上,這樣的體力勞作對愛德華來說還是太繁重了,只有現在摩西在工作的時候,愛德華他才能停下里休息一下。

就在愛德華喝著水的時候,鐵門被打開了,摩西招呼著三人將通風口給堵上,讓木材不完全燃燒從而形成木炭。

艾比看著身上還在冒著青煙並且散發著高溫的摩西暗自咂舌,惡魔們真的各個都是怪物。

摩西走入旁邊的水池之中坐下,伴隨著水汽蒸騰,摩西舒服地叫出了聲。

「艾比! 醫妃難求:王爺不是人 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了!」摩西瞥見那幾個監視的海盜正在對著土窯評頭論足,便小聲地說道。

艾比也四處張望了一下,低聲對摩西說道:「什麼辦法?」

摩西呵呵一笑,坐在水池中攤開了自己的手掌心,而艾比三人看到摩西掌中的東西後集體呆住了。

……

此時小島上的某個屋子內幾個人人影正在交談。

「抓住人魚了嗎?」一個身影用著不太熟練的通用語說著。

「當然抓住了,沒想到人魚隱藏的那麼深,要不是她自己不小心露出馬腳我們也不會抓住她!」一個低沉地聲音響起。

「我們不管過程,只需要結果,什麼時候將人魚帶到這裡來?」

「嘿嘿!你也知道馬庫斯港對走私人口查得很嚴…..」

「不用說這些沒用的,我們既然答應你們的事情自然會做到,而且後續的武器訂單也會加大,這點我可以代表祭司長大人決定」

「有古爾祭祀的這番話在我們自然竭盡全力,那麼三天後就會把人魚送到島上,而且在達到之前我們會通知大人的。」

「這就好!」隨後這個身影離開了這座小屋,只在地上留下一灘水漬。 第1091章、軍師的小秘密!

黑色皮靴。黑色皮褲。黑色的襯衣。黑色的風衣。和離一樣,選擇一身黑為自己的造型裝扮。

秦洛特別觀察過,龍息裡面的所有隊員都喜穿黑色。可能這樣的顏色在黑夜裡更容易藏匿和刺殺一些。

但是,和他們不同的是,軍師穿上這身黑色套裝后顯得格外的冷酷一些。

不是說離和火藥大頭他們穿上了就不冷酷,而是軍師相比較他們而言更加的冷酷—–不僅僅冷酷,看起來還很無情。

她的身上帶著一股子頹廢和死亡的味道,好像她隨時都會沉淪下去結束自己的生命。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她的外表給人一種不近人情的錯覺。因為這種錯覺,就造成了她格外的冷和格外的酷的性格。

每一種事物的形成,都是有其原因的。

可是,這樣的形象在秦洛眼裡只是一道障眼法。在他想起軍師時,總是會想到在龍息療養院時穿著病號服坐在滿室陽光中發獃的女人—–他固執的認為,那才是他認識的軍師。

軍師一步步的走過來,走到秦洛的左邊站定。

她的手扶著欄杆,視線看著眼前遼闊的海面,輕輕的吐了一口濁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