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水晶神秘男友現身,活動現場袒露愛意!》

這種不找邊際的新聞會源源不斷的出現,水晶有些頭痛了。

不過,好在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她正準備說上幾句挽回的話后,再讓杜折興起身。

紈絝修真少爺 可就在這個時候,台下人群中不知道誰大喊了一句。

「既然知道自己不配,還上台玷污我們的女神。作為我們最忠實的粉絲,是不允許你這麼乾的。滾下台,不要再讓我們的女神為難了!」

杜折興自認為最帥氣的笑容僵化在臉上,沒有想到居然有人這麼大膽?

然而更大膽的事情還沒有發生呢?

「滾下台!」一個礦泉水瓶砸在了杜折興的身上。

現場一下靜得很可怕,誰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只是想找到底是誰丟的,根本找不到人。

杜折興畢竟是大戶人家的孩子,隱忍做得還是挺到位的。知道今天吃癟了,也不打算告白了。趕緊下台才是正事,多待在台上就多一分危險。現在可不是裝逼的時候,這一瓶礦泉水,他只有忍下來。

就在這時,一個高達兩米的大個子衝上台,大怒道:「我操,剛剛是誰丟的礦泉水。知道不知道我們杜少是誰。誰丟的,敢站出來不,殺了你全家!」

杜折興差點沒當場吐血,哪竄上來一個怪物,居然在這個時候挺自己。感動歸感動,但這個時候做出這事無疑是**的行為。

接下來,未等杜折興逃下台,就見台下又飛上了一瓶礦泉水。

什麼事情都需要有個帶頭的,大個子的刺激,加上這瓶礦泉水算是徹底的魔化了剛剛嫉妒杜折興的那些牲口,此刻變成怒火。隨著第一瓶礦泉水砸出去之後,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就開始往杜折興身上招呼。

現場失控了,杜折興好像是喪家之犬一樣在保鏢的護衛下逃離了現場。

眾人砸夠了杜折興回頭再找那個大個子,發現早就不見蹤影了。

好在可恨之人已經離開了,在主持人以及工作人員的一再安慰下,大家的情緒總算平復下來。

水晶又重新上台親自安撫了一下,原本只唱兩首歌的她破例唱了四首。

陳青雲重回到後台,找了個偏僻的地方,點燃了一根香煙。斜靠在牆上,一邊聽歌,一邊抽煙,也挺休閑的。

電話響起。

「我靠,老大你太不夠意思了。我一個人演兩個角色,你不獎勵就算了,還說話不算數。不是說好一起上台的,你怎麼不上去?我讓人砸到好幾下。」風在電話那頭使勁的抱怨。

「呵呵,我不是想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嘛!剛剛表現得不錯。」

剛剛上台維護杜折興的正是風,而第一瓶礦泉水也是風砸的,否則誰會丟得那麼准,而有誰能做到一個人可以發出兩種不同的發音。 在漆黑的夜裡,這心形圖案看起來非常的耀眼。【】在漆黑的夜裡顯的是那麼的迷人。

這是秦浩天在一天之類弄出來的。為了搞出這個,還特地的找了林豹讓人編排了一番。秦浩天還怕會把這事情給搞砸了,那就有些的出臭了。好在林豹等人雖然沒搞過這種事情,但是倒還是很快的就上手了。對於秦浩天這麼絕的追mm手法,他們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這是?」雖然梅紫凝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個,但這並不妨礙,梅紫凝心中的震撼。

秦浩天笑了笑望著梅紫凝道:「呵呵,喜歡嗎?」

梅紫凝也不是一個傻子,仔細的看了一下。當然知道那個圖案代表著什麼。也知道這圖案到底是什麼。梅紫凝的臉色有些的紅了起來。低下了頭對秦浩天說道:「浩天,你讓我想想。」

秦浩天深深的嘆了口氣。也知道這男女之事,如果要長久的話,並不是靠一時的激情就能下決定的。秦浩天點了點頭,對著梅紫凝說道:「紫凝,我不會逼你的。我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

「謝謝!」梅紫凝望著秦浩天,目光中充滿著感激。

梅紫凝望著廣場上那心形的圖案。對著秦浩天說道:「紫凝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迷人的表達方式,浩天你真的讓我有些的意外。」

秦浩天聞言,淡淡的笑道:「只要紫凝喜歡就好,我所做的一切就沒有白費了。」

梅紫凝被秦浩天的目光看的有些的羞澀,轉過身去,對秦浩天點了點頭道:「紫凝還有事情,先走了。」

看著梅紫凝那似乎在逃避什麼的樣子,秦浩天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雖然秦浩天在前世並沒有真正的談過戀愛,可是看到梅紫凝這個樣子也能知道,自己還是有著很大的機會的。

接下來三天,秦浩天的心裡也很是緊張。雖然自己儘力了。但是結果如何,秦浩天的心裡也並不知道。地球上的男生都知道,女人是最善變的。所以用正常的思維去思考女人。是最不理智的。好在秦浩天還是很充實的。除了修鍊就是修鍊。所以倒是挺淡定的。

東方冰兒用自行車載著秦浩天前往蒼龍學院的溫泉山莊。對於秦浩天邀自己一起洗溫泉。東方冰兒雖然覺的有些的羞澀,但還是答應了。

因為看了秦浩天騎了一次自行車,東方冰兒一有空就把秦浩天的自行車借來騎。倒是很快的就上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美女效應。在秦浩天騎這自行車的時候倒還好,可是東方冰兒騎他自行車的時候。倒是有許多的人都前來問他能不買他的自行車。一看那些男生的樣子,秦浩天就知道,這些男生的目的不外乎是想借他的自行車去泡妞。

製造一輛自行車並不難,在玄武大陸一些有能力的鍊金術只要稍微研究一番,也是可以製造出來。卓富貴曾經問秦浩天是不是願意多搞幾輛自行車,這樣可以用來賣錢。秦浩天才沒有這個時間去搞這個。當然,如果找些人教他們製造方法,在蒼龍學院內發點小財還是可以的。秦浩天想著心裡已有了決定。

在蒼龍學院的溫泉山莊內,秦浩天和東方冰兒要了一間雙人間。

「冰兒,去換衣服吧!」秦浩天笑眯眯的望著東方冰兒說。

東方冰兒俏臉飛紅。對著秦浩天有些羞澀的說道:「可是……可是浩天這個會不會太暴露了。我……我沒穿過。」

「還有更加暴露的呢!」秦浩天的心裡暗道。秦浩天知道,東方冰兒的性感雖然很是活潑,可是玄武大陸的女孩論保守程度是和地球的古代是差不多的。要讓東方冰兒接受,一時恐怕冰不是那麼的容易。所以秦浩天只是定做了一件在地球算的上是保守的泳衣出來。當然,在地球算是保守,可是在這玄武大陸,那已是很突出了。

當然,秦浩天對東方冰兒的性子還是非常的了解的。說著,對她笑了笑說道:「呵呵,冰兒,你知道不,只有身材好的女生才敢穿那衣服。」

「什麼?我……我穿就是了。」東方冰兒一聽秦浩天下面那話的架勢就是說自己如果不敢穿的話,就是說自己的身材不好了。

看著東方冰兒受不了自己激,心裡暗樂。當然,他說的倒也不是假的。在地球上,身材不好的女生那裡敢穿這種三、點式的泳衣。那不是要讓人吐槽嗎?在寶塔中的田玉茹經過秦浩天的調教。已是穿起了情趣內衣。現在已破了自己第一次的秦浩天,只要一有空,都會進入寶塔中,和田玉茹大戰三百回合。把田玉茹殺的那是丟盔卸甲。現在田玉茹對秦浩天已是非常的依戀了。幾乎讓秦浩天予取予求,啥招式都肯配合。讓秦浩天享受到了以前從未有過的樂子。

「可是……可是人家很不好意思。」東方冰兒雖然平時大大咧咧的,可是讓他傳

秦浩天穿著一條褲衩,泡在水中。這溫泉和秦浩天在前世曾經泡過的溫泉倒也差不多。還是挺舒服的。唯一的缺點就是需要的貢獻點著實是太多了一點。一次要三個貢獻點。比起修鍊室普通的貢獻點還多。

悠然,秦浩天邊上的更衣室的門被推開了。秦浩天的眼前一亮。身體的某處狠狠的升起了國旗。

秦浩天目光幾欲噴火了。身材好的女生果然就是不同,那潔白如玉的肌膚。修長白嫩的**、尤其是上面那在看的秦浩天幾乎是要受不了了。

東方冰兒穿著秦浩天強烈建議她穿的那三點式慢悠悠的走了出來。只是神態看起來很是忸怩的樣子。見秦浩天那色迷迷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盡情的窺視著。東方冰兒心頭如小鹿亂撞的。臉一紅,就想逃。可是秦浩天哪裡會放過這個幾乎到了自己嘴邊的肥肉。

「來吧!」秦浩天趁著東方冰兒不注意的時候,一把的將她拉了下來。

「啊!」東方冰兒被秦浩天一股大力給拉下去。

「撲通!」一聲,東方冰兒掉入了水中。

秦浩天一把的將東方冰兒抱入了水中,嘴親上了她的雙唇。

東方冰兒因為才剛剛被秦浩天破身不久,所以她現在的這個身子還是非常的敏感的,略微的掙扎了起來。可是在秦浩天的手中,又哪裡反抗的了。

漸漸的,在秦浩天那兇猛的攻勢下,東方冰兒陣地逐漸的失守了。當然,秦浩天並不滿足只是小打小鬧。在他嫻熟的手法下,東方冰兒再次一絲不掛了。雖然秦浩天已不是第一次見到東方冰兒的身體了。可是再一次看到那粉雕玉琢的身體,仍然是讓他感到一陣目眩。

東方冰兒此時已是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了。只能是任憑秦浩天為所欲為了。

在水中,秦浩天還是第一次做。感到還是挺新鮮的。

在進入東方冰兒的身體內的時候。秦浩天很明顯的感到自己的身體內玄氣極速的運轉了起來。而且從東方冰兒的身體內也有一股陰涼的氣息進入自己的體內。而且這股陰涼之氣在自己和東方冰兒第一次做的時候就有發現了,只是自己當時並沒有注意那麼多而已。

「這是?」秦浩天的心裡有些的迷惑。悠然,秦浩天想起了在前世有一中采陰補陽的說法,難道這就是。

秦浩天發現,每一縷從對方進入自己身體的陰涼之氣都會被自己所吸收。然後自己的玄氣明顯的壯大了許多。而自己的體內也有不少的元陽之氣被對方吞噬掉。這般秦浩天才放心了許多。損人利己的事情,秦浩天是絕對不會去做的。而且對象還是東方冰兒。知道對自己又好處,秦浩天更是加大了力度。直殺的東方冰兒連連討饒。那種成就感,讓秦浩天大為的興奮。

……

秦浩天在做完后,連忙開始全力吸收煉化自己提內的陰氣。

一小時候,秦浩天睜開眼睛

「我竟然提升到了玄化期九段了!」秦浩天的心裡大為的驚喜。自己終於達到了玄化期九段了,距離玄士期也只是一步之遙了。

與此同時,東方冰兒也睜開了眼睛。秦浩天看東方冰兒也睜開了眼睛。目光中透出了欣喜困惑的神色。

「怎麼樣冰兒?」秦浩天望著東方冰兒,笑著問。

東方冰兒撲到了秦浩天的身邊,興奮的望著他說:「呆瓜,我按照你的方法吸收那元陽之氣,我……我突破到了初玄期九段了。」

「是嘛,恭喜了。」秦浩天知道東方冰兒是初玄期七段的。現在能突破到初玄期九段,當真是跨越了一大步。

「呆瓜,到底是怎麼回事?」東方冰兒很是驚奇的望著秦浩天。

秦浩天笑而不語,一副很是神秘的樣子,讓東方冰兒無比的氣氛。當然,和自己的實力得到了大步的提升,這一切就顯的不重要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浩天照例的來到班級上課。現在一般蝶舞導師的課他都會來上。

蝶舞導師現在的實力雖然對秦浩天已構不成威脅了。但秦浩天不得不承認,在一些理論上的知識,蝶舞導師還是非常的豐富的。

當蝶舞導師走進教室的時候,秦浩天發現蝶舞導師的臉色很是凝重。似乎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果然,在下課後,蝶舞導師把秦浩天叫進了她的辦公室。

「蝶舞姐姐,是不是有什麼話對我說?」秦浩天抱著手,淡淡的望著蝶舞說。

看著秦浩天那無比猥瑣的笑容,蝶舞就很憤怒。對著他說道:「你知道不,這一次考核的主考官是誰?」

秦浩天眯起了眼睛,看著蝶舞那肅穆的神色,知道一定不是什麼好消息。但還是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還不清楚。」

「是沙風……」蝶舞對著秦浩天神色凝重的說。

「什麼?是他?」秦浩天聽到了沙風的名字,頓時有些的意外。

給讀者的話:

這幾天有mm找,所以更慢了點,現在好了。希望大家多多的收藏。沒收藏的收藏就成,不用重複收藏,那沒意義 我就不信了,我瘋狂更新,就爆不了第三的菊花。兄弟們,給我風騷的點起!

陳青雲沒別的意思,只是記住了當初在慈善晚會上杜折興的那句話:我跟你勢不兩立。

別的不能怪,要怪就怪杜折興太不把陳青雲放在眼中了。陳青雲眼下雖然不是啥壞人,但也絕對不是好人。有恩他還,有怨絕對報。記得他也跟杜折興說過:隨時奉陪。對方記不住,那就怪不得他了。

聽了幾句風的抱怨后,陳青雲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我就知道是你搞得鬼。現在好了,明天水晶想不上頭條都不行了。你真是個活祖宗,這麼火爆的事情都能搞出來。」翟靈薇的聲音在陳青雲的身後響起,原本她就覺得事情發生的挺奇怪。現在她明白為什麼剛剛兩人那麼親近了,原來是這麼回事。

陳青雲回過頭,笑道:「我只是想活躍一下現場的氣氛,沒有想到崩掉了。」

「也幸虧你了。否則,今天水晶也夠有為難的了。只是,大少爺,你下次玩這種心跳的時候能不能事先告訴我們一聲?」翟靈薇沒好氣的問道。

「呵呵,靈薇姐,你這話可就有些冤枉我了。我這麼做都是為了她好。要知道,現在鬧了這麼一出。以後誰還敢這麼幹了。這是一勞永逸的好事,真是白瞎了我的一番苦心啊!原本我以為你是最了解我的人,現在我的心好痛啊!」

看著陳青雲痛心疾首的模樣,翟靈薇無奈的用手捂住腦門,上輩子造了什麼孽,認識這麼一個讓人頭痛的男人。

「行,行,行,是我冤枉你行了吧!好了,活動馬上就要結束了。你哪也不準動,老老實實給我待在這裡。」

「遵命!」陳青雲往前一湊,快速的在毫無防備的翟靈薇小嘴上香了一口。

翟靈薇嚇得七竅生煙,沒來得及回味這突如其來的浪漫,好像做賊的四處看了一眼,發現沒有人注意到他們,這才連拍了兩下胸口。

「啊!」陳青雲揉了揉胳膊,看著扭著小蠻腰離去的翟靈薇,痛苦喃喃道:難道女人用來回報男人的愛的動作,就是用扭嗎?

好在粉絲都是來捧水晶的,而不是專門來鬧事的。隨著水晶的歌聲響起,一切都恢復正常。

陳青雲靠在台柱上,抽著煙,從後方看著唱歌的水晶。從早上到現在,她都在連續的趕場,估計到現在也沒有吃上飯吧?

…………

杜折興狼狽的鑽入了停在樓下的車中,自從他懂事之後還從未如此狼狽。這種事情最窩火,連報仇的機會都沒有。

杜折興狼狽,他的兩個保鏢更加狼狽,為了幫杜折興抵擋,他們用身體擋住了大多的投擲物。

坐在車上,點燃了一根香煙,杜折興的眉頭皺得老高。

「杜少,您沒事吧?」一名保鏢問道。

「沒事。」杜折興冷冷的回答,拉下車窗,深深的吸上一口香煙,心中十分的窩火,今天怎麼這麼背呢?

想來想去,杜折興有些緩過神來,那個人不會是陳青雲安排的吧?越想越可能,否則對方怎麼會主動來向自己示好,就是為了讓自己落入圈套。

「草!」杜折興將煙狠狠攥在手中。

鈴……鈴……手機響了。

杜折興一看,居然是陳青雲打來的。這傢伙臉皮也太厚了吧?剛剛陷害完自己,居然還敢打來電話,難道真當自己好欺負嗎?

一接通電話,杜折興就冷哼道:「怎麼,你是來嘲笑我的嗎?」

「杜少,我們是朋友,我怎麼會嘲笑你。」

「哼,那你打來電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敢告訴我,剛剛發生的事情跟你沒有關係?」杜折興按捺著性子,想聽聽陳青雲到底想說些什麼。

「哎,看來杜少是誤會我了。原本我已經幫你約好水晶一起吃晚飯了。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算了。」

杜折興本來挺氣憤的火焰一下就熄滅了大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趕忙問道:「等等,你說什麼?」

「我說,我已經幫你約好水晶晚上一起吃飯了。」

「真的?她答應了?」杜折興不敢相信,水晶真的能答應跟他一起吃飯,以前可是從來沒有成功過。陳青雲到底打的什麼主意?難道剛剛的事情跟他真的沒有關係,自己誤會他了?

左思量右思量,不管陳青雲是否真的誠心,但這次真的幹了一件實事。

「是真的。不過,我沒有告訴她是誰請吃飯。到時候我領她過去,總不能再走了,你說是不是?」陳青雲奸笑。

騙水晶?杜折興這次心裡有底了。陳青雲這麼干,對他可是一點沒有好處。可是對自己雖說沒太大的好處,但是水晶生氣了,也不會影響到自己的身上。

既然是這樣,他的心裡就有底了。陳青雲在他的心中,只是可利用的人而已。對方會有啥下場跟自己沒有關係,只要自己不受牽連就好。

「哈哈,看來是我誤會兄弟了。今天晚上我們一定要好好喝一杯啊!」

「呵呵,那是。那你趕緊定個好點的地方。你們第一次去吃飯,總該講究一下排場才是。」陳青雲笑著說道。

「那是當然了。我在御膳房的別龍閣等你們。」

「那好,我們不見不散。」

整場活動除了因為杜折興的出現弄出了點小風波之外,之後進行得很順利。水晶下了台後,看到陳青雲靠著台柱正看著她。

「哼!」水晶揚了揚腦袋,轉身就走,根本不理陳青雲。

陳青雲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看來今天拍照的時候逗對方的話是真的惹她生氣了。

「傻看啥,還不追。」翟靈薇從陳青雲的身旁推了一下,然後快步追上前。

一直坐到樓下的房車內,水晶還是不肯理陳青雲。

「那個……為了贖罪,我在御膳房擺好了一桌酒席,不知道有沒有想去嘗嘗呢?」陳青雲也沒有看水晶,自顧的說著。 「嗯,我也不知道,這一次怎麼會是他。」蝶舞的神色顯的也很是鬱悶。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