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嫡女邪妃》第二十四章無籽西瓜那小廝看著年紀還小,不過十歲出頭的樣子,還是個小孩兒,慕纖纖便伸手在他腦門上彈了個腦瓜奔兒,「回魂兒了!」「哎喲!」那小廝痛呼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腦門兒,但是卻沒有覺得討厭委屈。他在家的時候。他娘也經常這麼彈他來著,還挺親切的。好吧,雖…

《嫡女邪妃》第二十五章賄賂她哥慕纖纖練的起勁,時間漸漸過去,天也越來越亮,來練武場練習的士兵也多了起來。他們看見慕纖纖時,也就以為大小姐不過是來了興緻,又來玩了,也沒在意,於是過來禮貌的打了個招呼就走開了,自己練自己的誰也不干擾誰。慕纖纖心無旁騖,只有練劍,她的步伐輕巧靈敏,劍花越來越凌厲流暢,逐漸的吸引了場…

《嫡女邪妃》第二十六章涼亭偶遇國興寺內,年輕的僧人正端著鍾錘一下一下的敲著大鐘,那鐘聲低沉又明亮,震蕩在整座國興寺中。院子里來來往往的都是一些前來燒香的百姓,東陵玥一襲白衣出塵至極,在人群中顯得十分扎眼。東陵玥悠悠的漫步在寺廟正中央的階梯上,直到踏上了最後一階,他才看到了不遠處站著的廣濟大師。東陵玥這才稍稍加…

《嫡女邪妃》第二十七章軍營風波「你幹什麼!!」馮強衝過來一把推開慕纖纖,怒髮衝冠漲紅了臉怒喊道。他不過是去上了個茅房,就這麼一會兒功夫這個慕纖纖竟就直接上來打他的兵了!太猖狂太囂張太野蠻了!!慕纖纖一時沒注意,猛地被馮強這麼用力的一推,險些沒站住,還是身後的於易一步上前扶住了她。周翔看…

《嫡女邪妃》第二十八章舒活筋骨「是啊,好巧。」慕文成笑著答道。早上他們去軍營就遇上了東陵玥,這都過了晌午他們回京竟又遇上了。東陵玥勾了勾嘴角,看著他們三人,「趕早不如趕巧,我進城后正要去吃個便飯,這個時辰已經過了飯點,不如我做東,幾位和我一同前去吧。」慕文成和魏…

《嫡女邪妃》第二十九章出謀劃策 眾人聽沐纖離說完,細細一想這抄寫也只是大戶人家的女子犯了過錯,才會被罰抄經書的。開始他們還為皇后招二小姐進宮抄寫經書而替她高興,現在一想卻覺得二小姐實在是有些可憐。二小姐又沒犯過錯,皇後娘娘幹嘛讓二小姐抄經書,給二小姐罪受啊!或者,這二小姐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做了什麼有損德行的事情也未曾可知。

沐纖雪見下人們還有沐景靈和柳之敬看自己的眼神變了,眼神之中都充滿了同情之色。沐纖雪袖中的帕子,都快被她絞爛了。這個該死的沐纖離,皇後娘娘本是看重她才讓她進宮抄經書。可如今經沐纖離這麼一說的,倒是成了皇後娘娘有意罰她,給她找罪受了。

難不成皇后姑姑讓她去抄經書,也只是想給她找罪受而已?沐纖雪自己也開始懷疑了。

沐景靈看著沐纖雪道:「既然皇后姑姑招了你抄經書,你便去好好的抄吧!」

沐景凌說完便與柳之敬朝將軍府深處走去,沐纖雪在下人們同情的目光下,一步一步的走出了鎮國將軍府的大門。

沐纖離直接回了自己的秋梨院,一進院子便見柳心在晾晒衣服。而那衣服一看便是新的,並不是她衣櫃中有的款式和顏色。

「小姐回來了,」柳心一邊問候著,一邊扯了扯晾好的衣服。

「嗯,這衣服哪裡來的?」沐纖離走近了些仔細的看了看兩套衣服,朝柳心問道。

這衣服一藍一青,都是窄袖的衣衫。衣衫雖然長至腳踝,但是卻也無襦裙搭配。下身搭配的好像是褲子,她看見繩子上還晾了兩條同色系的褲子。

「今日我拿小姐給我的圖紙去做衣裳,那老闆覺得那衣裳款式十分新穎,便想要買下那圖紙,讓他們店裡也能做那衣服賣。那圖紙是小姐畫的,奴婢做不得主,便讓他先給咱們做出那圖紙上的衣服來。那老闆應下了也不收做衣裳的錢,讓奴婢回來問問小姐能不能把那圖紙賣給他再說。末了還非要送奴婢兩身衣服,我想著小姐近日瞧著那柜子里的衣衫都一臉厭棄,估摸都穿厭了。便按著小姐現在的喜好,挑了兩身偏男風的衣裳。」柳心把近日訂做衣裳的經過都說了一遍,心中也十分佩服自家小姐。不過就隨手畫了幾套衣服的圖樣來便能賣錢,她家小姐真厲害。

沐纖離十分滿意的點著頭道:「這衣裳挑的不錯,」是她喜歡的風格。

「你看那老闆若是開得價錢實在,便賣給他吧!有錢不賺是傻子。」既然那人家願意出錢買那幾張紙,她自然沒有守著那幾張紙不賣的道理。而且就算她不賣那圖紙,而且那圖紙都已經給他們看過了,那老闆也保不齊,會直接做出那樣的衣裳來賣。

「那奴婢現在就去,」柳心說著扯下自己挽在手肘處的袖子,便要馬上出府。

沐纖離攔住柳心道:「此事不急,等到去取衣裳的時候再談也不遲。」

「為什麼呀?」柳心不解,不是都說這打鐵要趁熱,這賺錢自然是要趁早啦!

這丫頭真是個急性子,沐纖離好笑的看著柳心道:「你若現在急急忙忙的趕過去說要賣那圖紙,人家只當你缺錢急著賣那圖紙呢!先晾他幾日,讓他以為咱們無心賣那圖紙,也不在意那點兒錢,倒時候他出的價錢才會高。」

「哦」柳心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隨即又一本正經的看著沐纖離道:「小姐你不去做奸商真的是可惜了。」

沐纖離伸手敲了敲柳心的腦門兒道:「你這丫頭,竟敢取笑起小姐來了。」

柳心捂著頭忙笑著道:「奴婢再也不敢了,請小姐手下留情。」

沐景凌同柳之敬先是在自己院中商量了一下,對於要地種田做了一下具體的規劃,隨後便一起去書房找了沐擎蒼。

沐擎蒼聽了沐景靈與柳之敬要地種田的具體實施方案,還有對我軍將士的好處后,最後決定若是明日若是實在是要不下來糧便要地。

「這法子是你們誰想出來的?」沐擎蒼看著柳之敬同沐景凌問道,沐擎蒼想這柳之敬腦子靈活足智多謀,這法子是他想出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沐景凌如實答道:「父親,這法子是小妹想出來的。」

沐擎蒼一聽便笑道:「這丫頭想的這法子極好,國不養無用之兵,現在無戰事咱們手下這些兵自然成了無用之兵。自給自足,倒是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沐擎蒼很是欣慰,同時也在感嘆,自己以前怎麼未曾發現自己女兒的這些優點呢!

再說這沐纖雪進了宮,皇后與她簡單的寒暄了幾句,便找了一垛厚厚的經書讓沐纖雪抄寫。

看著那些經書沐纖雪懵了,這麼多經書抄兩天她都不見得能抄的完。

皇后姑姑還與她說,這經書要連著抄寫不停,佛祖才能感受得到她的誠心。沐纖雪氣的差點沒扔毛筆,這不是要讓她熬夜抄書的節奏嗎?不過沐纖雪還是裝作十分聽話懂事兒的應下了,當然她也是不敢拒絕的。

皇后讓人備了差茶點在皇後宮里的小佛堂里,讓沐纖雪在小佛堂里抄書。

夜裡沐纖雪抄的手快抽筋兒了,上下眼皮都開始打架了。她困得不行好想眯一會兒,可是她不敢在她抄寫經書的時候,都有兩個宮女在佛堂里輪流守著她。她抄寫完一本,那宮女便直接燒給佛祖。

這一夜皇后躺在鳳床上睡得特別的踏實,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心理作用。有人在為她抄寫經書祈福,就沒再做那怪夢。

原來這沐玉華這幾日一直都被噩夢纏身,每晚都夢到那些已經不該出現在這個世上的人。她被她們糾纏,被她們撕扯,夜夜都被嚇醒。有宮女說若是有血緣的後輩誠心抄寫經書祈福,抄寫后再燒給佛祖,佛祖保佑那些不幹凈的東西便近不了她的身。

太子是她的心肝寶貝,她自然捨不得自己的兒子辛苦抄寫經書了。那沐景凌雖然是她的侄兒,但是終究是外男不好待在宮中。那沐纖離就更不用說了,指望她抄寫經書,只怕到時候佛祖會怪罪下來,她更好不了。想來想去只有這溫柔善良,有聽話懂事的沐纖雪最合適,於是便召了沐纖雪進宮抄寫經書。

翌日

因為今日沐景凌要上朝,沐纖離便自己到將軍府的練武場練功夫。

沐家的府兵們,自己練著功夫卻也在偷偷的打量著沐纖離。

「你們知道嗎?這大小姐,昨日打敗了陳校尉。」一個府兵把自己軍營里當差的兄弟告訴自己的消息,告訴了大家。

「那個力大如牛,曾經打死過老虎的陳虎?」

「嗯嗯」那府兵點了點頭。

「怎麼可能,我不信。」

「我也不信,這大小姐什麼實力,咱們還不知道嗎?若是她能打敗陳虎,咱們能捆她那麼多次嗎?」

大家都不相信,都覺得那府兵是在胡說。

那府兵見同伴不相信又道:「這是真的,我可沒騙你。不信你們下午去軍營自己問問,現在整個沐家軍都在傳呢!」

那些府兵見他也不像說謊的樣子,便對他道:「你去跟大小姐過過招,若是大小姐打敗了你,我們就相信。」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看著下面吵吵鬧鬧的將士們,慕左蒼擰起了眉,大聲喊道:「安靜,做為慕家軍這便是你們的軍紀嗎?本將軍有話要講你們卻如此吵鬧,成何體統!」含有內力的聲音傳到了操練場的每一個角落,聽得眾將士振聾發聵,瞬間安靜了下來。見此,慕左蒼的眉頭舒緩了些,對眾將士道:&ldq…

《嫡女邪妃》第三十一章小攤偶遇「沒想到看起來不食人間煙火,都沒有人氣兒的九皇子殿下,竟然也會在這樣的小攤吃東西。」慕纖纖喝了一口湯說道。她的碗里紅紅滿是辣椒油的,除了餛飩還有不少的青菜,而這東陵玥的碗里卻清湯寡水的,除了餛飩就是湯,連根菜葉子都沒有,可見這東陵玥是挑食的有多麼嚴重。東陵…

《嫡女邪妃》第三十二章她又被「捉姦」了?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傭兵王妃:王爺請娶回最新章節!

伺候劉姨娘的丫鬟婆子把她扶了起來,劉姨娘聽見沐纖離的話張嘴便想罵她。

「泥……嘶……」這話還沒罵出來,劉姨娘便因為張嘴扯著被打破的嘴角痛得倒吸了一口氣。

「嘖嘖……真慘,這話都說不清楚了,這臉也腫的跟豬頭一樣,姨娘這幾日最好關著門兒在房間里好好待著不要出門,這番尊榮若是嚇壞了府里的下人那便是罪過了。」

劉姨娘有口不能言,只能用眼睛狠狠的瞪著沐纖離,是誰害她變成這樣的這沐纖離還好意思說風涼話。

「哎……」沐纖離又嘆了一口氣,看著劉姨娘搖了搖頭道:「你得罪誰不好,偏得罪七皇子殿下,還好七皇子大人有大量不與你計較。若是真鬧到皇上哪兒去,怕不是打幾個嘴巴子這麼簡單了。姨娘啊!下次一定要注意啊!」沐纖離說著還拍了拍劉姨娘的肩膀,拍了過後又嫌棄的甩了甩自己的手,放佛碰了什麼不幹凈的髒東西一樣。

「下次注意哦!」沐纖離有囑咐了一句,牽著奔雷同柳心一起進了將軍府。

劉姨娘氣得渾身抽搐,該死的沐纖離,今日之辱她若是不報她就不叫劉春花。劉姨娘身旁的下人都不敢說話,小心翼翼的扶著劉姨娘進了將軍府,今日這劉姨娘算是丟了大臉了。不過好在現在是晚上沒人看見,若是白天旁人看見了只會更丟臉。

東陵珏獨自一人走在月色之中,一個穿著黑色衣衫的男子,忽然從天而降站在了東陵珏的旁邊。

「主子,」暗影喚了一聲,聲音中儘是濃濃的不滿。就是因為這主子遇見了沐纖離便讓自己隱於暗處,這一路上他東躲西藏花了好些功夫才讓沐纖離未曾發現自己。

「那是雪融丸,」見自家主子不說話暗影又說了一句。那雪融丸可是藥王谷的藥王特地為主子研製的丹藥,是讓主子發病之時壓制寒毒的藥物。雖然那葯是有活血益氣健胃消食之效,但那藥丸一顆便價值千金。而且主子現在只剩下不到二十顆藥丸了,他竟然一下子給沐纖離吃了兩顆。暗影心中不免有些生氣,覺得自家主子不拿自己的身子當回事兒。

還有剛才那沐家之人對主子無禮的時候主子竟然也不讓他出來,若是他出來了定會見那沐家的下人好生教育一番,他們是吃了熊豹子膽了竟然敢攔他主子。作為影衛他的職責便是保護主子,在旁人對主子不敬之前便讓他們失去行動能力。可是他今天失職了,暗影接的自己不是一個合格的影衛。

當那婦人說他家主子『沒臉見人』『是小倌兒』時,他真想出去一劍劃破那婦人的喉嚨。

東陵珏自然是聽出了暗影話里的情緒,點了點頭道:「我知道。」

暗影十分認真的說道:「很珍貴。」

「是挺珍貴的,」東陵珏說著點了點頭,對於暗影的話他是認同的。

「為什麼要給沐小姐?」暗影十分不明白,她不過就是多吃了點兒而已,用不著拿那麼珍貴的雪融丸給她吃吧!藥王要是知道主子把這雪融丸給別人消食,定會被氣得鬍子都翹起來。

「因為她吃多了,而且還是我的原因,我自然該負責,暗影做男人不要太小氣,不過就一顆雪融丸而已。」東陵珏說完拍了拍暗影的肩膀,讓暗影不要太在意。

不過就一顆雪融丸而已?暗影氣結,獨自生著悶氣跟在東陵珏的身後不再說話。

劉姨娘回到了院子忙招了府醫來看自己的臉,府醫看了看劉姨娘的臉,留了葯囑咐了一下注意事項便離開了。府醫走後劉姨娘在銅鏡前看了看自己的臉,這不看還好,看了之後她自己都被那銅鏡中的豬頭臉給嚇到了。又不能尖叫發泄,劉姨娘只得把她院子里不值錢的東西全部都亂砸了一通,值錢的她捨不得砸。

重生校園:天后攻略 翌日

一大早整個相府都在議論,劉姨娘得罪了七皇子的事。說這劉姨娘誤以為大小姐夜深不歸與男子廝混,便帶著府兵和下人到大門口抓人。哪知道與大小姐在一起的人是七皇子,可是劉姨娘當時不知道還言語侮辱了七皇子。七皇子震怒要告到皇上哪兒去,幸好大小姐求提議讓劉姨娘自己掌嘴一百下,再說一百句『我是賤人,』這才讓七皇子消了氣兒,饒過了劉姨娘。

府里的下人都覺得這劉姨娘這次是丟臉丟大了,因為她得罪了七皇子,也打心眼裡有些瞧不起這劉姨娘了。同時她們也覺得這大小姐的本事兒是越來越大的,不但能為大將軍分憂了,還與謫仙一樣的七皇子交好了,七皇子昨晚還送了大小姐回相府。再想這劉姨娘是因為大小姐晚歸想要找大小姐麻煩,才會被羞辱成那樣。便都暗自告誡自己日後決不能惹到大小姐,不然是絕對沒有好下場的,那劉姨娘和甄家公子便是最好的例子。

劉姨娘得罪七皇子,在相府門口自己掌嘴和自罵賤人的事情,不但在相府傳開了也傳遍了整個皇城。因為昨晚有一個打更的更夫經過相府門口的時候,真好瞧見了那一幕,便告訴了自己媳婦兒,然後整個皇城的人便都知道了。

因為昨日得了賞賜,沐纖離得進宮謝恩。天還麻麻亮的時候她便起床繞著整個相府跑了兩圈兒,因為時間不夠便未去沐家的練武場練功,可憐那些陪沐纖離練功的府兵等了一早上。跑步的時候沐纖離覺得自己的腳步越來越輕盈了,彷彿快要飛起來一般,丹田也暖暖的似乎有一股氣體在她的身體里遊走。

跑完步回到秋梨院,柳心已經起了來,正在往沐浴的房間里一桶一桶的提著熱水。這已經成為她每天都要做的事情了,每天小姐都要練功,練完之後便要洗澡。所以她每天早上起來做飯的時候,都會燒上一大鍋熱水。

因為小姐要進宮,柳心往浴桶里放不少的花瓣。香香的洗完澡吃過早飯,柳心便幫沐纖離梳妝打扮。

「小姐,今日穿這身衣服可好?」柳心手裡拿著一見綉著桃花的粉色羅衫,和一條月白色的羅裙,裙擺上綉著桃花花瓣。柳心心想今日是要進宮的,這穿著自然是不能太過隨性,還是正式一些比較妥當。這套粉色的衣裙雖然不十分華麗,但是卻也十分淡雅,小姐穿著定會好看。

「好吧!」沐纖離點了點頭,對這套衣裙還算滿意。

沐纖離換了衣裳,心靈手巧的柳心十分麻利的給沐纖離梳了個垂掛鬢。髮鬢上帶了兩朵珠花,兩邊各插了一隻吊著珍珠流蘇的金簪。為了配這一身衣裳柳心為沐纖離畫了一個桃花妝,眉心畫了三瓣兒桃花,眼尾也淡淡的抹了下粉色的胭脂,唇上也抹了些胭脂。

化完妝后柳心看著自己的傑作,忍不住讚歎道:「小姐你這樣打扮真好看。」

「是嗎?」沐纖離看了看自己在銅鏡中的臉,這銅鏡雖然不清晰但是卻也能看出鏡中的人,紅唇粉腮眼尾的那一抹紅更讓她柔美嬌艷了幾分。不得不說的是這妝容還是挺適合她的,這原主的底子好,好好的這麼一畫妝倒是美了不少。

裝扮完畢,沐纖離起身,柳心覺得少了點什麼,便又拿了個月白色的輕紗繞在了沐纖離的手臂上。

準備就緒沐纖離同柳心出了府,一路上遇到的下人都對她十分恭敬的行禮。

「你沒有沒有覺得,這大小姐很好看?」一個正在巡邏的府兵,手裡拿著佩刀看著那抹粉色的身影,對自己的同伴說道。

「我也覺得呵呵……」另一個府兵頭靠在一旁的柳樹上傻笑著應道。平日里倒是不覺得,沒想到這大小姐好好的這麼一裝扮也不比二小姐差呢!

聽見同伴的傻笑聲,那問話的府兵收回視線,一看同伴那花痴樣眼角不由的抽了抽。 眾人仔細一瞧,還真是!這沐二小姐可是東陵第一美人兒啊! 我家夫人太能逃 可現在這模樣憔悴的人都不經看了,那還有平日里的仙女之資。

「說不準兒還真是抄經書受罰去了,看沐小姐這模樣分明就是在沒日沒夜的抄經書。」

「可憐的二小姐,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惹皇後娘娘不痛快了,被折磨成這番模樣。」沐纖雪的忠實謎弟心疼的看著沐纖雪說道。

「你說這沐家兩個小姐,一個被賞一個被罰正是有意思。」

「今日沐大小姐那意氣風發,嬌美無雙的模樣你們瞧見沒?我就遠遠的那麼看了一眼,那叫一個好看,比現在的二小姐好看多了。」

因為知道這沐纖雪是個溫柔善良之人,就算聽到別人在議論她也不會生氣發火。所以他們在議論時也未壓低聲音,他們說的話基本上都傳到了沐纖雪的耳朵里。

沐纖雪心中十分生氣,她是被皇后姑母看重才召進宮抄寫經書的,到他們的眼裡怎麼就成受罰了呢!

沐纖雪在綠意的攙扶下下了馬車,順手扶了一下子頭上的綠玉釵。

綠意正好瞧見了那簪子仔細一瞧,自家小姐這是戴了一套綠玉頭面兒呢!這綠玉頭面兒做工精緻,一看就不是凡品。

「小姐,這你綠玉頭面兒真好看,奴婢記得你進宮時戴的不是這個呀!」

「皇后姑母說我經書抄得好,賞賜於我的。」沐纖雪聲音依舊是柔柔的,但是這聲量卻提高了不少,足以讓那些議論的百姓聽個清楚。

「原來如此,看來皇後娘娘很喜歡小姐抄寫的經書,才會賞賜這麼貴重的綠玉頭面兒給小姐。」綠意一邊說著,一邊扶著沐纖雪進了鎮國將軍府的大門。

「你們說這皇後娘娘也太小氣了吧!沐二小姐抄經書抄成這樣,才賞賜一套頭面。」

「就是,昨日那沐大小姐的賞賜,可是排了好長一條的。」

「這是不能比的,沐大小姐想出妙計那是利國利民利軍的,那賞賜自然是豐厚。這沐二小姐不過是抄個經書祈個福而已,怎麼能與大小姐比呢!」

「說道也是,」不少圍觀之人點著頭贊同的說道。沐纖雪已經進了福,圍觀之人沒有看的了便都散去了。

「小姐今日在宮中,可有看見大小姐?」綠意扶著沐纖雪的手往沐纖雪住的飛雪閣而去。

「大小姐?沐纖離嘛?我為什麼要見到她?」沐纖雪蹙眉看著綠意問道,忽而又發現府中的下人看自己的眼神似乎都有些奇怪。

綠意聽沐纖雪這麼一問便猜想她應該還不知道沐纖離進宮的事兒,便道:「今日大小姐進宮謝恩,奴婢還以為小姐會和大小姐遇上呢!」

「謝恩?她為何要進宮謝恩?」沐纖雪的眉頭皺的越發的深了,一般得了大的賞賜才會進宮謝恩的啊!難道在她不在府中的這兩日,發生了些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

「小姐你不知道嘛?奴婢還以為小姐在宮中,多少會知道一些呢!大小姐幫大將軍想出了一個,解決沐家軍糧食不足的好辦法。皇上龍顏大悅,昨個兒皇上身邊的王公公,親自送的賞賜過來。賞了好多珍貴的珠寶首飾和古玩字畫,對了,皇上還賞了大小姐一塊金牌,可隨意進出皇宮還不用行跪拜之禮。」綠意自顧自的說著,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沐纖雪的臉已經越來越來難看。

她進宮后就在小佛堂離抄寫經書,能知道些什麼?沐纖雪本是想回飛雪閣好好的睡上一覺的,可是聽說沐纖離得了那麼豐厚的賞賜,便也沒有睡意了。沐纖離的了這麼豐厚的賞賜,她方才在外面說自己得了一套頭面,在那些百姓的眼中豈不是成了笑話。

「走,去我娘親的容春院,我有事兒與她說。」她不在府中兩日便出了這麼大的事兒,她定要去與姨娘好好商量一下,決不能讓沐纖離繼續得意下去。

綠意不動看著沐纖雪道:「小姐還是不要去了,奴婢看小姐如此疲憊,還是先回飛雪閣休息休息吧!而且……」

「而且什麼?」沐纖雪見綠意這吞吞吐吐的樣子便追問道。

綠意道:「而且我怕小姐去看了夫人,心裡會傷心難過。」

「為何這麼說?」難道她姨娘出了什麼事兒?

「昨日夜裡大小姐夜深不歸,夫人便帶著人在前院等著,打算等大小姐回來了好好收拾她。可是沒想到大小姐是被七皇子送回來的,夫人沒認出七皇子,還出言侮辱了七皇子。惹得七皇子大怒,還要鬧到皇上哪兒去。還好大小姐提議讓夫人自打嘴巴一百下,打一下說一句『我是賤人』,七皇子這才放過了夫人。如今夫人臉腫的不能看,小姐去瞧了心裡定會難受。」綠意說完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只見小姐那臉已經黑的不能看了。

沐纖雪差點沒咬碎一口銀牙,這沐纖離分明就是在借七皇子的手故意侮辱她娘親。這七皇子那樣高潔之人,怎麼會聽沐纖離提議如此羞辱她娘親。 豪門圈寵:吃定迷煳小甜心 縱使她娘親有錯,也不能這樣羞辱人呢!這七皇子真的是讓人十分失望。難怪下人們會用異樣的眼光瞧她,原來娘親在府中出了這樣的事情。

「姨娘在何處自打嘴巴的?」若是在府中那邊可讓下人們閉緊嘴巴,絕對不能傳出去。

綠意答道:「在大門口,而且現在整個皇城,都知道夫人得罪七皇子被罰的事情了。」

「這……」沐千雪氣得不行,跺了跺腳道:「去容春院。」

她娘親受到了這樣的羞辱,還鬧得人盡皆知,她日後出門要如何見人啊!

沐纖離出了宮后並未直接回相府,而是直接去了菜市場。

這皇城的菜市場很大賣什麼東西的都有,不過這東西多了人多了,這環境自然也就少不了髒亂差了。

「小姐咱們來這裡幹嘛呀?」柳心提著裙擺免得沾上了地上的污水。

沐纖離一邊四處看著一邊回答道:「我聽說咱們沐家軍,今日開始已經在開始開墾荒地了。開地辛苦,我想買些酒肉好好的犒勞犒勞他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